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塑圣轮回之不可思议

作者:长更 来源:17K小说网

洪天在公司有自己专门的私人办公室,这待遇和部长、主管是一个级别。和张恒打*后,他就直接进了私人办公室,开始进行奋战。

股票组的几位职员也都每人拿了十万块本金,开始进行各种操作。

“这小子,竟然敢一个人vs我们所有人的获利总额,简直是脑门被车撞了。”

“呵呵,我们也都是加进入玩玩而已,就算洪天一个人,也能轻松将他碾压。”

“走了一次狗屎运,真以为自己就是股票之神了,看他输了怎么哭爹喊娘。”

……

与所有加入对*的职员不同,张恒此刻毫无紧张感,那就一个悠闲。仍然抱着一杯咖啡,点开没开完的电影《美人鱼》,继续看的哈哈大笑。

“这个废物,估计是自暴自弃了吧。”看到这一幕,周围的职员都嗤笑着议论。

一直到下午三点,股市停盘,张恒电影都还没看完。

没多久,洪天从私人办公室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看样子是准备下班回去。

洪天这种王牌技术员,在公司工作都是弹性制,随时可以上下班。

此刻他脸上浮动着自信满满的笑意,一看就知道是刚才一个小时股票操盘,成果斐然。

经过张恒身旁时,他还瞥了一眼张恒,当发现对方还在看电影时,目光中透出一抹轻蔑:“小子,等着明天下跪吧。”

“下跪是肯定是你,晚上回去找键盘练练,别明天跪的太难看。”张恒毫不吃亏的反讽道。

一直到下午五点,张恒也没有进行任何账户股票操作。

起身关掉电脑,张恒下班走人。

券商的工作想来是繁重,加班更是家常便饭,此时公司里的大部分员工,还都正忙的找不到北,却见到张恒拎着个破包、步履优哉悠哉的离开公司,一个个都嫉妒的发狂。

什么玩意嘛,总裁都还没走呢,你一个小小总裁助理竟然这么不自觉先下班了。

尤其是,沈总裁竟然也不管,就由着他这样走了!

“奥,对了,得去一趟裁缝店!”

走到公司门口,张恒又猛然想起什么,嘀咕了一声,接着从口袋上掏出沈梦琪给的名片,看了看,走到街边拦了一下计程车。

梦琪都说了,明天不想在看到自己穿一身破衣服,当然不能让她失望。再说了,嘿嘿,明天自己赢了*局,就可以正式追求沈梦琪了,穿的太破的确没面子……

坐在计程车里,张恒还心中兴奋的想着。

很快,到了西城鼎盛裁缝店门口,张恒付钱下车。

“这店面外表装饰的倒很有风格,看样子老板的品位一定不错。”

张恒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嘴里嘀咕道,双手背在脑后,往里面走。。

裁缝店的老板是一位时尚的小美女。

可悲剧的是,当她看到张恒那一副寒酸样的时候,都不想让他进门。

美女老板是法国学服装设计回国的,开了这间申城盛名的裁缝店,平日接的都是高档手工定制业务,顾客圈非富即贵,张恒一身地摊货,大老远都能闻到屌丝味,怎么也不像是能在店里消费的起的样子。

不过,当知道张恒是沈梦琪介绍过来的之后,小美女老板却一反态度,变得热情起来。

聊了几句,才知道美女老板叫涂小雅,和沈梦琪算是好友。

一般的手工定制,从量体裁衣,到拿到成品手工西装,至少需要个把月,张恒可等不及。

正好店里本来就有各种尺寸的成品,也是手工制作,涂小雅给他选了一件最佳的尺寸。

当张恒换上一身西装,衬衫领带和皮鞋,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涂小雅的眼睛都瞬间亮了起来。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你穿着这身衣服,简直跟明星一样,就是发型需要整一下。”涂小雅啧啧赞叹。

“妈的,这西装穿的真是难受,勒死我了,还没有背心穿着舒服。”张恒一个劲的扯着领带,不爽的说道。

“……”涂小雅白眼直翻。

“多少钱?”张恒问道。

“你是梦琪的朋友,那给个亲情价打九折,一万八。”涂小雅说道。

我去,一万八!

张恒眼睛一瞪。

还九折呢,老子从小到大穿的衣服加在一起,都不值这个价,抢钱啊。

不过他还是付了钱,只是心中滴血,然后在涂小雅的建议下,到了旁边的一家理发店做了一个发型。

第二天九点,当张恒来到证券公司时,所有职员都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

“丫的,之前这小子穿着地摊货,没发现他竟然有当小白脸的潜力。沈总招他为助理,不会是……”

张恒可不知道这些职员再想什么,发现公文包打开电脑,看电脑,还冲了杯咖啡喝的悠闲。

九点半之前的几分钟,是集合竞价时间。

这几分钟对于股票操作尤为重要,昨天打*的几位股票组职员一个个都瞪红了眼。

九点半正式开盘。

没多久后,洪天的私人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难听的狂笑。

张恒撇了撇嘴,知道洪天这家伙应该是在集合竞价时斩获了不小的利润。

可他却丝毫不着急。

整整一个上午,张恒都没有进行任何股票操作。

不是睡觉,就是看电影。

直到午餐时间过后,一直快一点了,沈梦琪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她蹙着柳眉走了过来,敲了一下张恒的办公桌,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喂,我说你能不能认真一点。*约还有一个小时就截止了,你都没买卖股票,看样子根本不想*,那你之前为什么还逞能。”

听到沈梦琪这话,张恒顿时来了精神,一下子直起了身。

“原来你是希望我赢,然后追你了!哈哈,我懂了,这就勉为其难的认真一下,别担心,我是不会输给虾兵蟹将的!”张恒目露兴奋的说道。

谁希望你赢了?谁担心你输了?真不要脸!

沈梦琪连连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转身离开。

沈梦琪走后,张恒扭动了一下脖子,接着打开了公司的专用操盘系统,直接选择了期货交易,开始一系列的操作。

“我靠,这家伙疯了!竟然用了十倍杠杆!”

一些职员发现了张恒的操作后,都一个个大惊失色,惊呼起来。

期货市场使用杠杆这种操作方式风险十分巨大。十倍杠杆用上,那期货指数只要下跌一些弧度,很可能就立马被平仓,毫无返生希望。

杠杆一时爽,裤衩输光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真正让所有职员惊讶的还在后面。

接下来,张恒直接选定的指数波动极大的格林期货棉花,鼠标一点,在指数下跌最猛的时候直接全盘买入。

见到这一幕,所有职员的心脏病没被整出来!

“这个傻逼!”

“脑残!”

“到底懂不懂期货操作?”

张恒这作死行为,引来职员们的一阵怒骂和嘲讽。

可很快所有职员又愕然的发现,这只被张恒买入的期货,指数下跌的趋势竟然止住了!

接着,强势反弹!

“我去,这也行。”

众人都使劲揉了揉眼睛,盯着屏幕,都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这指数刚才明显都快跌停了,按理说不可能反弹才对!

“真是神了。”一位职员喃喃的说道。

可这话很快引起旁边几位职员的反驳:“神什么神,走了狗屎运罢了!”

“对,这样的股价曲线,平时很难出现,属于小概率事件。脑袋正常的操盘手,根本不能进行这样的操作!”

职员们还在醋意满满的议论,感叹张恒出门老是踩狗屎,就这时张恒却突然将这只长势喜人的期货全部卖掉!

众人见此,又准备开骂!

可接下来的现实,又给了他们一记响亮耳光。

原本攀升的指数,仿佛是响应张恒的号召一般,在他卖掉的这一刻,竟然开始急剧震荡下跌!

“靠!”

所有人这下都彻底傻眼了,再也憋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职员们都闭嘴了,可张恒的操作还没有结束。

直接他又迅速跟进了另外一支期货,全杠杆而入……

和之前类似的情景,开始重复上演!

半个小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张恒终于停止了操作,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看了看时间,还差一刻钟就到两点。

扫了一眼旁边那些仿佛失了魂的职员,张恒勾起一抹冷笑,心中暗想:“嘿嘿,都吓傻了了!老子可是有着时光怀表这个超级bug,就凭你们也想和我斗,简直是不自量力。”

合上电脑,张恒直接抱着电脑,走向了总裁办公室,其他几位参加*局的股票组职员,也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总裁办公室中。

沈梦琪还在写资料,这时候张恒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直接开口说道:“沈总,来来来,我们商量一下,我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追你好。是先去看电影呢,还是先到法餐厅吃蜗牛……”

沈梦琪抬起俏脸,一脸怔然。

可当看到跟在张恒身后,那一个个脸色难看到极点的职员,顿时反应过来:“怎么,难道*局你赢了?”

“赢什么赢?!”张恒刚要开口,一道傲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接着,只见洪天抱着电脑,大步走了进来。

延伸阅读

圣城密探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hb.cn/pygh.shtml
青年真的名叫叶良辰。不过,此良辰非彼良辰,只是在因为某个事件后,此良辰,竟然不知不觉

重生转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hb.cn/g9ag.shtml
而此时浅柏高中的校长室坐在办公桌椅子上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衬衫西装裤,样貌俊朗,身材修长

重生之纨绔小狼受剪发  http://www.65hb.cn/bz71.shtml
说着,走到老爹身边,一弯腰从他靴旁抽出短匕,拖着那头死狼就到了院子的水池旁,利落开始

小人鱼联姻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65hb.cn/pqpm.shtml
k市冬天一般不下雨,这次雷阵雨没一会儿就停了。这个城市全年是比较干燥的,冬天不算冷,

必有妖孽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65hb.cn/przr.shtml
突然!三道金色光圈从江哲脚底升起,顺着身体直达头顶才消失不见,江哲只感觉一股暖流流遍

[综英美]女主来自异世界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65hb.cn/pxm6.shtml
容臻是来办事的,当天来隔天回,晚上还是在酒吧与人接头,所以并没有订酒店。毕竟守星上的

云玲恋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65hb.cn/p1bu.shtml
“若是大师兄还在,他会怎么做?”五长老并没有因为二长老的生气而动摇分毫,只看着他的眼

龙凤传奇乐队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hb.cn/g94c.shtml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李诗诗忙活了半天,终于把要送往各个府上的帖子写好了。李诗诗:“

战狼之最强大脑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65hb.cn/gz1a.shtml
手机上突然收到这个信息,不是她熟人的,也没有注明名字。但只是看到这里面的内容,刘萍萍

当我重生100天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65hb.cn/dhwb.shtml
两个人终于确定了这群鬼物的位置,一直跟踪到了一处无人的野外,让两人颇感惊讶的是见到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万界开网店之山海第一名门的威胁(2)

    “喂,你就是洛子渊吗?王先生想跟你谈谈。”“我不认识什么王先生,我有事,先走了”说着洛子渊拿起手提箱往外走。地上突然出现一道裂缝,洛子渊像是没看见般径直走了过去。“哼,懦夫”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男人缓缓走过。只是,话音未落,那人手上的剑一点一点破碎,最后成为一片铁渣。“我希望,没有下次”洛子渊轻轻擦了

  • 洪荒之昊天上帝第3章在线阅读

    糖渣有着让人抓狂的能力,外人面前的乖宝宝,却有着黑芝麻汤圆的属性。若是被人戳破了,那可真是坏的流糖了。看着唐末的手机飞快的屏幕上点点着,姜小姜的肾上腺素飙升。不要看啊不要看啊,我的天!щ(゚Д゚щ)“停!把手机给我放下!”姜小姜发出了凄厉的喊叫,在把唐末喊停后,自己又怂了。哈,刚刚自己还挺牛逼的哈,

  • 秦时明月之月下岚雾之Remember the first day when you took me out

    Rememberthefirstdaywhenyoutookmeout“加油,加油!青学加油!”“胜利是冰帝,胜利是冰帝!”坐在离比赛场最近的地方,看着怀里一堆一堆的零食,不是说我是吉祥物吗?现在改变主意把我当神猪喂了?说什么在边上看着就好,人太多会挤着我,不过是跟青学的友谊赛,还能出什么差错?“部

  • 十尊在线阅读第7节

    “我啊,我送九香哥和霄贤过来啊。”徐鹤惜突然搞事并没有直接告诉周九良自己过来的原因。一旁的秦霄贤刚要开口说出真相,就被自家搭档拽了一下,在孙九香的眼神提醒下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配合徐鹤惜的有一个“恶作剧”。周九良听见徐鹤惜这么说,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低落,一副自闭了的样子。徐鹤惜见周九良情绪越来

  • 穿书成复仇文女主我成了黑石部落酋长

    兽人们都愣住了,没想到黑龙如此凶暴,一言不合就把鸡冠头兽人给吞了下去,他们都战战兢兢的匍匐在地上,这是对绝对力量的服从。“呸,真难吃。”黑龙古斯塔不满的摇晃着脑袋,它在吞掉了鸡冠头兽人之后,便缓缓的降落了下来,并且邀功似得迈着两个后腿,来到了沈亮的面前。“我还没下令你猴急什么?”但是沈亮却不满的对黑

  • 寂月星君第三章在线阅读

    meng:我真的想举报你们,一个中单,一个打野,这么C的位置,居然挂机。meng:最好是你们网吧断网了,不然我真的没办法平复自己的心情。meng:这是我升段赛啊大哥们。**里的左下角,辅助风女一直在啪啪打字,看样子是气的不轻。那边带妹的上单火神呢,自然得哄着。火神:小姐姐别生气啊,我这就去找我朋友看

  • 海贼王之天天挂机之勇者已上路,恶龙请小心(小修)(9)

    ——勇者身上已经自动加上“妹控之神”、“怒火燎原”、“黑化之魂”等BUFF,恶龙你……自求多福。两年后,千手一族的驻地。一只信鹰拍打着翅膀飞落到一扇窗户上,坐在窗前的水奈子听到声音,她放下手中的笔,解下绑在信鹰脚上的信。展开信,水奈子仔细阅读着信中的内容,她脸上的笑意也一点点增加。“看来水户这孩子的

  • 幻梦长歌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老长春谷之中,凌宇跟随着青年来到了族长的家里,看着一样保持着青年模样的族长。凌宇不的不感叹,着长春谷的却是一座世外桃源,在这里很难以一个人的外貌分辨出其真实的年纪。当凌宇说明来意之后,族问到,“我不老长春谷中人,世代隐居不问世事,可这需要长春泉来辅助修炼的功法,却是不多。不知小兄弟修炼的是何种功法

  • 怀了反派她叔的崽[穿书]在线阅读兔子急了也咬人(求收藏,求收藏)

    其实那个年轻人叶悟道认识,是叶悟道所在班级的一个富二代,名字很奇葩,叫庄毕思。平时在学校仗着家里有钱,就不可一世,无限嚣张,经常当众轻薄女孩子,欺压同学更是家常便饭,而同学们都是敢怒不敢言!叶悟道完全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他,更可恨的是,这混蛋还让自己的父亲给他下跪!叶悟道将一把将父亲从地拉起来,

  • 九云乱之圣子落尘

    黑气一接触紫色光影便一顿,被紫色光芒轻易地挡下停滞不前。黑气似乎被激怒了,不断地剧烈翻滚,想要突破紫光的防线。但是任凭黑气折腾紫光就是毅然不动。紧接着紫光骤然大盛,光芒四射,一下子便把黑气压了下去。许老魔波澜不惊,不屑的说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尊面前献丑。”黑袍下伸出一只干瘪没有半点血肉的手。干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