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槐舞千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林一礼芽 来源:飞卢小说网

“熙儿,大王来了,你还不快起来!”推开门后,皇甫斌故作恼怒的神色瞪了儿子一眼,眼里却没有责备的意思,等他转过头,脸上的笑容客套而恭敬,对燕王应付似的说,“犬子无状,殿下见笑了。”

皇甫熙仰头看向燕王,冲他笑了笑,圆润的眼睛眯成两道弯月,白嫩的脸蛋衬着红润的菱形嘴唇可爱异常,不等燕王有什么反应,他伸长了短短的四肢,像只胖蚕似的努力从被褥中钻出来似模似样的冲燕王行礼。

——但凡傲慢的人最讨厌别人对他们不恭敬,自己还是不要在太岁头上动土。

燕王看皇甫熙规规矩矩的做了全礼才放下高高昂着头,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伸手指着床上的漂亮娃娃说:“太仓令客气了。日前府上仆从神色忙乱的冲去寻大夫,后来听人说起令郎落水——就是这孩子?令郎真是一副好相貌!看了就讨人喜欢!着凉过后,身体还虚着吧,躺着别起来了。”

皇甫熙保持着乖巧懂事儿的模样一直找不到时机起身,皇甫斌看出儿子脸上的意思,伸手在他肩膀一压,笑着说:“大王还站着,哪有他休息的份。”

话虽如此,可皇甫斌脚下自动转了方向,引着燕王离开卧房向客厅走去。

他从婢子手中接过软垫,亲自安置好,用衣袖做出洒扫的动作,才重新开口:“大王请上座。”

燕王本就挺得高高的胸膛越发高昂,对皇甫斌这幅恭敬的模样很是受用,他一挥手,高声笑道:“哈哈哈,孤日后还需太仓令辅佐,太仓令何须如何客套,坐下回话无妨。”

“多谢大王。”皇甫斌连一早让出了主人的位置,如今头也不抬的坐在下首,没想到一侧头发觉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跑出来了!

顺手把儿子塞到自己背后,皇甫斌继续保持着恭敬沉默的模样,等待燕王拙劣的表演。

燕王虽然有了个快六岁的儿子,但他自己年前才刚刚加冠,因为不得兴德帝喜欢,从没在朝堂上有过什么差使,除了“帝子”的身份一无所有,如今一朝得封,有了偌大的封地,踌躇志满之余又怕兴德帝指派的官员故作姿态,对他不够尊敬——皇甫斌摆出了这幅克制守礼的模样本是打算试探燕王性格,不想正巧搔到燕王痒处,让皇甫斌对这位大王彻底绝了心思。

皇甫斌对这位燕王真的看不上眼——皇甫斌自打被举荐入朝为官,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他从没见过如此没眼色的王侯,帝子的身份都挽救不了燕王才智性格上的残缺。

一个没工作经验的诸侯王,到了封地万事都要依仗陛下派遣的老臣辅佐学习,燕王不说礼贤下士,最起码也该表现出对臣子起码的尊重。

可燕王是怎么做的?

带着一众护卫直接开进他皇甫家的大门,一路闯到正院里来了!要不是他再晚几步回来看儿子,恐怕就能在儿子的卧房里才能见到燕王殿下了!当他皇甫家累世居住的深宅大院不存在么?!这里面可还住着一众女眷呢!

——就冲着燕王这种冲动无脑的性子,也难怪他明明母亲出身高门,自身又是活着年岁最长的帝子都直接被兴德帝排除在继承人候选名单之外。

燕王实在是太蠢了!

皇甫斌一面腹诽,一面暗暗琢磨:幸亏陛下一开始就说好了只让他在燕地辅佐燕王五年,否则跟着这么个不着调的藩王,他真觉得自己一头浓密的发丝都要愁光了。

眼见燕王摆着目下无尘的模样稳稳的坐在高位不言不语,为了早日送神,皇甫斌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家中正为臣整理行装,颇为杂乱,污了大王的眼,还望大王海涵。”

燕王丝毫没看出来皇甫斌心里的不乐意,兴致勃勃的挥舞着双手说:“哪里,我看太仓令家中布置得井井有条,可见夫人是个理家好手——夏氏女貌美之名远扬,太仓令有福啊!”

皇甫熙闻言忍不住看向自己父亲,果然见到他眼泛怒色,身体僵硬凝结如同一尊石像,持杯的手掌青筋绷起,竟似恨不得把杯子当做燕王一样捏碎了事。

害怕父亲冲动之下说出过激之言,皇甫熙赶忙插科打诨道:“父母在不远游。父亲有幸辅佐大王,可祖母年事已高,四位姐姐也需人教导,太太要留在京中替父亲尽孝服侍祖母,不与父亲同去了。”

“正是这个道理!丈夫远行辅佐君王,理当妻子留在家中照顾婆母子女。孤之前怎么说来着——太仓令,你可真有个好儿子,太乖巧懂事了!叫熙哥儿是吧?有他陪着孤的骜哥儿一起进学,孤便放心了。”

皇甫斌借着儿子插话的功夫调整好心态,再没有闲聊的心思了,而且比起自己辅佐燕王,他更不想自己儿子沾上燕王一家子,因此,直接推拒:“大王谬赞。臣中年方得一子,娇宠溺爱过甚,年方五岁尚未开蒙,大字都不认得一个,哪能搭档陪伴世子的差使。陛下指派的饱学之士家中必有子孙,大王不如广选良才陪伴世子,以免耽误世子的前程。”

燕王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皇甫熙,皱眉道:“令郎竟还未开蒙?这、这可真是……”

燕王显然对皇甫熙的文化程度不满意,可之前对皇甫熙一叠声赞美的是自己,现在反而抹不开脸取消皇甫熙伴读的职位,张口结舌的坐在堂上憋住了声音。

皇甫斌已经把里子面子都送给燕王了,一时间也再找不到什么话说,气氛不由得僵硬起来。

世间无法原谅的罪责莫过于愚蠢。

皇甫熙虽然不是聪慧过人的天纵英才,可又不是家里没米下锅急着救命粮,他也不想天天跟燕王这么蠢的人打交道,故而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神色紧张的抓着父亲衣袖说:“作伴读是不是每日都要早起?爹爹,熙儿早晨起不来!”

打瞌睡有人递枕头真是太好了!

皇甫斌立刻抬起头对燕王露出歉意的笑容,接口道:“大王慈悲,您也看见熙这般娇弱,哪堪大任,便免了伴读的差使,让他松松快快的长大吧。”

至此,燕王终于被满足了吹捧的心理,终于笑容满面的说:“太仓令真是宠爱孩子,既然你开口,那孤也不为难孩子了此事作罢。孤回去了,不打扰你。”

“大王慢走,臣送您。”皇甫斌松了一口气,满面欢笑的将这尊大佛送走。

等他转头回来发现儿子又窝回房中拥被沉眠,挥手让屋内服侍的婢子都离开,自己坐在床头轻柔的摩挲着儿子的发丝,为他掖好被角,忍不住叹气道:“能推掉这份职务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燕王性情如此驽钝,耳根子又软,到达封地被当豪门一哄定会生事,只盼五年后陛下还记得当日承诺,不会让我在燕地蹉跎到死!”

皇甫斌自言自语着,忽然自嘲的笑了起来:“看我都说什么呢?自东秦再统华夏之后,藩王都不老实。燕王这般愚蠢,根本闹不起来,纵然回不来京城,也能少些麻烦,比跟着野心勃勃的韩王走好多啦。”

叨念完这些,皇甫斌再叹一声,抬脚离去。

孙乳娘带着几名婢子轻手轻脚的回到房中,婢子们悄声收拾起将要带走的物件,孙乳娘魂不守舍的坐在床头的小札上做着针线,过了好半晌,她下定决心似的将绣活放在一边起身往小夏氏所在的屋子去了。

原本一声不吭的婢子们见孙乳娘走了,立刻压低了声音撇嘴道:“我听说孙乳娘的儿子重病,太太出两吊钱给治好了,还让孙氏对少爷‘尽心’就没安好心,你们看——孙氏这不开始往太太房子跑得勤了?”

“我看孙氏根本就不想随少爷去燕地吧。”

“太太不得老爷喜欢,年轻漂亮有什么用,老爷带着少爷去了燕地,没个三五年根本回不来,就算三五年之后回来了,太太也蹉跎的人老珠黄了。前面太太在的时候待孙乳娘不薄,孙乳娘这么巴巴的凑到新太太面前图个什么!”

“哎,你这就不懂了。老太太精力不济,等老爷走了,日后家中还不是太太做主,就算老爷回来了,难道一个大男人还能管内院账册么,只怕家里日后要变天了。”

“嘘,咱们出去说吧,在屋里说话,我这里突突的跳,怕得紧。”婢子们说着鱼贯而出。

皇甫熙睁开眼睛看着帐子顶绣着的花纹,心里反而轻松许多——燕地指的应该是北方,那里天高云阔、无拘无束,不管怎么看都比留在越来越乌烟瘴气的家里好得多。

不是皇甫熙阴暗,而是小夏氏不得父亲喜欢,腰杆不够硬,只能摆出凶狠的姿态争夺家中的人事管理权。

如果他们父子不离开京城暂避锋芒,以父亲的脾气必然要和小夏氏纷争不断,如果把小夏氏逼得没有活路,她为了好好生活下去也会转头对付自己——只要府中继承人不再了,在这个无嫡子便要取消爵位的年代,父亲再讨厌小夏氏,找不到害人证据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捏着鼻子玩命的跟小夏氏生孩子了——这与小夏氏本性无关,而是情势所逼。

嫡子这块保命符随时可能变成催命符,还是暂时离开得很。

不过……

皇甫熙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香甜软糯的气味在空气中若隐若现,没多一会,一个婢子蹑手蹑脚的走进房内,将一叠犹带热气的糕点摆上桌。

╰(*°▽°*)╯虽然晚了几天才把红豆糕送来,可香味这么浓郁,绝对加量了!!!

延伸阅读

大佬都靠我扶贫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h3459.cn/s753.shtml
潮湿漆黑的地区中排列出一座座烂尾楼,在这烂尾楼最边缘,一点火光在这屋子里升起:。艹,

搞笑一家人允敏续写之老师今生让我来爱你昔日神坛  http://www.h3459.cn/ps01.shtml
暝鸦孤越连阴山,月明寂路远天寒。自古红尘空遗恨,谁能不灭立乾坤?银月高悬,透过枝桠,

铁拳无敌在线阅读苦战! 冰与火的对决!(上)  http://www.h3459.cn/lfz.shtml
“看来我们完全是谈不妥了。要不,咋们来一场对决?如果我们输了,任由你处置,但是,如果

[综]琵琶一曲东风破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h3459.cn/dctl.shtml
“要不要先加一点属性试试?”【警告:属性一旦加点就无法退还。】“……加属性点就给我一

神马魔君大人之第十章(10)  http://www.h3459.cn/6ua2.shtml
这位女士进来后在场的部分女士都警惕起来,但仍走过来表示友好并仔细询问原因。“乡间的路

美人如玉醉江湖(焦剧混合同人)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h3459.cn/n8lw.shtml
“我讨厌碍事的家伙”我看着远处的精英怪物,有点麻烦精英巨爪兽,话说为啥这里会有巨爪兽

面鬼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h3459.cn/yxh5.shtml
虞茶闷声生气,也不和陆以淮说话了。秦游他们倒是很活泼,说了一些学校里发生的趣事逗女孩

这个爹我当定了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h3459.cn/dw6h.shtml
只见得擂台上,叶铭的手掌和朝勇的拳头好像吸附在一起,就像正负两极的磁铁,紧紧地吸在一

玄幻之梦入洪荒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h3459.cn/x6y5.shtml
0006跑男会面晚上痛宰了超哥一顿,心疼的超哥喝醉了。这货本来就没有多少SiFang

浩渺之下之第四章(4)  http://www.h3459.cn/yago.shtml
“姑娘为何闷闷不乐?”略显沙哑暧昧的嗓音响起,许乔乔转头一看,一个穿着棕色道袍其貌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诛魔记之第四章(4)

    第二日,按规矩众嫔妃要去给太后请安。青柠替她梳了个飞仙髻,发间配上一顶金步摇,一身淡色月牙凤尾罗裙,腰间一条宽宽的水墨画腰带,将她不盈一握的腰身衬了个十成十。顾南依到慈安宫前,殿外等候的嫔妃默默站到两旁微微福了福身:“淑妃娘娘安。”齐韫此次选秀只封了两个昭仪一位才人和一个美人。两个昭仪是顾南依的老相

  • 一剑红尘了之被救

    雷光点燃了漆黑的树林。缠绕在善逸身边的细小雷电,变得更粗也更暴戾。雷电以不规则的轨迹向四周辐射开来,扭曲的纹路像是在跳跃,散发着光,带来痛觉。鬼的痛觉。不过这痛觉十分短暂,无名小鬼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就以头抢地了。只有头掉到了地上那种。善逸也倒在了地上。他太累了!等他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听见耳旁有

  • 这真的是日常吗差点被小狐狸咬破

    翌日,清晨。太极宫内,一地狼藉。小狐狸被迫委屈巴巴的躺在地毯上,绒绒软软的红色狐耳,也病的软趴趴。一双犯上作乱的狐狸爪子,冷白的手背上多了好几道牙印。许乔费力的推开他,才有机会把他爪子捆起来。瞥了眼对面的长镜,自己白皙的颈处也多了几块明显的薄红。妈的,真不容易。差点被这个狐狸崽子咬破。“你丫再动一下

  • 重生农女好种田在线阅读第三节

    咔嚓!轻微的骨折声传来,大棕熊异常灵敏,抢先发难,瞬息即至,错开刀锋,巨掌拍落,一巴掌就将洛宇拍飞出去。洛宇一声闷哼,眼睛一突,大口吐血,倒飞而出,在地上划出一道十几米痕迹,‘砰’的一声轻响,脑袋一歪撞到一块碎石上,昏死过去。轰轰轰,大狗熊一击得手,而后狂奔,庞大的体型震得大地都在晃动,快速的向着昏

  • 与前任大人在线阅读第五节

    杨亭亭刚弄清楚她现在所处的状况,马车忽然停了停,接着车帘一掀,进来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正是安乐的父亲李显。李显进到车里,有点困难的坐在韦后身边,先问妻子和女儿累不累,又说马上就要到神都了,“刚刚令月的人已经迎上来了,说令月准备出城迎接我们。”杨亭亭听到他说出“令月”这个名字,愣了一下,才想起本剧中设

  • 天下长赢不爱不聚

    墨子情与青绾许久未联系了,自从那一次缠绵之后。墨子情似乎是想明白了,女人么,总该有个归宿,而这归宿,是男人。既然不能与自己所爱的人白头,就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偕老。日复一日的,韩铭纾与墨子情花前月下话尽痴情,风花雪月极尽风流。韩铭纾以为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墨子情以为可以与之携手白头。但,终究不成。半山

  • 武道至尊在都市之中考落榜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不满意这个制度,但是他们却偏偏是最没有能力控制这个世界的,命运掌握在他们的手上,可是谁知道他们的手又被谁掌握呢?这是一个勇敢的男孩,他用他努力告诉你,不放弃,不自卑。1广东的天气也是一如以往般热,叶开的心情也如此刻般烦躁不安,也只有不安的人才会体会到分数的无奈。今年中考终于

  • 这个仙侠有点歪!(重生)在线阅读第9章

    林家第一个孙子辈过满月,再加上这些日子来关于林诚遇仙的传言,这一日来的客人出乎了意料,让厨房忙得恨不能多长几只手。下人们都是一个当两个用了。还好林讯回来了,多了个人在外院招呼,虽说顶不了大用,不过一些收纳贺礼,安排坐席等等还是可以胜任的。看着家里的热闹,也是满心欢喜。前几日已经看过小侄子了,真真是好

  • 万界之作弊剑神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翌日清晨,相安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寝殿,只觉得后背轻松了许多,整个人亦舒畅起来。她尚未着妆,赤足散发,轻纱薄衫,走在稀薄的阳光里,直到崔牙树下才停了下来。满树的果子,她惦着脚尖,伸了几次手都没有够到。“阙儿,你帮姐姐一下!”“阙儿,你怎么不理姐姐?”“阙儿,阙……”突然间,一缕霞光划过,数个果子纷纷落下

  • 驻马秦川第9章在线阅读

    也不是没想过有这样的一天,分离或再次陷入沉睡都不是稀奇的事,可还是在日复一日的战斗中放下了警惕,然后冷不防得知——胜利了。未来政府,审神者,和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对抗时间溯行军,终于胜利了。明明不是第一次经历战火,可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在得知胜利之后,心头涌上的竟然不是欣喜,而是难以言说的茫然,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