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亲亲的爱妃你哪里逃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盛夏的狐 来源:17K小说网

所以,当初恋和前任坐在同一张饭桌上的时候。

夏眠咽了咽口水,然后抬起头清了清嗓子,嘴角上扬,扯出一个适中的笑容:“咳咳,快吃吧,一会儿火锅都凉了。”

说出之后,夏眠就后悔了。

她这是说的什么鬼话!

许川明也是一脸憋笑的看了夏眠一眼,显然是被她的话给逗乐了。

陆言商淡定的很,一点想笑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像是个来讨债的。

锅里,夏眠刚才放下去的牛肉可以吃了。

她无声的拿起筷子将锅里的牛肉全部夹到了自己的碗里,然后又放了一些下去。

最尴尬的都已经过去了,那她还怕什么......

就在这时,许川明起身夹了一筷子金针菇放到夏眠的碗里。

“眠眠,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夏眠抬起头,无奈的笑了笑,她不吃金针菇的。

接着,身旁伸出一双筷子将她碗里的金针菇夹走了。

许川明不乐意了。

“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言商勾唇浅笑:“她不吃这个。”

夏眠在心底暗骂一声:太TM撩人了!

随后低下头专心吃自己的牛肉,这种无谓的口水战她才不要浪费时间去参与。

许川明又一次怔住了,但又有些不相信陆言商的话。

“眠眠,你不吃这个还买?”

夏眠刚想回答,便听身旁的人答道:“我喜欢吃。”

“是因为老板娘看我买的多,随便送的。”夏眠给出官方解释。

但她不得不承认,当时确实是想到了陆言商,一晃神才接下的,不过当时她也没在意,想着或许是最近和陆言商接触有些多,所以看到一些他喜欢的或者讨厌的都难免会想起他。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许川明接受了夏眠的回答,不过经过这件小事情,他又觉得当初自己实在是渣,和夏眠在一起大半年的时间竟然连她的喜好都不清楚。

......

最后,这一顿火锅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两个男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吃多少,吃到最后竟然还剩了一些。

“眠眠,我留下来帮你收拾吧。”许川明说道。

“不用不用,你只会越帮越乱。”夏眠说着便推着许川明往门口走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许川明突然回过头对着还坐在屋里的陆言商说道:“陆总?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夏眠见许川明是想把陆言商忽悠走,也就没再推了,要是能一下子送走两尊大佛,她是再满意不过了。

陆言商没有应声,但是却起身朝门口走了过来。

等两人都离开,夏眠把门关上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她刚才真怕陆言商会说“不方便”。

门口。

许川明靠在墙壁上,双手抱臂:“陆总,我现在决定重新追求眠眠了,以后就劳烦陆总与眠眠保持些距离吧。”

陆言商右手插在西装裤兜里,左手松了松领带,眼神漠然。

“放弃吧,她不喜欢你。”

这语气......

听的许川明实在是很想对陆言商抡拳头。

“你又不是眠眠,你凭什么替她做决定。”

陆言商轻轻哼了一声,傲娇的很。

“从小到大,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一眼就可以看出。”

陆言商说完,转身按了自家门上电子锁的密码,然后不急不慢的走了进去。

许川明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无名火,一拳捶在了墙壁上:“草!居然还是个青梅竹马!”

陆言商进了屋,背靠在门上,闭上了眼睛,心里有些浮躁。

另一边。

夏眠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后,便满意的窝进了沙发里开始追剧。

还没看多久,门铃响了。

夏眠猜测是许川明又来闹腾了,就直接当没听见,想着他按累了自然会离开。

未想十分钟后,门铃声依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间断的响一两声。

夏眠皱着眉下了沙发,过去开门。

“你烦不烦......啊。”

门口站着的人居然是陆言商,

“我想和你谈谈。”

夏眠不敢直视陆言商的眼睛,仿佛一秒就会被看透。

眼神飘不定的同时找了一个笨拙的理由:“改天吧,今天有点晚了。”

陆言商言简意赅:“就今天。”

夏眠抬起手假意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想睡了。”

陆言商:“我进去等你睡醒再谈。”

夏眠:“不好吧......”

孤男寡女的,要是发生点什么,那她似乎也只能认了。

最后,夏眠拗不过陆言商的坚持,让他进屋了。

电视屏幕上还在上演着韩剧的经典一幕,女主掉着眼泪,嘴上叨叨个不停,男主一个俯身,霸道的吻住了女主的嘴,一瞬间世界清静了,只剩下唯美的插曲。

夏眠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许川明在追你。”

陆言商这个问题问的夏眠猝不及防,不,这根本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陈述句,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不管是承认还是否认,似乎都显得太矫情了。

夏眠故作淡定:“不知道。”

陆言商的的视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夏眠交叉握着的手上上扫了一眼,随后他薄薄的唇角轻轻勾起,噙着一抹让人看不透的微笑。

这是夏眠潜意识里面的一个动作,紧张的时候,两只手就会交叉握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啊?”

陆言商又详细的问了一遍:“现在知道知道他要追你了,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她好像已经明确拒绝过了,不管许川明是闹着玩的还是认真的,她都会拒绝......

等等!

“你就是来和我谈这个的?”

夏眠忽然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所以她为什么要回答这些问题。

陆言商:“你这算是逃避的方式之一吗?”

夏眠忍住当下想要对陆言商说“请你出去”的冲动,起身说道:“我想睡了,你自便。”

随后干脆的走进了卧室,并把门反锁了。

等夏浅躺倒床上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手机和笔记本都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

她一个资深夜猫子要怎么在没有手机和电脑的陪同下熬过这漫漫长夜,但是这时候出去拿手机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最终,夏眠望着浅蓝色的天花板,在“一个陆言商,两个陆言商......N个陆言商”的碎碎念中睡了过去。

......

等夏眠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早上六点了,因为睡得早的关系,她醒的也早了。

客厅里,陆言商已经离开了。

夏眠走到茶几前拿起与自己分离了一夜的手机,直接躺上沙发刷起微博来。

热搜第一:#左一娜 新戏#

对于**圈难得那么几个有颜又会演的小花,夏眠还是会关注一下的,这里的演绝对不是贬义词。

夏眠点进去一看,第一条就是XXXX官微发的一条微博:

时光荏苒,你还好吗?#李一阳#@李一阳#左一娜#@左一娜@陈力@眠眠眠

夏眠看见自己也被艾特了,就干脆在官微下面留了个#滑稽#的表情。

XXXX就是夏眠上交的剧本名字,也就是她的小说改编的,原型是她和陆言商的高中时代,女主左一娜这是早就定了的,但她不知道男主会是李一阳,不过李一阳确实挺像那会儿的陆言商的,干净明澈,几乎是每个少女心中的白衬衫男孩。

虽说小说是她按照她和陆言商的原型写的,但其实离真实故事还是有很大一段差距的。

那会儿夏眠琼瑶剧看多了,总是把自己幻想成苦情女主,所以整个故事讲的是暗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她暗恋着校草陆言商,然后陆言商对她敬而远之。

可实际情况却是当时她在学校还是有许多男孩子递情书的,结果她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陆言商给扔到教室最后面角落里的垃圾桶了。

她确实暗恋陆言商,从小学的崇拜到初中的懵懂,再到高中的悸动。

可谁能想到呢?

她暗恋的人居然先向她表白了......

当时陆言商是这么说的:“夏眠,你不要再收别人的情书了,你要多少,我写给你。”

当时夏眠的回答是:“那你写啊......”

后来,夏眠的抽屉里果然每天都会多出来一张浅蓝色信纸,上面不过两三行字,却每次都看得她耳朵发烫,心跳加速。

这事儿自然是瞒不住的,很快,同学,老师,家长都知道了......

她俩的班主任把她俩的父母请来了学校,说是不能让早恋耽误了学习,可其实那时候夏眠和陆言商还没在一起,两人只是约定好一起考去复旦。

自从被请过家长以后,事态完全超出了夏眠的想象,因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爸妈和陆言商的爸妈就这么愉快的成了亲家......

只是后来,夏眠出了国,没有去复旦,之后便再也没和陆言商有过联系了,所以她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这样算是和陆言商在一起过吗?

小说外的故事是这样的,然而小说里却是夏浅每天给陆言商写情书,且闹得人尽皆知,然后双方的家长也来了,结果闹得不欢而散,结局是夏眠杜撰的,七年后,女主和男主再次相遇,在复旦大学的校门口,各自牵着心爱之人的手。

延伸阅读

总裁他妈的千万分手费[穿书]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gsdrc.cn/gabu.shtml
双拳难敌四手,相原里奈发誓自己真的不是因为怂才跟他们走的,而是因为她人美又心善,不忍

微微一笑之校花逆袭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gsdrc.cn/pd2l.shtml
饶是接受过贵族教育的顾铭,脸也瞬间黑了下来。夏孜溪撞开沈佳雨,和沈凝桐拉着沈逸晨提步

网游之江湖行侠在线阅读二  http://www.gsdrc.cn/y8by.shtml
海面上最近是不太平静,狂风暴雨接踵而来,大大小小的船只也都不敢轻易进海行驶。不过对于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http://www.gsdrc.cn/g1w0.shtml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

[火影]樱少年黑暗中的手  http://www.gsdrc.cn/axmu.shtml
时隔不到一天,刀剑乱舞又躺回了医院里属于她的床位。胸口上粘满了心电图机的导线和贴片,

大秦之天授扶苏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gsdrc.cn/ud50.shtml
幸好有她家旺旺安慰她说生个女儿挺好,男孩也行。他们自己亲生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应该好

他对我过敏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gsdrc.cn/xe6g.shtml
可想而知,七七喵疼痛的喏嘤声传进他敏感的耳朵,他停下了动作,松开七七喵的小手,对上了

云端之巅是不是给多了  http://www.gsdrc.cn/buov.shtml
“再说呢,老大你全身上下看得上眼的,就是样貌了。别的不说,这模样是生得相当好。这么多

仙临天下在线阅读鬼屋与公主房  http://www.gsdrc.cn/ybql.shtml
“白痴!”随着何蓓蕾那一番自我保护的表述,帅气的大叔扬了扬下巴,丢出两个字眼。“你,

恶女在上:丹师逆天记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gsdrc.cn/g5ww.shtml
炎热地八月,烦躁地季节。正因为烦躁,许多人开始寻求刺激。此时,谢艾和另外七名同校女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彼岸之火第2章在线阅读

    “水宝,你是不是故意耍我啊?每次和你找某某啥啥啥的,你就带我逛来逛去的,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尹君儿抱着唯一一个能入人眼的小蜜蜂布偶,愤愤的指着水宝质问道。水宝看都没看那疯女人一眼,它就是故意的怎么着,看她还对那死东西(指的就是某人手里抱的小蜜蜂布偶)那么疼爱有加的,它不服气!这现象叫吃醋对吧?老天

  • 从夏威夷开始做神豪赶走

    “奶,这下,我可以住在家里了吧?”杨长英似笑非笑的看向杨方氏。她主动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为的就是能够住进这个家。且不提她初来乍地,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在外头行事有多么的不妥,单只原身强烈的留在自家娘亲身边,孝顺她的心愿,她就无法完全忽视。可想到那个刘氏多年来的懦弱,女儿被卖,儿子被抢,这个家里明明她干的活

  • 热血武神七彩与黑

    这艘船就快到岸了吧。等船靠岸之后,我跟着厨师们和一群水手下了船。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镇,喧闹、和平、繁华。街道两旁全都是商店,买着一些我熟悉或不熟悉的一些商品。戴夫和几个水手进了一家肉店;迈克在和我们同行了一段路之后就和几个水手进了一家酒吧,听乔说迈克很擅长挑酒;我跟着乔去买材料;厨师长和剩下的人

  • 古神异闻录之只要锄头挥得好,雷神墙角也撬倒!【2更,求收藏】

    ~斯塔克坐在副驾驶指路,周洛开车穿过一条一条的街道,随后停在了郊区的一栋木屋面前。“到了!”斯塔克打了声招呼下车,周洛也跟着下车。而汽车的声音也惊动木屋里面的人,一个棕色头发的美女,和一个黑发白人美女从木屋里面走了出来。“斯塔克先生!”棕色头发美女皱眉,问道:“我不会参加您的派对的!黛西也不会去参加

  • [综武侠]抓住那只锦鲤第九章

    世理在成为scepter4的正式成员后就很少在家露面。冰箱上的黄色便条给出了美里两个选择。咖喱饭或者超市的便当。可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美里只要一想起它们的外貌加气味就会立刻做出妊娠反应。还好十束在无意中听见美里的抱怨后又伸出了他圣母玛利亚般的援手,“美里同学,不如以后就在HOMRA吃晚饭吧。”所以

  • 苍柩之中元(1)(10)

    “爷爷,您也不管管我那便宜爹!隔三差五他就往后院里带个新姨娘回来,天天各处院子过节似的!”一片苦竹丛恰好挡住的刺目的光线,滚烫的热浪,老爷子悠悠哉哉地坐在亭子里喝茶,观棋。从云锦进来老爷子连个眼神都没落在云锦身上。两个不大的小童姿态端庄的在棋盘前下棋,偶尔老爷子不时出声:“哎哎,怎么走呢该走这!”云

  • 后世至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感受到气息逼近,凌舜挣扎的更厉害了。“松手啊!”“松手!”“付敬峰,松手!”身边的人群熙熙攘攘,很多被吸引了目光。只不过两个人长得都是一副学生模样,又是在学校门口,没打架,只是当街搂搂抱抱的,只是以为两个人在开玩笑,最多看两眼。“我就猜你转到这儿来上学了,正好算着时间,准备来看看你。”凌舜还是被禁锢

  • 诸神的战车在线阅读第十节

    石安虽然担心,但也懂对方的意思,他走出诊室随手关上门,就坐在门口凳子上等候,他把脸埋在双手间,又狠狠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过来,他对昨晚的印象大部分是模糊的,拼命回忆也只记起自己走出浴室靠近沈清舟的情形。有没有用鼻尖挨着沈清舟的脸蛋这些细节记不清,但是他确定靠的十分近,是乎还说句“好香”,后面的就断了片

  • [全职高手]秋月寒江在线阅读第三节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要用那么多修饰词。”唐苏苏道。“抱歉,殿下的光彩让我控制不住满溢的赞美之词,哪怕它们无法形容殿下百万分之一的光彩。”奥斯汀道。唐苏苏:“……”“不过,如果这是殿下的愿望的话。奥斯汀愿为殿下做到。”“那好,请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可能是因为奥斯汀不过巴掌大小,比起身形巨大极具压迫

  • 都市透视神医在线阅读梅雨时节与东家之女

    在那个慕名而来的年轻人走后,我和师父的生活又重新归于平淡,每天过着互相认为对方脑袋有问题的悠闲日子。因为没有活儿干,想忙起来都难。我本以为在那个慕名而来的年轻人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年轻人慕名而来,可惜事与愿违,不但再也没碰见过发大财的机会,甚至连锅碗瓢盆的生意都少了几分。其实想来也对,毕竟师父他箍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