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言灵师每天被跪求之第十章(10)

作者:玖九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了。

太过惊讶之下,楚鑫和表情管理失败,张嘴瞪眼,显得有些滑稽。

楚青峰的眼睛却亮了,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楚枫打量一遍。

看到他衣服发型皮鞋手表和之前完全一样,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声音洪亮地高声问:“你刚才去哪里,做了什么?”

楚枫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爷爷,人有三急,我去了洗手间而已。”

“只去了洗手间?一共用了多少时间?”楚青峰语气颇为严厉。

楚枫莫名其妙,“爷爷,您这是怎么了?上个洗手间谁还看时间呐,大概十五分钟?”

“然后呢?”

“我嫌厅里空气憋闷,就出来透透气。结果看到一位小姐摔了一跤,磕破了腿,我就带她到花房里清理了伤口。清理完伤口,远远看到这里围了这么多人,想是有什么有趣的事,就过来凑个热闹。谁想到被您抓着盘问。”

“是哪家的小姐?” 楚青峰不放过他,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不认识,听她自己说是景润房地产李太太的侄女,姓孙。”说完,楚枫转头去看楚鑫和,“二叔,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张三李四的,和我有关系?”

楚鑫和还能说什么,嘴里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宋致远叫了楚枫到身边,神色极度不悦地指着还趴在地上,此刻已经完全傻掉的周润薇,将事情经过复述了一遍。

说完,宋致远使劲拍了一下楚枫的后脑勺,痛心疾首地说:“你可长点心吧,你以为自己还小啊,每天傻吃傻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楚枫夸张地“嗷”的叫了一声,“冤枉啊,舅舅,我比窦娥还冤呐。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这时,田伯回来了。他身后的两名随从还架着个神志不清的男人。

“老爷子,我们确实在山洞里找到了个男人。不过不是二少爷,而是姑老爷。”说完,田伯捏住人事不知的男人的下巴往上一抬,露出周皓的脸。

一时间,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诡异地保持了沉默。

楚青峰深沉如潭的眸子泛着幽幽的清光,转身对宾客道,“我这个女婿就是爱喝两口,喝醉了不知道东南西北。走,走,我们先去切蛋糕。”

众人纷纷附和。

站在不远处隐在大树下的孙绵绵松了口气。

看来楚老爷子还不糊涂。

刚才楚枫让她先回宴会厅,她走出一段后,不放心又悄悄地跟上来。如果楚老爷子不相信楚枫的话,她也好出来做个证。

现在,她提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这种事情沾着一点就摆脱不掉,楚老爷子看着是严厉质问,其实是在帮楚枫摘清楚。

自证就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让人有一点点的疑问。

一众人浩浩荡荡往宴会厅走,楚枫一手插兜懒懒散散走在最后,脚步放慢,偏头,“看够了?”

像是背后长了眼睛。

藏在树后的孙绵绵走出来,在距离他三步的距离站定。仰起头,慢吞吞地眨眨眼,“我没有故意偷听,只是怕他们不相信你,想帮你作证。”

楚枫扬了下眉没说什么,只说:“快回去吧。”

他腿长步子迈得大,走出去三四米,发现女孩子没跟上来。这才想到小姑娘刚把膝盖磕破了,走路不利索。

他又站住,转身等她。

却见孙绵绵站在原地,在她拿的那个巴掌大的手包里翻了一会儿,然后小跑过来,冲他甜甜一笑,“你把手伸出来。”

楚枫想都没想,按她所说,伸出手来。

少年掌心向上,手比她大很多,手指微曲。

孙绵绵指尖擦过他的手心,楚枫垂眸看着手里多出的一块单独包装的太妃糖。

“会好起来的。”

少女的声音软软糯糯,却又异常坚定。

说完,她抬起手,招财猫似地朝他挥挥,笑容灿烂。

然后转身跑开。

又傻又……可爱。

楚青峰的寿宴是私人宴会,客人会根据自家和楚家的关系远近,而选择合适的到场离场的时间。

关系近的就早点到晚点走。

作为楚枫的亲舅舅,宋致远是最后一拨离开的客人。

宋致远深深叹了口气,看向楚青峰,“伯父,楚枫这孩子心眼实,从小又没了爸妈,今天的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个女孩儿到底和楚枫有什么冤什么仇,竟然在今晚这样重要的日子,当众给他下套泼脏水,这是要毁了他一辈子呀。我毕竟是舅舅,有您在,我也不好指手画脚。所以我只能以孩子舅舅的身份,请您给孩子个交代。”

楚枫姓楚,他最大的倚仗还是楚青峰。所以,宋致远并没有咄咄逼人,而是打亲情牌,希望博得老爷子更多的同情。

楚青峰咬肌微动,沉声道:“有我在,不会让这孩子受委屈。”

说完,他让楚枫代自己亲自将宋致远送到停车场。

一个身穿黑色制服戴白手套的司机从劳斯莱斯上下来,恭敬地打开后座车门,躬身站在一旁。

宋致远吩咐他:“我和二少爷说会儿话。”

司机应是。待两人上车关上车门,他自己站在车外等候。

车内空间宽敞,铺着深色地毯,智控香氛系统正在工作,散着淡淡的木调清香。

宋致远勾着勒了一天领带松了松,伸手在外甥的肩膀使劲拍了拍,爽朗地大笑,“刚才看到楚鑫和张嘴瞪眼不可置信的样子,舒心极了,简直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他们也太着急了,刚生了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奶娃娃,就按捺不住了。”

“在眼皮子底下搞你,当老子是吃素的不成?!”

“哈哈哈哈哈!”

楚枫也难得弯了眼角,“舅舅厉害,舅舅最棒!”

“他们也太毒了,还在酒杯里下了致幻药,还好被我们及时换掉。说起来,这下楚鑫红的脸也没了。自个儿丈夫在亲爹大寿的时候猥.亵远房亲戚的女儿,啧啧,以她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没准会离婚。那可就有得看喽!”

“我觉得不会。今晚这事后,我想爷爷应该会免了周皓的所有职务,这让他们相当于自断一臂。但是周皓这个人能一步步从底层销售做到总公司下属商管集团首席运营官,能力还是不可小觑。”

两人闲话一会儿,宋致远说:“今年集团分红方案是每十股派十五元,属于你的那部分分红后天就会到账,你到时候查收一下。”

宋氏集团也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富豪家族。楚枫母亲宋思娴是家里备受宠爱的幺女,出嫁时家里陪嫁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集团百分之五的股权,每年单是分红都将近八位数。

宋思娴出事后,这些陪嫁都过到了楚枫名下。

“谢谢舅舅。”楚枫随口问道:“您前段时间说得了个好东西,是什么?”

宋致远神情放松地靠在座椅上,“我到Y国参加一个小型私人拍卖会,本是陪朋友去的,没想到拍卖会上临时加了个拍品。你能猜到是什么吗?是《临羡贴》!”

“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比宋放那小子当年出生的时候还要激动,哈哈哈哈!”

楚枫:“……”

宋放是宋致远唯一的儿子,也是楚枫的表哥。今年二十二岁,是目前**圈炙手可热的顶流爱豆。

没想到在亲爹眼里,还不如一千年前的一张纸!

“恭喜舅舅,贺喜舅舅喜得心爱之物。”楚枫油嘴滑舌地说完,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顿了顿,“舅舅,你刚才说是《临羡贴》?”

“对啊,就是《临羡贴》。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能亲眼看到《临羡贴》这种无价之宝!”

宋致远正感叹着,被楚枫打断,“据我所知《临羡贴》最后的消息是三百年前被沅洲闵家以五千两黄金买走,之后就一直在闵家手里没有流出。”

宋致远诧异道:“你小子平常对这些不是没什么兴趣吗,怎么会知道《临羡贴》的最后下落?”

“因为二十多年前,闵家将《临羡贴》作为陪嫁给了唯一的女儿,而这个女儿就是我二婶!”

楚枫嘴里的二婶并不是今天出现在寿宴上的那位,而是楚鑫和早早过世的的原配夫人闵世瑛。

宋致远的眉毛高高扬起,腕上的表盘露出一半,他的食指轻轻扣在膝盖上,“闵世瑛去世后,《临羡贴》应该在你二叔手里。可是拍卖会上的卖主信息是地地道道的Y国人,这绝对不会有错。也就是说他早就将《临羡贴》私下售卖了?他又不缺钱,为什么要将价值两个亿的无价之宝卖掉?又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缘由卖掉的?”

楚枫:“那就拜托舅舅费心查一查了。”

宋致远点头,“我知道,这不是一笔小钱,其中必有缘由。”

楚家老宅内,楚青峰还没有休息。他年轻的时候就是工作狂,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是常事。现在上了年纪,觉更少了。

卧室内,田伯立在他面前,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压抑沉闷。即便是田伯,也比平常多了几分小心。

“我打发了周润薇,又免了周皓在集团所有的职务,你觉得怎样?”楚青峰微阖着眼,似是自言自语地低声道。

田伯大气不敢吭。

楚青峰待他一向亲厚,但到底他不是楚家人,何况今晚的事三房都牵扯了进去。

楚青峰知道他不会回答,转头望着窗外的明月,凝视良久,什么也没说。最后站起来往床边走,“你也去休息吧。”

“老爷子,您……”

“我没事,出去吧。”

“是。”

田伯走出卧室带上房门,看到偌大的房间内独自仰卧在床上的那抹身影,心里叹了口气,老爷子还是心软了。

对于楚家今晚出的意外,来的宾客高度默契地谁也没有当场议论,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所有的好奇心都显得微不足道。再说了,这个圈子的龌龊事多了去,谁家也不比谁干净,不用五十步笑百步。

孙绵绵和姑姑一家回到家,已经差不多十点了。

应酬了一晚上,大家都很疲惫,互道晚安后,孙绵绵回了房间。

她的房间面北朝南,采光非常好。面积也很大,带独立洗手间。从窗帘到床上用品再到家具,无不是按照孙绵绵的喜好来布置。而且只要李沐歌有的,她这里也都有。

姑姑姑父待她是真得好。

明明身体很累,可是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孙绵绵想到了之前和楚枫的两次见面。

人声鼎沸的搏击场,唇角沾血面容狠厉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将壮汉击倒在地;萧条荒芜的废弃公路,少年神色寡冷地驾驶着黑色改装车,在看不到尽头的蛇形赛道上轰鸣疾驰。

而今晚,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一直随在老爷子身边的楚枫作为长房嫡孙备受关注。

也正因为如此,年富力强的叔叔终于坐不住了吗?

所以,才会对他栽赃陷害。

在祖父的寿宴上,猥.亵姑父家的远房亲戚……如果计谋得逞,楚枫的名声品行就彻底毁了,在世人和楚青峰心里的形象也随之大打折扣。

孙绵绵在柔软的大床上烙饼子似的翻完A面翻B面。除了爸爸,她还是头一回为了个男生失眠。

直到后半夜下起了小雨,她才在淅淅沥沥的单调的雨声中迷迷糊糊睡过去。

睡梦中,苏绵绵仿佛来到了一个雪白和墨绿的世界,呼吸间满是冷冽的雪松味道。

极端的气候下,蓬松的白雪因为严寒也变得坚硬起来,踏上去积雪表面覆盖的一层透明的细碎冰霜猝然碎裂,声响划破整片松林的寂静。

楚枫眼眸幽深,神色冷戾尖锐地站在视线的尽头。

延伸阅读

穿越之摄政王的特工妃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fzonline.com.cn/dbgb.shtml
世上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上天注定的。一、悲喜交加在南方有一个世外桃源,那里人们安居乐业

魔行天下录台上台下塔里  http://www.fzonline.com.cn/bekl.shtml
但是没法子,自家的弟子都注重商战,而不注重武术。看来从一开始他的治家方针就错了。但世

木已成舟接受大樁树的任务  http://www.fzonline.com.cn/bo8g.shtml
0005接受大樁树的任务懒散的混沌兽本来还不想管闲事的,内心里他只想去找一片肥沃的竹

完美根基在线阅读一拳打死(2/5)  http://www.fzonline.com.cn/alzk.shtml
洗髓境伐毛洗髓,体质改善,肉身潜能释放,力量成倍提升,一拳之力,达到十万斤也不是不可

都是撞衫惹的祸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fzonline.com.cn/xjiz.shtml
泉奈的肚子比平常的孕妇大了一些,斑还一度以为是双胞胎,可经过宇智波药的细心把脉表示,

异星荒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fzonline.com.cn/p9fb.shtml
李峰全速飞行,没多久就直接就杀到了青瓦台。这里原先是高丽王朝的离宫,现在是南棒国总统

最强近战法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online.com.cn/gydj.shtml
两天后,蝴蝶忍送给晴南一个蝶屋同款蝴蝶发卡。“这是我做的,希望你喜欢。”晴南把精致的

火影之从盖伦开始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online.com.cn/gb8u.shtml
“天少,我已经为您准备了包厢,您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华英高管脸上带着奉承的笑容,恭敬

云胡不喜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fzonline.com.cn/gn7m.shtml
“现在可以谈了么?”黎凡扶着母亲坐下,又拉过那个先前一脸温和现在一脸尴尬的黑老大身前

龙帝独尊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online.com.cn/dg5f.shtml
最强王者!!!此时此刻,所有的观众全部都呆了,甚至有的都忘记在上面发弹幕!一分钟的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医门圣手姓氏X负担

    第五章我笑了,当真是踏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好,我叫秦沐。”夏目贵志弯着眼睛,纤细的睫毛微微扇动,他的笑容带着那种让人心暖的温柔,“对不起啊,不小心挡到你了,你这是要去上课吗?”我看了看我手里拎着的书包,手上的感觉轻轻的,其实里面的书……真心没多少。不过是去上课倒是真的。“是啊,我去上课

  • 网游之三国谋士第八章在线阅读

    狂雷犀牛这时才看到周围的环境,来的时候怒不可遏,也没注意,现在看去,四周一片狼藉,似乎是被什么利刃大面积切割出来的,偌大的黑松林悄无声息,地上遍布蜘蛛残骸,不远处一具巨大的蜘蛛骸骨堆在地上,看那大脑袋就是暗魔蛛了。“暗魔蛛是你们杀的?”狂雷犀牛还是不敢相信。胡安撇撇嘴说道:“不是我们,是少爷,一招将

  • 人不可貌相第6章在线阅读

    孙管家离开之后,苏然再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平日里极少用的粉底,在脸上薄薄的擦了一层,让伤口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然后在带过来的行李袋里随便拿了套黑色的连衣裙换上。因为苏希喜欢白色,她知道自己各方面都没有苏希出色,因此,从小到大,她都尽可能的避开一切白色的装饰。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已

  • 小保姆GL第三章在线阅读

    苍鹰吃痛,松开了利爪,吉祥成功落在了地上,但身上已是多了几道血痕。一个翻身,吉祥稳定了身形,弯弓搭箭没有一丝迟滞,以劲道著称的铁木弓被吉祥次次拉满,一支支箭矢破空而去,形成锋锐威势。本就有些飞行不稳的苍鹰被吉祥的箭矢一惊,展翅就要飞离,不过还是被吉祥的箭射中了两支,可苍鹰远远回头,目光冷冽,让吉祥心

  • 改革现场(全)在线阅读第4章

    “什么嘛,这小子也太水了,嘴巴倒不怂。”其中一个青年走上到苏晨面前,狠狠扇了苏晨几个耳光。苏晨用尽力气才艰难的爬起身,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人的样子,沉声说“够了吗?”光头大汉很吃惊,苏晨毅力的确惊人,这点让他很佩服,放在别人身上,早就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了。“你在笑什么?”苏晨见光头大汉没理他,

  • 万虚阁在线阅读第4章

    许临刚从校长室出来,就收到了白笑蕾的短信。诶,他在国外,没提醒她,她就又忘记在书包里备着卫生巾了。许临忙回短信:我这就去买,你肚子疼没疼?他是见识过白笑蕾痛经时的惨状,脸色煞白,疼得直不起来腰来,有几次都得吃止疼片止痛。白笑蕾只回了一个字:疼!许临赶快下楼,出了校门,先到便利店买了卫生巾和暖宝宝,又

  • 甄嬛传之柔桡嬛嬛在线阅读第1章

    巴蜀,历来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其中,最有名的门派莫过于唐门。唐门所在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许多人只知道那是一个半山腰。而唐门所在这座山的山顶有一个令人胆颤心惊的名字——鬼见愁。从鬼见愁悬崖上扔出一块石头,要足足数上十九下才会听到石落山底的回声,可见其高,也正是因为这十九秒,尚过十八层地狱一筹,故而得名。一

  • 影月楼:我的小护卫在线阅读第8章

    《鲨滩》的首映在7月末的周日举行。北京王府井,秦氏大影院,这座华夏目前规模最大的影院门口,一列列豪车不停地停驻,走下来一位位大咖。不知所谓的群众在周围起哄。“哇草,我看到了成龙,还有周润发,王家卫。““我看到了王宗磊和王宗军了。““樊彬彬呀,还有赵蔚。““这部《鲨滩》到底是那家公司的电影,几乎所有秦

  • 三国之超级霸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苏烨带着手下弟兄们到公司的时候时候,埃尔斯这老小子已经带着他那几个歪瓜裂枣的手下在公司门口候着了。看到苏烨身后一排人高马大身着军装的壮汉,埃尔斯眼睛有些发直。对比一下自家手下,这个Aatrox安保公司的员工给人的安全感简直是几何倍数的递增。“亲爱的苏,他们就是接下来三个星期负责保护我的人么?

  • 如何演好他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十节

    车子才进入学校,就被许多学生注意到了,她们似乎约好了一样,一窝蜂就跑过去,谁知肖然并没有按规矩停车,直接把车开到教学楼下面了。教学楼啊,这下围观的学生就更多了。人群中有一个女生格外亮眼,她是鸿星集团的独生女,谭晶晶,也是长华学校的校花,跟肖夏微同届不同班,对于肖然的喜欢不亚于全校的任何一个女生,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