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不染苦乐相随

作者:胖胖的娜娜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皇甫家族不乏那些年纪比姜非小,可爱动人的少女,可她们最多叫声“哥哥”,从未有过“非哥哥”这样亲昵的称呼。

姜非有些难以置信,不敢肯定道:“你是霏晴?”

“猜对了。”

慕容霏晴收起剑刃,拉下了遮在脸上的面纱,露出螓首蛾眉,容颜如画的俏脸,清婉的笑容淡雅迷人。

顿时,皎洁的月光都暗淡不少。

姜非还是有些迟疑,慕容霏晴可是王朝内“东升侯”家的掌上明珠。

由于她父亲慕容烈与皇甫胤有些渊源,也是私交甚笃,经常往来。

因此,慕容霏晴也成了姜非儿时最为要好的玩伴,他们曾一起练习剑术,“非哥哥”的称呼,便是那时兴起的。

可自从慕容霏晴十二岁开启了灵力后,姜非便很难再见到她,莫名与这位名动一方的“天之骄女”日渐疏远。

至今,最少有三年没有见面。没想到,都长成了这样一个美妙动人的大姑娘了。

“不对!”

姜非心中一惊,觉察出了端倪。

慕容霏晴身份娇贵,金枝玉叶,怎么会在这半夜三更之时来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再仔细看去,浮光掠影下,慕容霏晴清婉的俏脸,竟陡然变成姜非已故娘亲,姜玉柔的温雅笑脸。

姜非暗暗心悸,沉声问道:“这不是真的,你到底是谁?”

“啧啧!无趣呀无趣,这么快就让你看出来了。”

娉婷女子频频摇首,竟然发出尖声怪气的声音。

话音落下,他一挥袖摆现出原形,竟是一位尖嘴细眼,身着乌袍的中年术士。

来者不善。

姜非暗自握紧黑色锈剑,他与这乌袍术士素未谋面,不知为何要前来挑衅。

“敢问阁下是谁?”

姜非晓得轻重,即便心中大有不快,也不能动怒。

乌袍术士一双细眼中精光湛动,一手捋着打理有方的髯须,笑了笑,说道:“莫问我是谁,云深不知处。你可还记得,在不久前手刃于地上的那头鬼面猴么?”

那头鬼面猴。

姜非侧首看了看黑色锈剑上尚未完全凝固的斑驳血迹,这可是血淋淋的证据!

本想驱逐它的同类,没想到,却招来一个尖嘴猴腮的人类。

“当然记得,它的血还在我剑上。”

乌袍术士抖了抖胡须,尖声开口道:“那可是我精心饲养的宠物,居然在你这把破剑上死于非命!本想勾出你的魂魄抵它作用,不料却被你发现了。你倒是说说,该如何补偿?”

居然饲养鬼面猴这种邪秽的东西,看来这人也绝非善类。

破财消灾。

不如如给他些灵币,赶快离去。

“是它攻击在先,我也是迫于无奈才会取它性命。眼下天色已晚,我还要赶路,不如给你些灵币以作补偿,意下如何?”

姜非说着,探手伸入腰带上的锦囊,掏出几枚闪闪发光的灵币。

乌袍术士露出几近癫狂的笑容,“哈哈,可笑!我要贪图这点钱财,不如直接取你性命!”

姜非有些错愕,他不能修行,又没有什么宝物,除了这些灵币,还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

“那你想要什么?”姜非问道。

乌袍术士嘿嘿一笑,向前迈进两步,侧着一双细眼,神秘问道:“你可见过真正的魔?”

真正的魔?

姜非的认知里,只有统称“魔族”的魔,这真正的魔,还是头一遭听闻,当即摇了摇头。

乌袍术士哈哈一笑,尖细的声音竟有些兴奋,说道:“真正的魔是看不见的,他们存在于时间的缝隙中,也是光曾照进去的地方。”

他说着摆过身子,一双细眼中光芒跃动,“你的修为低的可怜,想不想获得真魔的力量?那样,就不会有所顾忌了!哈哈哈!”

这乌袍术士到底什么来历?

姜非沉眉思量,竟然蛊惑他去获得什么真魔的力量?

皇甫胤正在极北之境征讨魔族,姜非又在去寻找他的路上,怎会有这种吃里扒外的念头。

“我一介凡夫俗子,何德何能去无所顾忌,劝你还是另请高明,恕不奉陪。”

姜非说完就转过身子,抬步向前走去。

呼!

月光猛然一暗,像是一盏烛火被风吹灭,乌袍术士须臾间便已挡在姜非面前。

“你还未作出补偿,就想一走了之?”

“我身上只有灵币可以抵补,你若是没有兴趣,还请让我离去。”姜非说着,握紧手中的黑色锈剑。

乌袍术士嘿嘿笑了两声,尖声道:“不必紧张,你只要答应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你自可安心离去。”

姜非垂下眼帘斟酌,还未想到权宜之策,乌袍术士又尖笑开口。

“你没得选择,跟我来。”

……

苍凉月光下,四处萧条,凄惨的野风呜咽作响,幽绿色的鬼火四处飘荡,闪烁间,尽是些凹凸不平的坟墓。

这是一处,乱葬岗!

姜非一路上不得脱身,只好随着乌袍术士的要求,跟他来到这处地方。

谁也不会想到,这阴阳怪气的乌袍术士,竟然会带他来到这样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不毛之地。

“对了,你方才怎么能变成那少女模样?”

姜非只觉脊背发凉,便问起了还未想通的事情,以便转移些精力。

乌袍术士嘿嘿一笑,尖声细气道:“你的内心深处渴望什么,就会看到什么。”

姜非心中一惊,凝眸看去,乌袍术士恍然一下,竟变成了皇甫胤的英武模样。

再仔细看去,又悠然变成了姜玉柔的温雅笑容。

莫非这是鬼么?

姜非苦笑不得,本来打算去万里之外寻找皇甫胤,没想到才走出百里之内,就碰上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你所看到的,是你的内心。而我,从未变动。”

尖细的声音响起,他又变回了尖嘴猴腮的样子。

“你到底需要我做些什么?”姜非心中不解,乌袍术士还未说出具体怎样去抵那鬼面猴的性命。

乌袍术士尖声细语的声音依旧不急不慢。

“莫要心急,时机还未圆满。待到戌时最后一刻,方可行动。”

戌时最后一刻?

姜非看向荒芜夜空中的上弦月,待其升到正处于西南方位时,差不多就是戌时最后一刻,眼下还有些偏差。

乌袍术士盯着空中月亮,细声开口道:“那几个人,真是不容小觑呀,竟然打乱了我精心谋划的三合局。不过,还好没有满盘皆输,一切,还可以继续。”

他的声音很小,姜非并未听得真切,只是以为他在碎念一些晦涩的咒语。

乌袍术士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

姜非不由心中苦闷,好不容易离开皇甫家族,正打算行过黑夜再买匹快马,远走天涯去投奔依靠。

没想到,天还没有亮,又落入这乌袍术士的钳制中,不能奋飞……

呼!

风势骤然凄紧,阵阵黑云翻滚如旗,浩浩荡荡地汇聚在这片方圆的上空,却巧妙留出月亮。

乌袍术士逐渐露出了笑意,细声慢语道:“混沌的秩序重新降临人间,凝聚成一盏灯去照亮脆弱的人性,让那些迷茫的人找到前进的抉择。”

姜非站立不安,伸出袖摆挡在面前,只感到自己的意识已经随着狂风碎裂,手中的黑色锈剑莫名地颤抖了起来。

须臾,风息云散。

待姜非缓过神来睁开眼睛时,乌袍术士已经单手捧着一台琉璃盏走了回来。

琉璃盏上翻滚着一团黑色火焰,却没有灼炼空气的温度,而是幽暝如冰霜,让人心生寒意。

乌袍术士的笑意越来越浓,细声开口道:“原本是打算让那鬼面猴去将这盏魂灯送往金雍城内。可惜,它已经没有这个荣幸。现在,你只要替我将此物放到金雍城内的“归元桥”下,便可两清。”

还要回到金雍城?

这走了两个时辰,全是白忙一场。

姜非本想一口拒绝,看到乌袍术士不容商量的眼神后,还是识趣地点了点头,可心中不断膨胀的疑问却没能忍住。

“这也不算什么难事,你为何不自己去?”

乌袍术士嘿嘿一笑,尖声道:“这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对我来说,却难如登天。”

金雍城内高手云集,这人估计是要用这琉璃盏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唯恐事情败露,便另寻其人代而行之。

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为了确保此事安全,还需要给你一样好东西。”

乌袍术士的尖声刚落,姜非就感到一股大力打在了腹部,随即惊呼一声出口。

不觉张开口时,乌袍术士已经快速掷进一个滑腻的丸球物事。

姜非不觉一惊,大声呼道:“你给我吃的什么?”

“焚昧珠。”

乌袍术士咧嘴笑道:“倘若你过了两日还没有回来答复,这颗焚昧珠就会在你的肚子里炸开,把你烧成灰烬!”

姜非震惊地说不出话,清炯地眸子中暗影狂飞,琉璃盏上,黑色火焰的姿态放荡不羁,桀骜怪戾。

延伸阅读

澳康达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gkjd.shtml
江西净水器厂家澳康达,是一家专职生产家用净水器、中央净水器、家用纯水机、大型水处理设

小樱桃节庆礼品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yn6i.shtml
小樱桃节庆礼品自营产品--包装纸行销各省市各地并出口东南亚,东欧等国,小樱桃,红玖瑰

金喜路门业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npaq.shtml
金喜路门业以“绿色环保,关爱生活”的为企业发展的基点,凭借雄厚的实力,出众的生产技术

礼中有礼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njz7.shtml
礼中有礼工艺品主营雕刻类礼品、木质工艺品品种齐全、价格合理。义乌市觅途电子商务有限公

吉祥如意防开裂接缝王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yahi.shtml
吉祥如意防开裂接缝王产品执行标准(GB18583-2001)通过了中国轻工产品质量保

茂盛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bifd.shtml
茂盛加盟详情夏津茂盛毛巾有限公司是一家纺织、皮革的企业,是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

PUCCA动漫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xvmr.shtml
PUCCA品牌的经营者--广州市动漫动画卡通产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前身为

厚望斋国学作文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6stx.shtml
厚望斋国学作文是火种文化旗下知名教育品牌,营运总部坐落于培训业集聚的海淀中关村,目前

舞东风超市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g6iz.shtml
成都舞东风超市连锁有限责任公司于2005年成立,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66年的国营--

沐牧农场面包加盟  http://www.areyoustillbreathing.com/bp1r.shtml
沐牧农场是一个主打特色风味现做车轮饼的甜品品牌,深圳市沐牧农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部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亲爱的傲娇先森第一章在线阅读

    秦明看着手机屏幕中那一则则新闻。“本市一家医院停尸房尸体失踪,疑似有真正的鬼物出现”。“少女从十八楼跳下,背后有一只黑手印,不像自杀,尸体发现时竟然面露笑容。”“闹市区,当街一人,头部忽然离体,死因不明。”他又点开另一个网站新闻。这一个新闻比起之前那本更夸张。“某地传龙王显灵,大雨三日内停下。三日后

  • 只向你服软之二小姐究竟是何许人也

    君流华被拍开的手顿在半空中,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如今,他竟遭到她的嫌弃了么?“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君流华的思绪。“进来。”苏清黎朝门口望去,见来人是刘管家。“国师,你临走前交代我留意的事已经调查出些眉目了。”“说来听听。”君流华抱着苏清黎重新回到桌旁坐下,端起茶呡了一口。“国师猜的没错,前国

  • 当男友是那个物间晚宴1

    萧依然刚进宸竹宫,浓浓的中药味便扑鼻而来,再往里看,果然看到萧羽尘坐在庭院中捣药。身形修长雅正,着一身素雅白袍,仅在下摆绣有竹叶,与其背后错落有致的凤尾竹交相呼应。长发用白色发带半束,仅别一支羊脂玉簪,更衬了那张温润如玉、高雅不凡的脸。这般容貌与品性,竟和那阴险狡诈的萧玉茹是亲兄妹,啧啧,老天不公啊

  • 劫数难逃在线阅读第4节

    第二天,谢承宣就将萧玉杏的那幅字轴给转手了出去、拿回六百两银子回来,交给萧玉杏。萧玉杏仔细问过了他的花用,给了他二百两银子,将剩下的四百两揣进兜里,开始置办起行李来。她还不曾出过远门,所以对南疆之行抱有很大的期待。前世自谢承宣去了南疆以后,萧玉杏就去市面上寻了不少游记来看,知道南疆是个湿热之地、多瘴

  • 从天才到混子之风云将起(1)

    一个普通的小村庄,一个普通的铁匠铺。李峰在这里已经待了五十年。每天打打铁,兴致来了铸把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除了村子里不多的几户人家,以及三十多年前赖在自己这铁匠铺不肯走的老朋友霸天,陪伴自己的也只有酒壶中的酒了。李峰好酒,却不懂的品酒!对他而言酒的意义只在于“醉”!“醉生梦死”的“醉”!只有醉

  • 女星被宠日常[重生]两军对垒

    蒙石带着肖老师等一干大内侍卫快马加鞭,赶回金岭关下。而经过连番的争斗,等到他们回到金岭关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蒙国军营门口,一群将领簇拥着一个顶盔掼甲的中年大汉。那大汉负手而立,身上的盔甲熠熠发光。落日的余晖照在他那张刚毅的脸庞上,犹如在脸上笼罩了一层淡红色,越发显得英气逼人。蒙石一眼就认出来了,

  • 糖衣恋人是爱豆在线阅读第六章

    三人在镇子上歇息了一夜,次日清晨天还未亮,黎穆便已准备妥当,顺带着敲门吵醒了顾渊。玉澜川距此处并不算远,午后他们便已到了地方,栾君带着他们去寻竹师儿,他们先到了一处农家小院,院外柴扉半掩,栾君推门进去,朝院内的老农妇揖了揖身子,万分讨好般唤道:“竹婆婆。”顾渊原以为竹师儿是位妙龄女子,可眼前之人白发

  • 爱情公寓:我有钞能力第7章在线阅读

    萧致冉和牟良来到学校,走进小熙老师的办公室。看时,已经有两位妈妈坐在沙发上了。他们跟前各自站着两个同小熙一般大的小孩。而小熙呢,此刻正站在老师的身边,低头掰弄着手指头。见门开了,他立马向门口跑了过来,嘴里喊着:“妈妈!”萧致冉也急忙走到小熙跟前蹲下身子,将他从头到脚,转了个圈抚摸着看了一遍说道:“怎

  • 误惹男神:甜宠娇妻99次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一名—”老者盯着台下修士,声音拖得很长,惹得每一个人的心中都躁动不安,几万双眸子都盯在老者那即将张开的嘴唇上。“第一名,赤龙丹!”老者一声大喝,如惊雷炸响,使得现场三万修士躯体皆是一颤,皆不可思议的望向那老者。“赤龙丹,赤龙丹,竟然是赤龙丹!”“这不是真的,怎么第一名的奖励会是这赤龙丹,这等宝药

  • 你是唯一的智障之过三关

    日向花舞本想吊仁国中仕十几分钟就给他解开,而且这片树林很少来人。所以她就到村子去给仁国中仕买了一些食材。可是当她往树林走的时候,远远的忘见树林被一群男女老少围着。她便感觉到了不妙。她急忙将食材放在地上,向树林奔去。当她走到近前是发现仁国中仕正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浑身沾满泥土,样子十分狼狈。她急忙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