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食戟之灵)餐桌上的独 裁者洞房

作者:午安冷兔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听了晏王一路的深情告白后,元鸠和他终于走到祭台,忍不住感叹这路是真的远,晏王的情话都听的她耳朵起茧了。

还好她对男人没啥兴趣,对晏王更没兴趣,否则就晏王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对着你一脸深情说情话,这世间有几人敌得过这般美色?

繁琐的祭天之礼,上十个巫师在哪儿咿咿呀呀喊了半天,正午的太阳暖洋洋撒在身上,又加上这半月来都没睡好,此时确定性命无虞的元鸠忍不住觉得有点困,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晏王赶紧侧头,紧张兮兮。

“阿雎累了吗?要不朕让他们快点?”

“别!不用了。”

元鸠赶忙拒绝,登基封后都会有祭天大典,这大典虽然看着没啥用但却极为重要,她可不想一来到晏国就被人按上红颜祸水的名头。

和晏王一起喝下巫师递过来的圣水,这场祭天大典才终于落幕,元鸠由白彦君保护着在晏王依依不舍的目光下来到了皇后寝宫——坤宁宫。

一路上元鸠看着白彦君的背影,总是不由自主陷入回忆,直到白彦君离去时,她竟一时恍惚唤住了他。

“皇后唤臣有何事?”

封后大典已过,她现如今是晏国的皇后。

面前男子转过身,元鸠张张嘴,不知该说什么,暗自为自己的唐突懊悔,还好依秋机灵,替她回答了。

“皇后知道将军与皇上关系亲近,所以特地想问问将军皇上什么时候过来坤宁宫。”

白彦君又是那般揶揄的笑。

“臣知道了,微臣会替皇后代为转达的,定不会让皇后久等。”

白彦君离去,元鸠轻叹一声进入内房。

“皇后。”

依秋担忧的眼神看向元鸠,元鸠会意,屏退其他人,只留下她俩。

“皇后,虽然这白将军和小鸢身影上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但小鸢是女子,白将军再像也终究是男人,您......”

依秋从小跟在元鸠身边,对元鸠亦是万分熟悉,此时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不对劲。

“你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小鸢她......谁也代替不了。”

“奴婢自然知道小鸢在您心里无可替代,只是如今您已经出了元国,不再是元国的公主而是晏国的皇后,请您切勿再惦念着小鸢了,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晏国皇宫扎稳脚跟。”

跟在元鸠身边多年,元鸠对小鸢的感情她看的分明,只可惜两人实在没有缘分,且先不论两人身份差了多远,就说两人都是女子,怎样都是为世俗不容的。

“我当然知道这个。”

元鸠嘴角露出苦笑,只有努力活着,说不定还能再见小鸢一面。

“依秋,你说现在小鸢是不是已经安全离开元国了?”

“那是自然,太子殿下亲口允诺,又怎会反悔。”

依秋正经起来倒也是个得力帮手,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替皇兄嫁过来的,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比她想象中危险多了。

瞒天过海不被晏王发现,得到了他的宠爱还好,在晏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一旦被发现,虽有法子可以保住性命不被砍头,但以后的日子一定过的凄苦。

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然后按皇兄说的方法保命的打算,可如今见到晏王后,晏王那般不作假的深情,而且还是个受,似乎瞒天过海那个办法可以一试。

要瞒天过海就一定不能同房,因为她实在没那个东西去攻啊!

“依秋啊,怎样才能不和晏王同房啊?”

依秋听到后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连皇后都忘了喊。

“公主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和晏王同房你怎么得到他的宠爱?怎么在皇宫站稳脚?怎么怀上他的子嗣巩固势力?......”

话说一半依秋停了一会,换作了哀伤的模样。

“我知道你对小鸢情深义重,至死不渝,但如今的状况,你把晏王一个伺候不好,不止我俩要遭殃,说不定晏王一个不开心就又攻到了元国门口,还指不定查出你和小鸢的关系,连小鸢也逃不过折磨。”

元鸠翻了个白眼,一声长叹,她又不能告诉依秋其实晏王是个有龙阳之好的人,一直觊觎着你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现在说不定还和你喜欢的将军有一腿。

“不多说了,先帮我把凤冠取下来,太沉了。”

依秋听话的帮忙取凤冠,但嘴里依旧叨叨的,元鸠忍不住唤进来了几个小宫女阻止她的劝导,然后盖着红盖头靠着床开始休息。

待到日落之时,有宫女端来酒食,并有领头的嬷嬷告知元鸠皇上马上就来了。

“皇后,还请先把凤冠戴上,皇上马上就要来了。”

元鸠有些绝望的看了眼那凤冠,除了出城的那天和今天她戴过,平时她都是要依秋取下来的,因为这玩意儿是真的挺重的,还好以前读书不用功时经常被夫子罚顶书给她练就了脑袋的抗压能力,不然今天她脖子没被晏王给砍断反倒被凤冠给压断了。

视死如归的戴上凤冠,又被一群人拉着各种补妆,元鸠不经意间从铜镜里看见了一旁站着的一个小丫鬟。

普通丫鬟打扮,稍稍低着头,但却总偷偷的在看自己,很怪,很奇怪。

“你,过来一下。”

元鸠唤过来那小丫鬟,她似乎很害怕,瑟缩了一下,几步一走过来就跪在了元鸠面前。

“别害怕,本宫又不是吃人的妖怪,把头抬起来让本宫瞧瞧。”

那小丫鬟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挺普通的长相,但却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那眼睛,元鸠总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很漂亮的一双眼,叫什么名字?”

“奴......奴婢名柳芽。”

“好名字,哪个宫里的?”

这时一旁的嬷嬷站了出来。

“回禀娘娘,这是新入宫的小丫鬟,还未分配。”虽说是还未分配,但此时到了坤宁宫,只要主子觉得没什么问题,以后估计都是留在坤宁宫了。

“那好,留我宫中吧。”

语罢,元鸠转过头,轻轻看了眼依秋,示意要依秋注意着这个婢女。

“奴婢谢谢娘娘。”

夜幕降临,心中舒畅的晏陵在宴会上忍不住多喝了几杯,白净的脸上红通通的,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一边的白彦君扶着他前往坤宁宫,把身后奴婢甩的有点远。

“君,我终于,终于能嫁给他了......”

晏陵傻笑着开口,修长的手在空中紧握,仿佛抓住什么东西,再也不愿意放开。

“是啊,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白彦君一脸宠溺,骨节分明的手轻抚了几下晏陵的头,晏陵比他还高上一点点,但也不拒绝,反而依偎着白彦君依偎的更紧。

“谢谢你,君,若不是你我怎么会有今天。”

“我们之间,永远都不用说谢字,听说今天燕昭也来了,她有去见你吗?”

“见了,她送了我这个。”

晏陵说着有些羞涩,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白彦君一脸好奇拿过瓷瓶,打开看了看,然后在看见里面黏腻的接近透明的液体后,面无表情的盖上盖子把瓷瓶塞进了晏陵怀中。

“走了,去见你的皇后。”

燕昭这厮,总是这样教坏小孩子。

白彦君扶着微醉的晏陵走进坤宁宫,目光扫过端坐着的新娘子等人后落在了角落里垂着头不起眼的小丫鬟身上。

几位嬷嬷领着元鸠和晏陵又是一番繁琐的礼仪用完餐,然后开始替元鸠卸妆取凤冠,元鸠很无奈,刚刚上好的妆,现在又洗掉,有个什么意义?

新房里就留了几个人,元鸠的华服被换成红色的轻纱,凤冠也被红盖头取代,素手牵着红缎的一头坐在满是莲枣等物的喜床上,这时几个丫鬟和嬷嬷才功成身退的出门。

白彦君站在门口,侧目看见不远处的那个有着漂亮双眼的小丫鬟,然后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大有种大功告成的模样,若是现在元鸠在场,一定会惊奇的发现,那丫鬟的双眼和白彦君的双眼是多么的相似。

房中仅剩元鸠和晏陵两人,元鸠镇定的等着晏陵来掀她的盖头,她已经找好不同房的借口了,反正晏陵是受,不会有先前她担心的霸王硬上弓的情况出现。

但等了很久,晏陵都没过来掀盖头,元鸠忍不住开始有些心慌,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但若是被发现,现在晏陵应该是暴跳如雷吧,不可能这么安静。

耳边传来衣柜被打开的声音,还有衣料摩擦声,元鸠越发心慌了,但又不能自己掀开盖头。

奇怪的是,衣料摩擦声后又传来椅子被搬动的声音,以及梳妆盒打开的咔嚓声。

“皇上?”

元鸠忍不住唤了声。

“阿雎,再等一下,朕马上准备就好了。”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朕想以最美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

听着晏陵柔柔的声音,元鸠皱了皱眉,就算晏陵是受,也没必要比她一个女子还要娇媚啊。

“好了,阿雎。”

元鸠感觉到有人站在了自己面前,然后,面前的红布被缓缓挑起。

眼前的人让元鸠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人元鸠仿佛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久久没有言语。

“阿雎。”

晏陵一脸的娇羞,坐在了元鸠身边,轻靠着她肩头挽住了她手臂。

元鸠还没元神归位,呆呆傻坐着。

谁能跟她解释一下为毛晏国那个据说残暴无仁的晏王晏陵是个女子???

还是一个绝世大美人!

延伸阅读

得时康干洗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lq0.shtml
上海得时康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原上海亚热机械有限公司,创建于一九八六年),公司拥有

嘉利彩硅藻泥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y5g3.shtml
嘉利彩硅藻泥招商计划:嘉利彩针对各省市空白市场招商,欢迎有志之士合作共赢!祁弘实业构

邦天乐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xbam.shtml
邦天乐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韩妍妍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pfq0.shtml
韩妍妍女装目前主要经营韩版风格的服饰,韩妍妍服装以雄厚的实力,目前已经与多家品牌企业

祥盛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xhrt.shtml
祥盛翡翠玉石是一家集于设计开发生产实业型礼品企业.礼品业务针对企业庆典公关活动促销礼

静园瑜伽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sgps.shtml
杭州静园瑜伽健身有限公司是浙江省瑜伽业的领航者,以下简称静园瑜伽。静园瑜伽创立于19

极速蜗牛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jty.shtml
极速蜗牛在汽车美容行业中很有实力,涵盖汽车清洗美容、装具、养护、改装等服务,丰富的产

美思内衣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6xho.shtml
美思内衣是广东美思内衣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于1988年在广东南海诞生,美思内衣主营产品

好时光幼儿园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s2gy.shtml
上海启行教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上海市首家以“教育管理”命名的教育类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

移动式汽车美容技术免店面租金加盟  http://www.madaboutproperties.com/xyut.shtml
深圳市金云色汽车划痕修复导师,专门从事汽车划痕修复上门服务,本项目属于自由职业者,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关中王在线阅读第3节

    此刻苏北初中正流传着“一带恶霸的诞生”“新恶霸以三敌百”而此刻坐在一家烧烤店喝酒的林熙寒却不知道自己已成为“恶霸”。“老陆,**,你们怎么出来了,训练结束了吗?”江辰半开着玩笑“这不是想我们老林了吗。”林熙寒一拳砸向江辰胸口“滚,我性取向很正常。”一拳刚落江辰口中的酒直接吐了出来“WC,下手这么重,

  •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第七章在线阅读

    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流动的血液此刻比焰火更加灼热,心脏的每一次跳动,搜将那些如同烈焰一般的鲜血输送到全身,要将他焚烧成灰。方临双目紧闭,全身上下十几处伤口往外冒着血,脸上汗珠如雨。夜色深了,他却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有个影子从远处草丛里慢慢挪了出来,借着月色,能瞧见她娇小的身形,还有身上披着的

  • BTS谁家少年不娇艳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5章你走光了光头陈此时此刻,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个少年实力这么变态,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招惹对方。更退一步讲,他今天就不会过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眼见苏昊神色不善地朝自己下三路打量,光头陈括约肌一阵抽搐,急忙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连声说道。“有话好说?”苏昊看着光头陈,似笑非笑,“那意思是不

  • 那时花开之在英国(6)

    魅宁:终于到了!魅安:嗯,累死我了。这时,一个绿色头发的男生走过来,他后面有一个红色头发和褐色头发的男生。雅影羽:你们就是雅影魅宁和雅影魅安?魅宁:你就是我哥,雅影羽?关顶:阿秋,怎么这么冷?关顶刚说完就被他们三兄妹一人一个爆栗。(冰冰:新鲜的栗子啊,刚刚出炉的,谁要啊。)而,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因。(

  • [三国]志高才远第2章在线阅读

    一个红木棺材摆在院子中央,明明有着几百来斤重,却只用来四个凳子支撑着。赵骏驰低下头,惊讶地看着这些凳子。这些板凳竟然能比得过几个大汉的力量,轻松地支撑起这个棺材。何况等会还要将老人的尸体搬运到其中。赵旭用双手将尸体拖拉起来,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使其动摇。“赵骏驰,过了帮帮我”赵骏驰和赵旭父子俩人青筋

  • 未来快递船第10章在线阅读

    “白衫剑王,白衫剑王。”闻人归海不断地念着这个名字,似乎在咀嚼其中意味。而那白衫剑王虽然生机略略恢复,却还是虚弱不已,缓缓地说道:“我能够把这些灵药完全移栽到这片天地,还能保留其种子,任其生长,所以我需要你寻找灵药。”闻人归海眼睛一亮,他可是明白栽培灵药的意义,而且就现在看来,这片天地似乎只有他和白

  •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之竖子无礼!

    看着舱外船工来回搬运的忙碌模样,我骤然清醒。自柳家出逃我便一直跟着职,历史上我从未听过‘中山’一国。可现在自己便身处于此……难道是我错了?这里莫非根本就不是什么春秋战国?只是凑巧衣着、文字同那时相像而已?他们定然是有事要做,而我亦有我该去做的事情。虽说他是到这里以来我真正意义上认识的第一个人。但我心

  • 小童工在线阅读债主

    林昱拼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号啊,可是他一个壕,为什么这么会接地气来接他的切磋邀请……还没等他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倒数已经结束,对手已经提刀杀了上来。万人丛中,那人直直向自己冲过来,何等气势,可是他特么的是来打架的啊……林昱手忙脚乱,属性原本就不在一个次元,再加上失了先手、心态不好,几

  • 烽火燃不息之第八章

    傅安瑜早早就醒了,昨天夜里睡得也不怎么安稳,中间还做了梦,梦到季景霄那一箭没有及时射出来,而自己也没有躲过那一刀,惊醒了过来,好不容易又睡着了,可是没过多久天就亮了。这个驿站地处偏僻,昨夜只有傅安瑜这一群人在这住下。早上大家起了之后,虽然都放轻了动静,可傅安瑜睡得浅,还是听到动静醒了过来。揉着眼睛从

  • 三国之魔霸天下好看吗?

    水没有找到,却找到一个人!这可是个大发现,说不定,有可能就是和自己同一次航班的遇难者!“主播,快上啊!”“不会是野人吧?”“MDZZ……野人会喊救命?”“假如是一个会喊救命的野人呢?(滑稽)”这是肯定要去看的,陈默也不敢耽误时间。扫了一眼周围,顺手捡起了一根木棍,掂了掂,感觉有些分量,陈默这才拨开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