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须佐游记之日本学园都市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鼬的八咫鸦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申兰依的专业是近代历史学。她当初单纯是因为喜欢才选的这个专业,为此还和父母大吵一架。

可她大学毕业后没有做历史老师,反而去了外贸公司工作,然后凭借着出色的业务能力过五关斩六将,仅仅用两年的时间就当上了市场部主管。

工资高福利好,奈何经常996,职场上的应酬也接连不断。

性.爱可以缓解压力,香.烟也可以。

申兰依和易琛几乎每晚都要痴缠一番。

她很喜欢和易琛做.爱之后靠在床头吸烟。

细长的女士烟靠在红唇间,轻嘬一口,清淡的薄荷味烟雾填满肺腑,再和着烦扰一同吐出。

有时易琛还没睡着,她就会含着烟气和他接.吻,尼古丁和湿软的唇舌交杂在一起的感觉令人着迷。

易琛每每被呛得满眼泪水,但还是软软地笑着贴上来,“姐姐,还要亲……”

真是可爱。

可明天申兰依就要和同事一起出差,去E地开拓市场,和她一块的还有其他几位同事。长达一个月。

申兰依在前天才告诉了易琛,是以他这两天格外热情,还和她玩起了情/趣**。

想起易琛穿着宽大病号服躺在床上,被她用听诊器玩.弄得双眼失神,浑身颤抖的可爱模样。她轻笑一声,摁灭了香烟。

床头的小灯散着柔和的光,易琛安宁地睡着,脸上还泛着情.事过后的浅红色。

申兰依轻柔地亲亲他的额头,关掉了灯。

“方总,早上好。”

一个女职员偶然瞥到方临风的身影,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方临风随便点了点头就越过她进到了申主管的办公室里。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紧了手里的文件。

申兰依一进到办公室就看见了在沙发上坐着的方临风。

他正凝眉看着季度报表,听到声响,侧头看见申兰依,眼里就流出甜蜜的笑意。

方临风是标准的浓颜美男子,眉目深刻,五官立体。他眼睛生得尤其漂亮,眼窝深陷,眼尾微扬,柔弓似的眼睫,荫掩一双薄情眼眸。

戴着的细框眼镜遮住了眉眼的秀丽,他的眼皮又薄,拧眉看人时便显出一种极刺人的锋利。可在看向申兰依时,无不是温软含情的。

申兰依不是瞎的,她当然知道方临风,也就是她的师兄喜欢她。即使当年少不更事时未曾察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之后也能明白了。

可是,他喜欢她,是他一个人的事,她没有义务回应他的感情。

申兰依在入职后才知道这家公司是方家的家族企业,而方临风直接空降总经理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当初师兄毕业两人还出去喝了酒。

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两个人就失联了。

旧友重逢,当然要好好叙旧,饭桌上方临风说要调她做主管,她自然拒绝了,靠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总是最好的。除此之外,她还让方临风在公司里和她保持距离。

他的喜欢会给她带来麻烦。

然而就在几周前的一次酒会上,她不小心和方临风滚上了床。

她本来不理会方临风的感情,就是不想沾上职场潜规则的麻烦。可既然做都做了,申兰依就破罐子破摔和方临风做了友好的friends。

主要是因为易琛最近在准备毕业论文,忙得很,睡眠严重不足。每次和她做了之后第二天起床都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她心疼他,才在外面解决欲望的,毕竟她那么喜欢他。

现下正好送上一个干净又美味的方临风,她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天天对着易琛总会有些腻味,方临风在床上也是别有一番风情,既解了腻又尝了鲜,一举两得。

可是最近她发现方临风越来越没有分寸了,频繁进出她的办公室,还爱在众人面前玩些暧/昧的把戏,搞得一些人对她获得这次出差的机会颇有微词。

这次出差本也没他什么事,却偏要死皮赖脸地追上来。

“方总,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申兰依靠坐到办公椅上,下巴微抬,冷冷地看着方临风。

“依依,我是过来核对航班信息的。”他像看不懂她的眼色似的,语调依然温和。

“我打印出来了,你拿走吧。”申兰依把一张表单推给他。如果可以,她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明明两个人约好除了上床其他事情互不干涉,他却屡屡踩线。

“依依……”

“晚上八点老地方见。还有,在公司里方总还是叫我申主管比较好。”申兰依用眼神示意他出去。

方临风最后还是出去了,他看出来了,申兰依很生气。

他也不想做这种事,但是他怕,一个月那么长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他怕申兰依又找到新欢,把他彻底抛在脑后。

他知道她有男朋友,她拒绝他表白时态度无比坚决明确。

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无奈之下,他只好徐徐图之,打碎尊严,做了她的地下情人。有时他觉得申兰依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免费的男/妓,有时他又觉得她对他是有几分喜欢的……

以至于他一步步试探,想找到她喜欢他的证据。

可是,好像不小心搞砸了。

方临风刷门卡打开了门。

申兰依穿着单薄的吊带裙斜倚在沙发上,黑色的布料衬得她肌肤洁白如玉。

她正撑着脑袋摆弄手机,胸前的雪白被她压出一道幽深的沟壑。

一双修长圆润的腿搭在扶手上,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微微翘起,漫不经心地晃悠着。

方临风的呼吸一下就急促起来,他压下翻腾的欲/望,摘下眼镜擦了擦,又欲盖弥彰地整理西装领口。

申兰依早就看见他了,见他这副作态,越发觉得他虚伪,亏她以前不懂事的时候还那么仰慕他。

他本来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假正经,偏偏要作出一副禁欲清高的模样,虚伪至极。

那天晚上他明明可以把她送回家,却擅自带她去了他家,然后在她认错人要和他上床时却毫不反抗,反而故意勾缠她又做了几回。

她虽然喜欢易琛,但不妨碍她为了解压和几个可爱的男孩子春风一度,而且她在此之前总是要谈清条件,到时好一笔勾销。她不想让琛琛因为这些小事不开心。

而方临风呢,在她醒来之后还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活像是被她强了似的。要不是看在他那张脸的分上,即使他跪在地上求她她也未必会答应。

虽然还没有腻味,可方临风就算晚上被她压着,白天也依旧是她的上司,实在是有点不痛快。

不过没关系,她已经决定在出差回来后就辞职跳槽,下家她都找好了。免得到时候方临风纠缠不休。

申兰依伸手对他勾了勾,方临风心里觉得这种动作像唤小狗似的,带着点侮辱的意味,可身体却不由控制地一步步走向申兰依。

方临风单膝跪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两边,把她整个人都困进他怀里。他的视线凝在她润红的嘴唇上,心头烧起一把渴望的火。

申兰依挡住他贴近的唇,看着他,“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他唇角扯出一个苦笑,只好偏过头去吻她*露在空气中的肩膀,他不敢用力,那样会留下不该有的痕迹。

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取悦她,修长的手指每一次动作都正好唤起她的愉悦。

申兰依脸上浮起欲/色,软软的靠在沙发上,享受着浪潮的侵袭。

如虫蚁噬咬,麻.酥酥的,又不够强烈。

申兰依解下碍事的裙子。

见他动作停住,撇他一眼,直接动手帮他解开了束缚。

看到方临风不知所措的样子,她恶意地弹了下,让他撑在沙发上的手都软了。

“进来……”

他怎么可能拒绝得了,他几乎是横冲直撞地顶了进去,发出响亮的水声。

方临风俯身亲吻她脸侧,然后再假装不经意地蹭蹭她的唇角。

申兰依合着眼,两只手随意地放在头顶,享受着,鼻间哼出些意味不明的短音。

方临风眼睛莫名有些酸涩,她这样的平静冷淡,既没有亲吻,也没有拥抱,这一场欢/爱,好似是一支独角戏。他一人欢,一人爱。

可申兰依之前不是这样的,她舒服了也愿意给他几个吻,双手更是到处乱摸,欣赏他慌乱的样子…………她这次真的很生气。

“依依,对不起……我错了。”

申兰依睁开眼兴致缺缺地看他,他精心打理好的发型已经散掉了,额前坠着略长的刘海。面颊不透绯色,嘴唇却格外红艳,细框眼镜还架在鼻梁上。

他皱着眉,一脸隐忍,喘/息却不停。

真是的,床上都这么虚伪。

她现下才发现方临风除了裤链被拉下,其他都穿得好好的。

她心里浮起不愉,突然用力把方临风压在身下,然后起身离开。

方临风倚着沙发,茫然地看着她。

“衣服。”

方临风就用打颤的指尖在她露骨戏谑的视线里解开了衣服。他身体的肌肉线条漂亮**,该有的一样不少,冷白的肤色让他的身体犹如白玉雕就,纯洁得让人不忍玷/污。

申兰依松松披上睡袍,抱臂站在一边,欣赏他那种羞耻压抑的表情。

他连眼镜也一同摘掉,不自然地僵坐在沙发上。浑身泛粉,可面色依旧雪白,像一座染色不匀的雕塑。

申兰依嘴角翘着,抬起手碰了碰他,“很兴奋吧。”

“唔……没有。”

看见他的情状,这实在是很没说服力。

“好吧。”申兰依的手在他嘴唇上反复摩挲揉按,红润柔软得像霞云,真想尝尝味道啊。

可她是个有原则的人,她那么喜欢易琛,怎么能对其他人做这种喻示着爱情的动作呢。

“难受吗?”申兰依问他。

“嗯。”他用一双漂亮的眼渴求地望着她。

“不自己解决一下吗?”她还亲了亲他的脸,“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什、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样吗?怎么可以那样……但他无法拒绝,依依生气了,只要可以让她高兴一点,他做什么都可以。

他咬着唇握住,踩在地上的脚都羞耻地蜷起。他其实不怎么自.渎,只有想她想得发疯的时候就会念着她的名字抚/慰自己。

可是在幻想对象面前做这种事……

他动作起来,发出轻微的水声。唇齿间溢出的每一声喘/息都让他耳根发烫,手指发颤。

又羞耻又兴奋。

他仰起头,对上申兰依的眼睛,那种眼神幽深寒凉,一路刺到他滚烫的心上。他不敢再看,急忙底下头盯着她的脚尖。

那双脚却动了,一步步像他走来。

他屏住呼吸,任由申兰依给他戴上眼镜。

“继续呀。”

她也不退开,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近距离地看着他戴着眼镜时显得格外禁欲的脸,以及掩不住迷/乱的克制神情。

很美味的样子。让申兰依很想要尝一尝。

方临风把眼睛闭上了,手软得用不上力,却越发感受到那种几欲喷薄而出的欲/望。

她突然发现方临风的眼皮上有一颗小痣,红得昳丽。在他白玉般的脸上,显出十足的风情诱惑。

她吻了上去,辗转描摹,似柔情万千。

“依依,依依……”方临风受不住她这种温柔,“嗯…………”

沙发和申兰依的浴袍都遭了殃。

申兰依把他拉起来,两个人一起去了床上。

延伸阅读

许忠犬一个未来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et2x.cn/g4fi.shtml
“喂喂,虽然我知道你崇拜你那个前辈,但是把我丢在旁边是不是不太好呢?”千月小脸鼓起,

快穿之炮灰的幸福人生之第十章(10)  http://www.et2x.cn/pil.shtml
这天大家都被捉去公司附近的美容院做造型,韩仁俊因为只是把头发剪短了而已,所以是第一个

楞次定律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et2x.cn/yac8.shtml
中午在农家乐里烧烤,鸡翅烤肉是自带的,鲜虾时蔬由农家乐提供,都是刚刚从地里现摘的,纯

白亮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et2x.cn/n4yp.shtml
不过这些都只是许安乐想想,因为许安乐现在还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她的这个身体……

白月光她天天想离婚[穿书]小断浪有敌意  http://www.et2x.cn/nqaw.shtml
“谁?谁在跟我说话!”罗海神态一顿,呼的从草地上站了起来。然而,环顾四周一圈,发现根

吃货的我到达了异世界呢之黑市(10)  http://www.et2x.cn/nxbo.shtml
夜间的海川比白天多出几分烟火味,街上少了许多匆忙的身影,多了些散懒的步伐。李卞一行人

玄幻三国之太平天下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et2x.cn/ubgp.shtml
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自然又是另外一副光景。许泽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被动地背上了好兄弟的

星际海盗之失策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et2x.cn/xt0c.shtml
沧州郡的南安县,三水镇尕子村,这是一个现如今在天底下最为强盛的大冶国内,最精密的舆图

大秦:白帝降临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et2x.cn/gekg.shtml
直升机在天空向西山基地的方向飞快的飞去。“嘿,小伙子,刚刚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挺

公主撩夫攻略之第四章(4)  http://www.et2x.cn/gvkb.shtml
“雁夜叔叔……雁夜叔叔……”间桐雁夜几乎用尽了浑身意志,才从久违的安宁梦境里挣脱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非要找我复合[穿书]第7章在线阅读

    回到香港,就在韦氏集团总部。韦伟一回香港,连忙召开董事会。他一回公司,公司全体员工连忙一同叫道:“韦先生!韦先生!韦先生!随着他私人秘书在员工大厅,一见他们董事长连忙向他走去,随之叫道:“韦先生!”韦伟停下脚步对她说道:“好。好谢秘书。你立即通知下去,公司各高层现在就到会议室开会。谢芬一听,她连忙说

  • [综]魔法少年铃木君第三章在线阅读

    身份揭破,四人也不再隐瞒,重新修改昵称。没有沟通,仅凭自己对自己的了解。灵气复苏王九:“三年之后又三年,老子穿越六年,都快考上武科大,才特么觉醒金手指,真特么操蛋。”钢炼王九:“可不是嘛,刚甩了导师一巴掌,回头又在亚美斯特利斯求学炼金术,这苦逼的...”木叶王九:“你们的世界太危险了,还是我比较安全

  • [红楼]大夫人的穿书红包群第五章

    “我皮鞋呢?”喃喃说着话的王雅楠用手撑起身体,突然看到躺在隔壁床上的产妇,连忙闭嘴了。原来产妇已经回到病房了,现在正在病床上昏睡着,她的婆婆拿热水给产妇擦脸擦手,看起来挺细心的----难道她儿媳生的是儿子?!这时候护士推着车子进来,婆婆连忙抱起刚出生的娃娃走到王雅楠的床边让她看。王雅楠惊了一下,连忙

  • 芷若穿越记(金庸古龙同人)第十章

    管斯哲八岁开始学跆拳道,那时因为基因原因,身高在一群孩子当中是挺拔的,人们都以为他是大哥哥,殊不知他年龄最小。道,亦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打得过管斯哲的跑不过管斯哲,跑得过管斯哲的打不过管斯哲,若是有机会掰断手指,人手一定不会软,但管斯哲几乎不来这种阴的,除非是。除非是昨天晚上。那男人迟迟没有眼力见,问

  • 花瓶女配开挂了[快穿]之龙血觉醒(9)

    楚枫等人来到了峡谷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出口,连接着一片雾气迷蒙的水泽,水淹没到了脚踝处,水中全是细小的鹅卵石,奇形怪状,五颜六色,且非常光滑,看上去如同玉石。四周都是迷蒙的雾气在沉浮,视力受限,无法看清远处的场景。楚枫等人刚到这里,便感受到了一种久远而沧桑的气息,像是立身在一片古老的时空内。此刻,楚枫

  • 地王说在线阅读第4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这是魏玖第一眼见到女孩时的感觉,他终于明白为啥书上会有美丑一说,而这个女生算的上这段时间以来魏玖见过的女孩当中将美表现的最淋漓尽致的。不过女孩很冷,冷到就像QQ企鹅挂上忙碌的状态一样明显。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她身边的位置是空着的缘故吧,这一次貌似她的想法还是错了,这个讨

  • 帝王之嬴政之第八章

    我翻着这几日的名册,“船山秀太和日高忠都有过中暑的状态?”那来医务室的时间都是在消失的前两天。“不过这又是个什么操作啊?我实在无法将中暑和其它什么东西联系起来。”银八老师说:“刚刚又来一个。”小林泉水,刚好和船山秀太是一个班级的。“不像是什么巧合。”我坐在椅子上,摆了个超舒服的姿势。“混-蛋,你脚上

  • 洪荒:我能合成一切第九章在线阅读

    苏惠然回到自己的小院时,院里静悄悄一片,她抬眼看着丫鬟婆子跪了一地一个没少,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竟没有一个将她话扔在耳后的,也是稀奇。毕竟在她的院里当个大丫鬟,还不如去苏夫人跟前当个小婢女来得风光,她罚她们也是想存着去了几个心思太过的,留着老实胆小的用着省心的目的。不过很快苏惠然便知道了其中原委。李

  • 清穿贵妃不好当在线阅读第三章

    青春的奇妙之旅第三章晨曦学院的秘密这个时候,晨曦学院的新生都在军训,而现在则是休息时间,同学们都已经累的趴下,现在一片寂静!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报告教官,人有三急,我要去厕所。”原来是我们的女主角苏晨晨!肖教官看着晨晨说道:“你这个苏晨晨,怎么天天都有这么多事情!去吧,10分钟。”晨晨还是有

  • 被迫和亲的世子债务危机

    用不着梁彦楚费力去查,当天凌晨,事情就明朗了。和佳辉有合作项目的几家公司,同时发表声明,称佳辉拖欠款项、故意毁坏合作,已经提交了诉讼,要求履行合同。简言之,赔钱。几家公司要求赔付的总数,是一个天文数字。楼清焰有母亲留下的遗产,有一套后海的房子,按理说也是有钱人,可是距离那个数字却很遥远。更何况,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