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黑篮赤司BG]在后来的故事里在线阅读别放手,我有阴影

作者:山海不周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人回到头天来时一起散步的山间小道,老林裡刨查抓地藤的痕迹早已恢復。

那天傍晚两人背靠背休息的岩石,缘山耸立。岩石下去就是断崖,看似没有路了。

果然,岩石边的土有鬆动痕迹,青苔已经不完整。虽然被刻意恢復,但是不难察觉,新土是后来从别处匀来复盖,而且發生的时间就在不久前。

柳翠衫嘴角露出微笑。

将土掘开,蚯蚓都还没进驻,土味芬芳,应是相当肥沃适合种植的土壤。

填土一开,一道石阶缘着大石下方出现眼前。

两人互揪一眼,柳翠衫先跳进石阶上,站着挺稳,示意路杰林下来。

以为是峭壁断崖,进了石阶却發现,这岩石下的路还挺宽,两人并肩嫌挤,一人过刚好。

过了石阶是一缓披,走起来并不危险。

缓披不像有人常走,杂草遍地高抽。路杰林心想,这一条,应该是备用道。

过了草堆,转进一处山腰小路,路很潮湿。这路显然有大量黏质土壤,才能扛得住附近水源经过。

沿着小路一直蜿蜒,感觉空气中有水气,却又释放着乾爽清冽的西北秋意。

一个陡降之后,可以看见山壁上有一处涵洞。两人再次交换眼神。

这次路杰林先进入涵洞勘查。他认为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水蚀洞,也就是曾有大河流经此地,后来河流消失了,留下这个乾燥的涵洞。

对比来时路上看到的黏质土壤,富含水分而且肥沃的样子,显然,这裡有人刻意营造出适合种植的环境!

那些藤蔓深入土壤抓住大量水气,加上一路过来背阳坡的阴湿保水,都不是天然巧合!

过了这涵洞,会是什麽?

穿涵洞,头顶钟乳石早因为没有滴水不再增生。另一端洞口是人力凿开的,一束刺眼阳光让人有几秒钟看不清前方。

等待视力恢復,路、柳两人都睁大了眼!

开阔的山坳平地上开满红花,花在风中波浪摇曳。粉绿茎叶,大红花朵,那黑色墨染的心上,立着淡淡黄色蕊阵。一种若有似无的草腥混着水气,瀰漫空中。

“你早知道的?”路杰林小声问。

“也没多早,就今早。”

“你来过了?”

“没,跟你这是第一次,我就是猜的!”

“这肯定不只是猜,警官办案果然凌厉!”

路杰林心底的张西想,谭中这一路一定都在分析有效资讯,掌握他所在的现场,这是求生本能加上多年专业素养,再加上……他想回家的心意坚决吧!

想到这,路杰林觉得心裡像有个洞,填进什麽都不对。

“别想太多,我真是矇的!昨晚你在田裡差点被包围,有人把我认成一个柳大夫,看,贴这嘴鬍子反而像,那肯定是个老一点的柳大夫!记不记得柳家有个十药园?那天柳天仁没说完整实话,十药园或许真被毁过,但没有消失。我想,你眼前这些,应该就是柳家的杰作。”

“原来他可以自己种植黑心红花!”

“那当然,基本常识,这种稀有製毒源还能拿来实验,做成其它中药,还想练成肥料!没有货源,不可能这样浪费。柳家肯定一直有自己的货源。”

“怎麽被你说的柳家像是贩毒似的!”

“不排除这可能,至少他们肯定能製毒!但我真不希望,因为我现在的人设是柳翠衫啊!他家要是製毒又贩毒,那是满门抄斩都不足以谢罪不是!”

“别吓我!不过我觉得这裡人对黑心红花的看法不是毒品,更多一部分是止痛药、消炎药和肥料的概念!”

“是吗?”

“罂粟富含生物硷,这东西进到土裡腐烂了就成含氮养份,罂粟和作物混合种植,是可以让土地不休耕就能復耕的最自然方法。昨晚那群农人中,有个老丈就是这麽认为,实际上也是说得通的。”

“你觉得柳家在供应农户这种花当肥料?”

“不像,因为农户显然断了红花来源,不知道为什麽。现在看到这片花海,柳家到底想干什麽?”

“哎,大学者,不如……咱们扎个营看看!”

路杰林四面瞧了个仔细,选了最向阳的树丛;找一颗枝叶最茂密的,提着柳翠衫上了树。

又一番修修弄弄,铺铺整整,一个狩猎台就有了雏型。

“这,为什麽选向阳的?”

“人会习惯看阳光照射的地方,而不是看向光源。这裡阳光充足,不会招来蛇虫蚊蚋。这树又够隐密,警官您看,还可以吧?”

柳翠衫想揉一下路杰林的头,一个身体不平衡,差点跌出主干,被路杰林一把捞回来。

柳翠衫顺势将路杰林抱个满怀,眼睛却一直往下看。

“别怕!”张西说。

“我、我有阴影。”

“看得出。”

“别、别放手!”

“好,抱你!”

两人勾肩搭背蹲坐在隐密的树梢深处,活像两隻连体猫头鹰。

“你身上好热!”路杰林说。

“阳光照的,没事。”

“你怎麽在發抖?”路杰林问。

“风吹的,没事。”

看柳翠衫强自镇定又闭嘴不提、不抱怨,心有千头万绪的路杰林,忍不住在柳翠衫额头上亲了一下。

“…………”

“帮你稳定稳定。”路杰林说。

效果不好吧!柳翠衫心想。

“不然再来一个试试?”柳翠衫问。

“闭嘴!”

不久,一个身穿米黄小褂、套着长裤的年轻少女跑跳着来到红花园。

她好像很开心,提着一竹编篮子,一路採着红花。

等到篮子都插满了红花,她又蹦蹦跳跳朝来时路回去。

柳翠衫盯着那少女,心裡开始琢磨。这柳天仁老不回家,原来是另组了家庭!

又过些时候,阳光西下刺眼,落山风徐徐灼热。风吹开红花浪露出一条木修栈道。

栈道看似在轻晃。一会,栈道上赫然来了那位官驿小童!

小童手裡提着一竹製箱子,看着像是装吃的。

柳翠衫说:“啊哈!抓到你了!”

他解释道:“看,他来的方向跟我们进来的岩石下方入口是相反方向,好啊,我知道了!原来另一条路,就在官驿灶房中!”

“我说,这小童是谁招的杂役?”柳翠衫问。

“不知道,肯定是大明吧!这都他管的。”路杰林说。

小童一路严严实实护着食盒,穿过栈道,从刚才少女回程方向走去。

“这裡面住着谁呀?”路杰林一脸疑惑。

“再等等!今天他家吃饺子,我说,不是有人过生日,就是有客人来,再看看!”

路杰林盯着近在咫尺的柳翠衫,正确说,是紧靠在他胸侧的柳翠衫,心裡安定也彭湃。

像是在不断掉落中,突然踩到了底;也像是在探寻了很久的莽林中,突然出现一直要找的沉睡火山口!

“张西同学请阖上嘴,谢谢!”

“你偷看我!”路杰林箍紧柳翠衫的肩示警。

“偷看的明明是你,恶人先告状!”

“我就光明正大看你!”路杰林用胸侧推挤柳翠衫胸侧,柳翠衫差点坐不稳,赶快又收手抱住路杰林。

“别,我惧高,真的!”

路杰林边说着:“当警官不能惧高的吧?"一边把柳翠衫固定在身侧,不让他乱动。脸上一抹嫣然微笑。

柳翠衫瞥着那抹笑,忘了他刚挤兑什麽来着,心裡突生一种奇妙感觉,不想动,不想办案,不想其它。只觉得很想时间停在这一刻!

太阳西下,四周渐渐闇黑。

又过一会,木栈道又开始晃动。

光线已经昏朦。当一个身材适中、年纪又轻的女性身影出现在栈道上,路、柳两人简直下巴都掉了!

两人互看,同时用口形说出:“月眉姊!!!”

“她怎会在这?”一向冷静的路杰林不敢相信。

“你,不知道?”

“我、我还没更新到这页!”

“现在,下去跟着!”

“就我?”

“当然还有我!帮我下去先!快!”

下了树,两人隔着一大段距离轻声跟在月眉姊身后。

这裡不像有其他人家,住户应该很单纯,柳翠衫决定放胆跟过去。

过了一段树林,又经一条小溪,一个被紫藤挂满的木屋出现眼前。

这紫屋看起来很整洁,住在裡面的人应该很喜欢打扫。

裡头烛火摇曳,几度笑声传来,看似和乐一家。

“月眉姊家?”柳翠衫用口形说。心想,好啊!老牛吃嫩草,原来月眉姊是我小妈来着!

路杰林耸耸肩,表示从未听说。

两人蹑手蹑脚走近窗口望裡看,这一惊,非同小可!

房子正中是一圆桌,桌上除了水饺菜餚,还有少女下午採来的红花插在瓦瓶裡。

围着圆桌坐着的是官驿小童、比小童大个二三岁的採花少女、开心夹着水饺的月眉姊,还有一位老先生!

这老先生长得很像柳天仁,但是年纪又大很多,看起来约有八十。红光满面,夹水饺、喝汤、喝酒都不用人伺候。他听着两个年轻孩子有说有笑,神情轻鬆。

饭间,不时听见少女称呼老人家为爹爹,称呼月眉姊是……娘!!!

柳翠衫靠在牆上大口喘气,心想,不好,原来这官驿小童竟是他的叔叔!

而且小童自己都知道!

柳家爷爷赫然在世!还娶了个年轻小姊姊!还生了两个娃!

人多会生活!多有创造力啊!

再看这屋裡,角落大木桌上都是瓶瓶罐罐的瓦器、漆器、石杵石臼、木桶木盆之类。好些瓦器裡插满各式鲜活草叶,桌上罗列着乾草、乾枝,也有矿石、兽骨、龟壳。

看着就像个简单的草药作坊。

是不是因为这些,才能有他这样的八十光景?

路杰林用口形说:“你怎麽看?”

柳翠衫用口形答:“不像在製毒。”

正当他们思考着要不要离开,月眉姊说着:“见着大傻了?”

“见到了,总捕头还是一样英俊潇洒,智慧超群!”小童说。

月眉姊又问:“那,见着我们副总捕头没?”

小童一边吃饺子一边平淡地说:“见到啦!那个大鬍子!”

月眉姊:“大鬍子?没有啊,他是柳翠翠呀!”月眉姊笑了!

小童波澜不惊地说:“知道,大哥哥的儿子嘛。”

“人是你姪子,要好好对待人家啊!”

“我会的,娘!”

听小童说那几个字时,柳翠衫打了一个冷颤。

他马上掉头示意走人。

两人飞快出了树林,奔过红花田,从大石下方阶梯回到山上。

柳翠衫小心地将地道洞口填土恢復。複製青苔、地衣,抓几隻蚯蚓埋在土裡,抠抠弄弄,非常谨慎。

然后,两人直奔官驿自己房中。

椅子还没坐热,柳翠衫认认真真站起来说:“我看,事不宜迟,我们就连夜回你的漉菽园去吧!”

“你确定?不累?”

“体力太他妈充沛!快!再不走来不及了!”

“怎麽了你?”

“没事!没事!”

深夜,马不停蹄奔驰。

终于,路杰林偕柳翠衫一道进了漉菽园。

闻着松香,路杰林进了自己平日工作的小竹屋。柳翠衫紧跟着。

路杰林正想在一张竹椅上歇下,柳翠衫抓起他胳膊往后门出去。

穿过小竹林,绕到北小门,进了小竹轩。

“我帮你宽衣,来!”柳翠衫说。

“不、不用了!”路杰林很客气。

“我帮你洗漱,来!”

“那、那更不用了!”

“别客气,都帮你洗过澡了!来!”

“……”

“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就是,你能不能……睡在这?”

“…………”

“我、我跟你睡习惯了,一个人,怕!”

“还怕我跑了?”

“不是!咱们这、不是还挺和谐的嘛!”

“和谐?”

“不是,我是说……”

趁柳翠衫还没开始胡言乱语,路杰林拍拍他的肩,微笑着说:“嗯,好吧!反正,我也想和你一

起!”

外头鸡鸣鸟啼,天光乍起。

延伸阅读

都喜酒店dusit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usrj.shtml
都喜国际(DusitInternational)由名誉**ThanpuyingCha

龙和不锈钢柜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ngfa.shtml
龙和不锈钢柜位于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主营不锈钢配电箱配电柜、JP柜动力柜、电表箱PZ

诺丽王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aewe.shtml
诺丽王内衣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迎各界朋友莅临金华市诺丽王制衣厂参观、指导和业务

佰富行洋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qbb.shtml
佰富行洋酒公司成立于1995年,位于北京市CBD商业区,主要经营各式酒类、饮料等之进

马路英雄奶茶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jhf.shtml
“马路英雄”手摇奶茶连锁店隶属必来客公司旗下品牌,在全国已拥有众多特许加盟店。“马路

东方维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dyu.shtml
东方维手机套少售是数码配件、手机、手机贴膜、钢化膜、数码配件、手机、手机贴膜、钢化膜

东升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p80o.shtml
东升副食调味是一家颇具实力向上发展的新兴私营企业。东升副食调味主要产品有传统工艺纯酿

远大工矿设备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afnf.shtml
济宁远大工矿有限公司坐落在大运河畔,古运城中的北湖新区。道路宽阔、纵横交错,紧靠日东

德尚伟业化妆品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ylt1.shtml
德尚伟业化妆品从事美容面膜研究和生产,是各地的软膜粉生产企业之一,一直赢得各界信赖和

鑫洲加盟  http://www.huseyinkaraaslan.com/xtgn.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说你想逆袭在线阅读第1节

    洪荒世界有山海间,天上渊与碧落原三界。天上渊住仙神,碧落原居魔鬼,山海间长凡人精怪。原本三界秩序井然,和睦相处,分毫不犯。然而,某一日从外来时空与大陆的一群流放者意外到达洪荒世界,凭借着不可抵挡的力量与弱肉强食的规则开启了他们在这里的为期一万两千年的黑暗纪统治。洪荒三界不愿失去家园的万千生灵联手发起

  • 今天你和爱豆互动了吗在线阅读第二节

    宁鑫看到纸条后也不敢抱着侥幸心态,他直接坐在沙发上,他是负责悬疑惊悚频道的编辑,一个眼球和一句话就可以让他脑补出一个个惊悚小剧场,何况遭遇者还是姜茶清,他此时心乱如麻,从口袋拿出烟盒就点上一根,烟条夹在手指间,从口中溢出的烟雾带着淡淡烟草味弥漫开来。姜茶清也没有说话,这种凝重气氛随着时间越发难熬,良

  • 同班的你第6章在线阅读

    少年一路狂奔回家,正巧赶上他爹送贝贝上学,庭前一篇火焰般的红枫之中,少年双手撑在膝头心口寒凉地大口呼吸着,视线对上,秦大伯正打算骂儿子两句,就看儿子怒气冲冲,杀气暗涌,一脚踏破风面,奔上前拉住自己的衣领,崩溃问道:“你知道宋挽阳他爸是谁吗?”“……”这……他很想说一句,我不知道。但是……应该瞒不住。

  • 待你到我怀里铁面包公

    竖日。早上七点,空中的阳光并不是那么的毒辣,而空中拂过的微风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张昊天洗刷完毕之后,来到厨房做了一份早点。一个荷包蛋,一份火腿以及一杯热腾腾的牛奶,便是张昊天的早点。虽然简单,但张昊天却吃着舒爽。吃过早点,将盘子和水杯洗刷干净,张昊天才走进卧房,开始换衣服。不多时,张昊天内穿一件白色

  • 算的就是你的命在线阅读第六节

    奋力砍了四五十刀,除了手麻力竭以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铁栅栏依然纹丝不动,陆离仍活在铁栅栏之内。所幸战虎大砍刀是十二名器之一,换做寻常宝刀,要么卷刃或者干脆碎成几截了。气喘的夏南召来狱卒,命他打开牢门,管家从地上爬起,按住他的手臂连连摇头:“老爷,老爷,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夏南一句话喷得他狗血淋头。

  • 无限恐怖之完全洗牌之开始洗脑

    嘈杂的声音变的强烈了一些,他不断的移动身体,周围的海水随着他的移动变的阻力越来越大,嘈杂的声音也变的越来越清晰。终于焚谷睁开了双眼,入目可见的就是一群身穿白色大衣的人。然后就是一个巨大的管子,里面有着很多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一些管子里面是奇怪的生物和内脏。焚谷可不认为这帮人是来救自己的医生,他

  • 晟王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梁文谦昨天应该是回家了,并且跟薛幼清度过了一个还算宁静的夜晚。因为早起薛幼清给许鹿发了条消息,说他周四要去山城出差。许鹿看见这行字就发愁,昨天在停车场,她已经知道了,早上上班,她又找褚歆核实,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山城房地产合作项目的招标会就在周五,TS的人周四过去,周五正式开推介会和方案评审会。这个项

  • 爱情公寓之我叫张伟之教科书般的演技(5)

    第五章教科书般的演技此时。摄像机切换。高力士站在李白的面前,笑着说道:“李白,你的荣华富贵就要来了。”张丹用手臂撑着头,带着醉意问道:“你是谁啊?有什么事?”“我是高力士。”田宇凑了过来,说道:“皇上派我来跟你讨诗。”“写什么?”张丹依旧一脸醉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写美人。”高力士比划了一道妙

  • 带着任务找到你【小了】

    第七章晚上,想试试么——交织着旖旎的话,就像是某项床上活动的讯号。时喻薇被压在软被上,呼吸悉数被剥夺,头脑发昏,和上次在医院的温柔缱绻相比,现在的有些猛烈,就好似绅士骨子里的凶兽终于破开了牢笼。轻咬、发麻、酸胀。作为编剧,时喻薇头回感受到什么叫词语匮乏。宴临环着她的腰,将人密实的拢在怀里,绵长的亲吻

  • 盛世谋臣在线阅读投缘

    婼妘思前想后心里建树半晌,这就是所谓的探病,这明明是天意的安排,说啥都没用了,手里捏着上苍赐予的二次生命,活着呢就要活得好点,否则,岂不是白活一回。她想通了这一切之后,笑容也变得真实温暖,既然自己逃不出这所谓的上苍安排,那么自己只能够低首顺从,斗不过就不要在斗了,费神。前方的路虽然看不清,但是,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