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穿成了黑化宿主的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君笙 来源:红袖添香

陆奕延回过头去,看到隔壁桌四五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站起来,抄着凳子对准周围就是一通砸。

“妈的,这个摊子居然用狗肉假装牛肉,砸了它!”

“黑店,赔钱!”

“对,赔钱!”

“老板,哥几个好不容易来一趟,也不问你要多,一人二百不过分吧?”

朴实的老板娘在围裙上擦擦手,着急地和周围人解释:“我们小本生意,不会干这种造假的事的。”

“还说没有?”小流氓们显然早有准备,用餐巾纸拈起一团浅咖色的卷毛:“看,这是什么,狗毛!”

“对,这么明显的证据,赔钱!”

“一人二百,这是医药费,和……和精神损失费!”

其余的食客们不想招惹这群一看就来者不善的小流氓,摇摇头,把钱递给老板娘,走了。

老板娘势单力孤,又气又怕,一边护着身上的钱一边努力解释:“可是狗肉比牛肉贵,我干什么要用贵的代替便宜的?”

“这个嘛……”小流氓里面那个染着黄发的头头眼睛一转,瞎话张口就来:“这一定是得了狂犬病的狗,大家都离它远点,说不定会传染,发起病来六亲不认见人就咬!”

“来来来,都远点。”他边说便张开手臂划拉,余光瞥见陆奕延,见他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个很好欺负的白领,于是揪住陆总高定西装的衣领,表情很凶地威胁他:“你说,是不是狂犬病?!”

陆总:“……”

前一秒魏田还在小声告诉他:“这伙人是附近几个街区有名的小流氓,他们也不干其他坏事,就喜欢找个理由,挨家挨户地收保护费,如果不给他们的话,每天都会来店里闹,让店主做不成生意。”

“你也被他们威胁过?”

“嗯……”

陆奕延没等到魏医生的回答,他后脖一紧,领子被小流氓之一拎在手里。

“是不是狂犬病?快说!”

陆奕延很暴躁,他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随着刚刚喝下的三瓶啤酒蒸发了。

他看着流氓头头手里那团咖色卷毛,怒气爆棚——

什么仇什么怨?这么凭空污蔑人是狂犬病?!

小波浪在心里很凶地一呲牙:“汪!”

上!咬他!

陆总是个文明人,不干咬人这种事。他撸起袖口,冷冷一笑:“狂犬病?”

“咚。”

闷响声伴着暖黄灯光响起,围绕在灯泡前的几只趋光性小飞虫被惊得四处乱飞。

陆奕延身手利落,拳拳到肉,收手时连衣领上的褶皱都分毫未乱。

为了摆脱泰迪“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叫得越响心里越怂”之类的刻板印象,陆奕延从十岁开始就和私人教练认真练习散打,收拾几个小流氓的水平还是有的。

魏田欣赏地看着陆先生揍人的英姿,悄悄把刚摘下来的手套又戴了回去。

嗯,好看。

他在心里给陆先生的身材打了一个勾。

……

风水轮流转。

黄毛带着三个小弟在夜宵摊前面蹲了一溜,抱头求饶:“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错在哪里?”

“不该不学无术出门抢劫,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奋斗终生!”

陆奕延:“……”

为什么这么熟练?

“行吧。”

“狗毛哪来的?”

“路过一个遛狗的大妈,从她的泰迪身上抢……骗……不,撸的。”

“狂犬病呢?”

“没有狂犬病……”黄毛偷觑了一眼陆奕延的神色,忙不迭改口:“不,我是狂犬病!我们全是狂犬病!我全家都是狂犬病!”

陆奕延:“……”

你全家知道这回事吗?

抢劫未遂,几个小流氓杵在这里也是浪费地方。陆奕延还在思索怎么处理他们,一错眼,黄毛已经屁滚尿流地带着小弟们跑了,完全忘记了保护费这回事。

跑出十几米,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折叠小桌子旁的两人,用力啐了一声:“呸,你全家才是狂犬病!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陆奕延站起身,被魏田按住手。

“算了,”他道:“这群人进警察局都是家常便饭了,你看承认错误的态度多熟练。”

“但是……”

“今天的事情又不能拿他们怎么样,更何况你也动了手。陆先生明天还要工作吧,别为了这点小事耽搁时间。”

陆奕延:“……”

魏医生说这番话的口吻……十分贤惠。

陆奕延耳朵一红。

——好吧,小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

陆总帮老板娘赶走了收保护费的小流氓,瞬间成为了这个夜宵摊的黄金VIP客户,老板娘说什么都不愿意收钱。

魏田将饭钱偷偷压在盘子底下,冲陆奕延弯弯眼睛:“走吧。”

两人走在路灯下。

“从此你就要取代我在老板娘心中的地位了,”魏田认真道:“我的C位不保,陆先生你说怎么办?”

小波浪在陆奕延的心口蹦了一下迪,陆奕延下意识道:“我赔你一个?”

魏田:“咳。”

他瞥了一下陆奕延的心口。

陆奕延:“……”

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让小医生在自己的心里站C位,听起来和占据夜宵摊老板娘心中的C位完全不一样……

感觉******的。

于是陆奕延略显尴尬。

他谴责了一番还在心里蹦迪的小波浪,认为一定是春天来了,自己被泰迪的本能影响了。

“……”

魏田看出陆总的沉默,善解人意,转移话题。

他一指天空,感叹道:“今天的月色真美。”

陆奕延看看被霓虹灯衬得暗淡的夜空,赞同道:“没错。”

月光倒映在魏医生的手指,梨涡和眼睛里,俨然人比月光更美。

薄薄的真丝手套流转着月光的亮银,告别前夕,陆奕延终于问出了困扰自己一晚上的问题。

“魏医生,为什么你一直戴着手套?”

检查的时候戴医用手套,剥虾的时候戴塑料手套,就连握手都要戴真丝手套。

虽然真丝的触感很柔滑,但是没有握到魏医生的手,陆总有点小心塞。

面对他的疑惑,魏田一脸淡定,一看就对很多人解释过同样的问题。

他熟练道:“哦,对不起,我有阿尔法西格玛贝塔型人群接触障碍,简称阿西吧接触障碍。”

陆总:“???”

阿西吧接触障碍???

陆总一脸懵逼,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医学常识。

·

回去的路上,陆奕延一直在思考阿西吧接触障碍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正如魏田一路思考陆总究竟是哪家公司的总裁。

——看他那副严肃禁欲的模样,该不会是卖冰柜出身?

想归想,陆奕延并没有忘记刚才那群匆匆逃跑的小流氓。

心知自己再继续跟着魏医生太奇怪了,他叫出小波浪,在一个光线隐蔽的角落,对它道:“让魏医生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对吧?”

小波浪:“汪!”

“事情毕竟是我惹的,不能让魏医生承担风险。”

“汪汪!”

“……更何况,魏医生一看就很不能打的样子。”

是个斯文柔弱的读书人,应该好好保护。

小波浪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一人一狗达成一致,陆奕延走到监控死角,对自己道:“我就跟在后面默默地保护他,把他送回家。这不叫跟踪,保镖的事儿,怎么能叫跟踪呢?”

“汪汪汪!”

十几秒后,陆总的身影在角落中消失,一只卷毛的、咖啡色的、苹果脸圆圆眼,一看就很名贵的泰迪从黑暗中走出来。

它吸吸鼻子,确认了气味和方向,四条小短腿飞快扑腾,风一样地奔向魏田离开的方向,耳朵贴着后脑,和身体形成一条利落的直线。

与此同时。

魏田慢悠悠地走着。

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陆先生很可爱,想……

想和他发展出一段超出医生与病患的关系。

这样的话……仅仅一次复查的机会是不是不太够?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不就是偶遇吗?

魏田脚步一停,隐藏到绿化带的阴影处。

地上长长的影子缩短、变化,最终化作小小一团。

一匹半米高的迷你小马哒哒哒地从灌木丛中跑出来,它有着火焰般燃烧的尾巴,黄黑相间的虎斑皮毛,和雪白雪白的鬃毛。

小马嘶叫一声,音色清越,如同唱歌。

“咴咴!”

魏田对自己道:“跟踪而已,这不叫痴汉,追男朋友的事儿,怎么能叫痴汉呢?”

精神体代表着一个人的潜意识,魏田的精神体花花欢快地叫了一声,迈开四蹄,足下踏风,飞一般冲了出去,雪白的鬃毛在风中飞舞,洒脱飘逸。

两道风一般的身影奔跑、接近、擦肩而过。

“汪?”

“咴咴?”

它们彼此都对身边掠过的那道神秘黑影有些好奇,不过想到自己的正事,忍下好奇心,奔向魏医生/陆先生的方向。

然后……迷失在半路。

夜色深深,月光如水,照耀着怅然若失的一狗一马。

怎么就不见了呢?

它们在气味消失的角落用力寻找,最后不得不承认,要不是魏医生/陆先生会隐身术,那就是他半路上被什么事情打扰了。

——还能是谁?一定是那群小流氓!

……

“阿嚏!”

蹲在拐角的黄毛打了个大喷嚏。

“老大,”小弟抱着胳膊,战战兢兢地提议:“要不咱们回去吧?这都几点了那小医生还没过来,说不定是怕我们,绕了别的路。”

“放屁!”黄毛瞪他一眼:“从夜宵摊出来的路就这一条,你找个别的路给老子看看?”

“继续等!我就不信他会变身术!要是老子带你们在这里蹲一晚上还能让那两个王八蛋从眼前溜走,那老子就是个孙子!”

在他放狠话的时候,一只棕毛泰迪飞一般从眼前跑过,或许是落下的卷毛飘进了鼻子,黄毛:“阿嚏阿嚏阿嚏!!!”

小弟:“……”

又等了十分钟。

穿着T恤拖鞋的小流氓们抱紧了胳膊,搓手取暖。

一匹忧郁的小马慢悠悠从几个小流氓的眼皮子底下溜达过去。

小弟甲羡慕道:“我也想有那样的皮毛。”

小弟乙:“虎斑的,一看就很暖和。”

小弟丙:“话说这是谁养的迷你马?市区里现在让养马么?”

黄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群连埋伏偷袭都做不好的小弟,训斥道:“闭嘴!给我盯着小医生!阿嚏嚏嚏嚏嚏嚏!”

他打了一个超级响亮的连环大喷嚏。

小弟甲乙丙担心道:“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都说不要在夜里蹲这么久了。”

“还不是都怪你们?!”黄毛说是这么说,背地里却偷偷把账全都记在了小医生的头上。

今天等不到,明天继续蹲守,一定要打得你跪下叫爸爸!

延伸阅读

麦凯林洗衣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sdld.shtml
麦凯林干洗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湖南长沙市芙蓉区麦凯林洗涤设备经营部,专业销售干洗

制药机械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n54g.shtml
制药机械是从事管式离心机研发制造的企业。我厂在原德国管式离心机的基础上开发研制的具有

金威机械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dr73.shtml
金威机械位于河北省南宫市,成立于1985年。是耐磨焊条及特种电焊条的生产厂家.我公司

晴季寿司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b0ws.shtml
北京朝阳区晴季餐饮公司晴季寿司凭着“新鲜、清淡、爽味、高:被广大年轻食客所喜爱,并在

奇乐氏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6ibc.shtml
奇乐氏母婴用品属于奇乐氏企业旗下企业,成立于2005年9月,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

鑫洁柔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yqih.shtml
鑫洁柔家纺总部是毛巾、棉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高阳县

车八度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sh1v.shtml
中国汽车后市场已达数万亿规模HugeScaieOfAfter-Market美国《新闻

科洛尼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sree.shtml
科洛尼集成吊顶加盟_公司简介嘉兴市美旗电器有限公司位于长三角中心位置——浙江嘉兴王店

圆汇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a5z6.shtml
圆汇工艺品是工艺剪纸、绒布剪纸、广告礼品剪纸、静电剪纸、不干胶剪纸、模切剪纸、激光剪

芙瑞儿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dben.shtml
芙瑞儿毛绒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各种毛绒类、智能类、布艺类玩具、布艺居家、毛绒玩具销量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消失的传说在线阅读第3节

    议事殿。德兰山魔兽,这个帝国的大富豪,自从辰皇子去世后就一蹶不振,然而在卡琳娜上位时与杜维一起,帮忙震慑四方,因此重新回到了帝国的权力中心。正在大声诉说着。“南方!那些软弱的守备军!软弱的南方人!他们的战力根本不值一提!没有好的武器,怎么能发挥出真正的守备军的作用!?况且最近南方的肃清还没有结束,人

  • 重生之做明星不是故意的第二章在线阅读

    顾言俞肤色白皙,头发微长至脖颈,艳丽的外表下是一双透出冷淡的双眸,特别的气质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殷裘看着就心痒痒,大概殷让当时也是这样对顾言俞一见钟情。顾言俞心里也不如表面那般平静,他竟然在今天这样的日子看到了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殷裘——殷让的大哥,顾言俞很多时候是通过殷让侧面讲述他这位大哥,那

  • 消失的寝室之无良父亲

    东方瑶一边喊着,一边往*场内闯去。*场看门的两个打手见了,伸手一拦,却是不准她进去,一个冷漠地道:“小丫头,不要到里面添乱,否则休怪我俩不客气。”东方瑶哀求道:“求两位大哥帮帮忙,放我进去找爹爹,我求你们了。”那两个打手往她身后扫了一眼,认出那几个奴仆。两人眉头一皱,其中一人恶狠狠地对她喝道:“臭丫

  • 穷农遇珍灵儿的来历

    “我不答应呢?”李小虎歪道脑袋道。“你不答应也没什么,只是你这脚。。。。?”叶道长话说一半用手指了一个李小虎的右脚。听到叶道长这么一说,李小虎这才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并试着动了一下,虽然没有起初那么疼痛了,但这痛感也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我草,这臭道士也太坏了一点,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竟一

  • 十亿年后,我怀疑我是主角的垫脚石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一夜,裴辰康睡的有点不塌实,而槿西妍睡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做了奇奇怪怪的梦,一觉醒来还记得七七八八,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的嘴巴被一条蛇咬了一口,吓得她魂都没了。想到这个,她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还好嘴巴还在。”她深了个懒腰,发现裴辰康已不在房间,连带松了口气,“睡个觉都这么累!”起了床,下楼就看到

  • 絮与雪之救援 (求鲜花求收藏)(8)

    焦峰岭上,吴泽点燃了火堆,他又去周边找了几块大腿粗的木块回来,这些木块足够能燃烧到天亮。“在昼夜温差变化较大的神农架里,烧起火堆能为你抵御寒冷,是一件极为很温暖的事情。”吴泽对着镜头说着,手却往旁边把包拉了过来。吴泽打开背包,往里面拿出两块大叶子包裹,还有一个水壶。“主播拿的这是什么东西啊!”有后来

  • 凡尘在线阅读第2章

    天台上。林慕低头看着此时哪怕被欺负的不像话却依然一句都不吭的女孩。颜汐虽然有1米6,但瘦的不像话的身子显得她格外的矮小,女孩有着白净的皮肤,大大的眼睛,而及肩的短发衬托着她瘦弱无比的身子骨更加的削弱,此刻干净的校服上,两个脚印显得格外的唐突,肿高的双颊更是像在破坏一副艺术品。此时的林慕不知道该开口说

  • 通向远方之路在线阅读囚天

    囚天古木萦天,轻烟逐日。几缕稀疏的光线,透过清晨的雾霭直入密林深处,那里有一纵天古涧,有万丈之深,其侧壁极其陡峭,如剑刃直劈而下。其下有一层淡紫烟雾缭绕在底部之上。穿过紫雾,只见有一少年盘膝静坐在一座两丈见方的巨岩之上,只听“嗡”的一声悠鸣,少年睁开了双目,那双黑色的眸子中带着世事的沧桑与无奈。少年

  • [网王]倾慕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走进灌木丛,灌木丛里赫然躺了一个人,闭着眼,脸颊瘦削,两边的颧骨突出,一身明黄色的衣服有好几处都破了。“小胖,这里有个人躺在这里。”蓝蔷走过去弯下腰探了探鼻息,还有微热的呼吸打在手上,轻拍了一下那名男子的脸颊,还是没有醒来来的迹象。蓝书程也走过来,看着眼前躺着的男子,有些面熟,皱了皱眉,努力地在脑海

  • 位面之反派崛起之西塘初遇(上)

    记静第一次遇见李沐,是在五一小长假去西塘游玩的那次。早在学校放假之前,记静就与宿舍室友兼同学的国民好闺蜜张月出,计划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前往思慕已久的江南水乡圣地——西塘,嗯,耍耍。五一早上六点钟,两人背起行囊,跟滞留在宿舍做英语六级习题的老大挥手告别。“你们俩路上注意安全啊,记得多拍几张照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