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若年少有为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AnAstrom 来源:17K小说网

老村长被喻家的态度气得冒火,身后的人群更是义愤填膺。

“老村长,和他们说什么,喻家就是包庇,不想承认,我们一起上,拿了姓姜的,看她如何狡辩!”

“就是,就是!”

陈二在人群里叫得欢,却一动不动,企图希望有哪个傻子先出手,把事情闹大。

可惜,大家都不是傻子,喻家一排的壮小伙在那站着,哪个会不要命的上前。

大家都是嘴上喊着,脚却扎根在地上。

陈二嘴角一抽,怎么现在的人都变聪明啦?忽悠都不好忽悠。

眼珠子一转,陈二将目标转到刘庄身上,年轻力壮,气血方刚,又身负亲仇,就是你了。

“兄弟,你难道想让凶手逍遥法外,让你哥哥死不瞑目吗?”

刘庄眼睛发红:“不想。”

陈二徐徐诱惑:“想你哥哥从小把你带大,当爹当娘,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眼看好日子就要到来,却被人一朝害死,身为弟弟,你应该怎么做?”

刘庄双手握紧,神情愤愤:“报仇!”

陈二激动:“那你还等什么,凶手就在你跟前,还不快去!”

刘庄眨眨眼,看向陈二,踟蹰地道:“可是,老村长说了,来了喻家,都要听他的,没他的话,不让我动手。”

陈二:“……”

咋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乖宝宝?

啪!一颗石子射向陈二的腿。

陈二顿时被石子击中,抱着小腿惨叫,想都没想地喊:“杀人啦,杀人啦,喻家要杀人啦!”

喻砚几个起落,把陈二从人群里揪出来,喝到:“闭嘴!”

陈二当然不会听,死命地向人群招手:“老村长,救我!大家救救我啊,喻家这是要杀人灭口。”

人群一阵骚动,窃窃私语。

老村长不认为喻砚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哪怕知道他昨天杀了许多流寇,可杀流寇和杀人不同,杀人是要偿命的,但还是站了出来。

“喻三爷,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请把人放人了。”

喻父指着陈二:“此人心存不轨,煽动闹事,该打!”

陈二爬起来,大声喊冤:“我没有,你胡说!”

喻砚照着陈二的腿就是一脚,让他又躺了下去,指着刘庄道:“你说,他和你说了什么。”

喻砚早就注意着人群,在陈二接触刘庄时,就将人记下,等看到陈二没说两句话,刘庄就变得激动的神情,哪里不明白陈二的心思。

刘庄见人都望向他,有点儿退缩的后退一步。

老村长见此,慢声道:“你就照实说。”

刘庄老实地说了。

喻砚眼神一冷,又踹了陈二一脚。

陈二有点儿慌:“我、我只是说了事实,老村长你说姜槿是不是勾结流寇害死刘强,你可要救我呀!”

老村长叹口气,对喻砚道:“将人放了吧,陈二确实有错,但也只是道了事实。”

“事实?”

喻砚冷哼:“狗屁。”

老村长一愣,实在没想到喻砚长得像仙人,看着也是读书人,说出的话却如此粗鲁。

“罢了,不愿认便不认罢。”

老村长摇头:“本来,老朽是看在姜主母早年的恩情上,才想着拿玉佩和姜姑娘私下解决。

老朽本来想着,姜姑娘年纪还小,做错事,受到些教训,只要悔改,还是能救回来的。

如今看来,是老朽错了。

既然你们坚持不承认,那老朽只好将玉佩交给官府,是非曲折,都让官府来定吧。”

说完,老村长转头,看向人群,道:“大家都散了吧,等官府消息,总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有人担心:“老村长,我们听说,姜家可是县里的官,怎么会给我们做主。”

老村长安慰:“放心,姜大人公私分明,必会秉公办理,再者,同安县非姜家一家独大,流寇所涉事大,必会重视。”

大家安心了。

姜槿没想到流寇的火会烧得这么旺,最终还烧到她身上。

本来以为,最多是被责难因拖延时间,导致遇上流寇,没想到转眼一变成了勾结流寇的凶手。

姜槿想想,原书中关于流寇是怎么描写的?

因着姜槿惨死,喻砚被废,喻家和姜家的怒火很一致地对向流寇,在隔壁灵溪县将他们一网打尽,判斩立决。

根本没写过什么玉佩!

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还活着?

姜槿陷入深深的沉思。

“等等!”

一直没说过话的高氏开了口:“老村长,能不能把玉佩交给我看看。”

老村长攥着玉佩的手一紧,暗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怕喻家耍什么花样,遂很大方地把玉佩交给了高氏。

高氏拿着玉佩看了一会儿,慢慢露出一个微笑,向姜槿询问:“阿槿,你娘留给你的玉佩可是玉沁朱砂?”

姜槿心中一动,马上答:“没错,是玉沁朱砂,难道这块玉佩……”

高氏点头:“没错,这块玉是假的。”

指着鱼尾的地方,高氏道:“这里,根本不是朱砂,如果你娘留给你的双鱼玉是真的玉沁朱砂,那么这块玉根本不是你的。”

“连玉都不是真的,勾结流寇什么的,就更真不了了吧。”

最后一句,高氏很显然是对老村长说的。

人群哗然。

姜槿心情很好,答:“我娘留给我的当然是真的朱砂玉,当初为了辨别玉的真假,特地去府城玉轩阁,请里面的大师辨别过。

老村长既然作为玉的前主人,应该比我更清楚。”

老村长茫然,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朱砂不朱砂,也不知道玉沁朱砂的价值,否则当年也不会轻易换了出去。

“老、老朽不知。”老村长叹气:“老朽已经十八年没见过它了,要不是这块玉是祖上传下来的,现在都认不出来。”

姜槿无语,记忆里只见过双鱼玉佩一次,认不出真假,情有可原,老村长这个原主人也认不出,真是……

想想也是,如果老村长认出玉佩是假的,就不会把它当做证据,认为姜槿是勾结流寇的凶手。

高氏继续道:“这块玉佩做的很像,足以以假乱真,要不是假朱砂颜色太艳,我也被蒙了过去。

玉轩阁是府城百年老字号,阿槿的娘既然在那做过鉴定,必留有案底。

你们若不信,可带着这枚玉佩去调查一下。”

高氏将玉佩还给老村长,特意提醒:“记得,要鉴定这枚玉佩真假,去府城,找有经验的大师,像同安县,就别浪费时间了,没用。”

姜槿生是从高氏最后一句,闻出炫耀的味道。

高氏即会武功,又会辩玉,姜槿有点儿好奇她是什么人,反正小河村养不出这样的人。

老村长苦笑:“不用了,我相信你们,这次是我们被人算计了。”

老村长人老成精,知道玉佩有假,哪里不知道他们被人利用了。

喻父安慰地拍拍老村长,道:“你们也是受害人,我也不说啥了,带着你的人走吧,以后再做啥事,可得想清楚。”

老村长点头称是。

喻父不吐不快:“还有哇,我早想说了,你的报恩方式有点儿特别,居然带着一帮的人,来说私下找恩人的女儿说解决。

你的私下,可真够私下的。

幸好我们喻家明事理,没一开始把人交给你们,要是摊上个不明白的人家,阿槿一辈子就完了。

姜亲家要知道,还不从坟里爬出来找你聊天。”

老村长脸色一红,呐呐地道:“其实,本来老朽就想和小三子两个人来的,谁知道临走时,大家伙都知道了,这才成了如今的样子。”

喻父一顿。

喻砚一脚踹向要逃的陈二,声音似冰:“说,是谁指使得你。”

陈二忍着疼,连忙否认:“没有,没有人。”

喻砚不语,继续踹。

陈二惨叫,不到片刻就坚持不住,招了:“停停停,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喻砚停下,盯着他道:“说。”

延伸阅读

百川居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prdt.shtml
百川居家具总部是一家致力于现代办公家具设计开发、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化家具公司。百川居

顺乐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dpxe.shtml
顺乐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童车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ISSI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d075.shtml
ISSI女装旗下品牌为很具设计感的时尚女装品牌“ISSI”,属国内女装品牌的后起之秀

美卡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x6pb.shtml
美卡锁业是一家以执手锁等系列五金设计、开放、销售为主的企业。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与壮大

泽风新风系统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grnr.shtml
新风行业是新兴行业,就中国的空气状况来看是非常有前景的行业。国内多数城市的空气污染很

岳海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avnj.shtml
岳海汽车少部件经过十多年的艰苦研发和努力,坚信只有秉持着“不断创新、持续发展、客户至

检测试剂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xalb.shtml
广州检测试剂网是广州三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门下店是服务于水质、环境、微生物、食品安全

欧利奥特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yghr.shtml
欧利奥特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童装童套装、婴幼儿鞋帽、罩衣肚兜、爬服抱被、内衣套装大

毛源昌眼镜店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6nk9.shtml
毛源昌眼镜始创于清同治元年(1862年),是中国眼镜行业的百年老店,至今已有140余

哈一代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charlesazbellgallery.com/ntwu.shtml
哈一代的玩具品牌,有30多个系列0多个品种,涵盖毛绒玩具、节日礼品、汽车用品、文具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凡之间的人们在线阅读第四节

    “哟呵!琼斯干嘛呢?”泽格看着一脸严肃的琼斯说道。“看那个!”琼斯指向城堡飘台。泽格抬头望了望,不懂,转身对琼斯说道“没什么东西嘛,不就是俩老头子么。”“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琼斯说。“一个是家主,另一个我哪知道是谁。”泽格说道。“不是,你在人类世界混了半年下来,连自己所在国家的国王都不知道?”琼斯

  • 假奇葩在线阅读第9章

    见谷雨沉默不语,谷笑天就不多问了只是笑道:“你好好努力,爷爷希望在你身上看到奇迹!”谷雨点了点头:“那虚境之后又如何?”“破碎虚空!不知去了哪里!也许是那传说中的仙境吧!”谷笑天抬头望着满天星空。“有人到过这一境界吗?”“从未听说!”祖孙两人又聊了一会,谷雨这才回了自己的小院。既然长生之路实实在在的

  • 我成了男主的金手指在线阅读第4章

    江家江飞在江月的要求下,脱去麻衣长衫,穿上一件黑色袍子,黑色给人一种稳重,虽然脸庞略显嫩稚,挡不住帅气面孔。上午事件,家族内已经传疯了,侍卫看着江飞走来,站的笔直,显得十分恭敬。江月显得十分好奇,以前的时候,这些侍卫可谓是连正眼看都不看。小小的脸蛋上面,满是疑惑。江月一直追问,江飞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

  • 都市之万界客栈在线阅读第4节

    那个朋友是暗流的人。在到达传送点之前,白顾意到附近的蛋糕店排队买了一盒草莓点缀的小蛋糕。那家蛋糕店在整个第五区,不,应该说在整个世界上都是有名的,据说老板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不过没人见过她的真容,这家蛋糕店最有名的,当属每天限量五个的栗子蛋糕了。去的早的话有可能买到,不过现在这时候是没有了。在第五

  • 从今天开始打遍万界之脑子中毒

    听到这句话,一向好脾气的胡亦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弄得气氛那么怪异,原来就是想问这个,早说啊,你脸皮都那么厚敢自夸把自己捧上天去了,而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你却弄得那么复杂。“不会乱啊,再说了就算乱点又怎样呢,你的气质样貌都摆在那儿了,发型乱点也是掩盖不了你那夺目的光芒滴。”胡亦对她眨眨眼打趣道。“嗯,我

  • 玄幻之随机NPC已经不是小孩了!

    思凉的话一说完就立刻抱着枕头跑到了傅其深的床上,盖上了他的被子。外面仍旧在狂风暴雨,但是傅其深的脸色却是沉了下去,毫不客气地走到床边一把掀开了被子,思凉的身体一下子露了出来,一阵凉意。她担心傅其深要赶她走,于是便立刻伸手紧紧拽住了被子的一角。“起来。”傅其深的脸色一如既往的严肃,话语平和却自带着一股

  • 五湖烟雨,十年曾经之章少年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张震岳正在隔壁房间跟妻子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情,大肆夸赞儿子的学习能力,拍着胸脯说就算儿子以后一直这样也肯定能在这个不太平的世界上保护好自己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赶忙放出灵识,发现是在儿子的房间,莫不是有贼来家里了。不敢多想跳下床就跑到儿子的房间,唐若雪听到了动静也赶紧跟着丈夫跑了过来。是什么让

  • 重生之新世界之章、第三个人(3)

    杜威和孙仲都错了,此时第三个敌人正在迅速的向他们靠近。狭窄的通风管道当中,安东正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在漆黑的通风管道匍匐前行。这条通风管道的高和宽只有四十公分,成年人连钻都钻不进来,安东虽然身材瘦削,也只能以这样的姿势才能在里面移动。他的动作很稳定,半屈的手肘和膝盖迅捷的小幅起落,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身

  • 抗战侦察兵第10章在线阅读

    罗预将神识覆盖整个药田,想将它收进了珠子里,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依照刚才移栽的方法,罗预进行了再一次的尝试,他将神识放在药田的一角,挖了一个不致于破坏风灼火炎草根茎深度的小洞,然后沿着这个小洞,用神识在将农田的四边进行切割,花了大半个时辰,将整个药田切割开来,罗预神识一动,想将整个药田搬进去,药

  • 救世道门之第五章

    到神农架的时候刚才过中午没多久,随便解决了午饭问题后就开始向目的地进发。来这种地方住酒店显然不合适,距离目标太远,所以只能到了地方随机选择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农家乐。说是这么说,可实际上就是找一个懂世故又会做生意的主罢了。因为能避开喧嚣来到这里的,多半都是带有目的的。随机找的这个落脚点有些陈旧,但也算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