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龙行于天之托孤(修)

作者:闲意态 来源:17K小说网

季怀直在床榻前叩首行礼,“父皇,宗室朝臣都在殿外候着了,可要召他们进来?”

魏帝的病断断续续拖了也有快有一年了,数月前,三皇子谋反一事,更是让他怒急攻心,一连昏迷了好几日,然后又是接连传来五子重伤不治、八子落水而亡的消息,让这位久经风霜的帝王终于支持不住了,只能卧床静养。

不过,这些日子倒是难得有些精神,竟能够偶尔看看奏折了。

太医们虽然没有明说,但魏帝自己心里清楚,这只怕是最后几日了……只是他放不下……怀直这孩子才接触政事几个月,也不像他的那几个兄长,有母家照应……不谈朝堂上的种种,守在北境的安王也蠢蠢欲动……

可能是快要去了,想到安王的时候,魏帝想起的并不是这些年的种种龃龉,反倒是忆起了幼年时,自己教着这个同胞弟弟读书习武的场景……

魏帝突然觉得有些迷茫: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呢?

季怀直的声音唤醒了陷入回忆中的魏帝,他缓缓地将目光投向跪在下首的儿子,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

一旁侍立的大内总管李海会意,忙指示门口的小太监出去宣旨。

而躺在榻上的魏帝,则有些艰难地抬了抬手,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唇,轻声道:“怀直,来……到父皇这儿……”

到底是没有力气,只是稍微有了些动作,就气喘了起来。

季怀直低声应了句“是”,就忙赶上前几步,坐在榻沿,握住了魏帝颤颤巍巍的手掌。

见魏帝想要起身,季怀直又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然后拿过一旁的靠枕,垫在他的背后,这一番折腾之后,魏帝额上又出了一层薄汗。

魏帝虚虚地抬了抬手,拦住了季怀直想要给他拭汗的举动,他就这么攥着季怀直的手,细细地打量着自己仅剩的这个儿子。

季怀直长得与魏帝并不像——魏帝的五官比常人要深刻些,面上的线条也极为刚硬,就算绵延数月的病痛让这位帝王消瘦不堪,不复往日的风采,但是那漆黑的眸子转动间,仍是一派慑人的威严。

而季怀直的长相则更精致些,眸色也是浅淡的褐色,十五岁的少年,面部线条依旧柔和,眉宇间也透露出些许少年仍特有的张扬……

这么看着,魏帝又想起了老三,那个孩子长得和自己最像,他不免就偏疼些,谁知最后……最初的气愤过后,魏帝也有些怅然,他想着自己这一生,他自问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最后怎么就落得这个结果——兄弟猜忌、父子反目、他也一次又一次地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睁睁地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地先自己而去……

殿外传来成片的脚步声,宗室朝臣们按照次序跪在魏帝的榻前行礼,魏帝越过季怀直,将视线投到了下首,在众臣行礼过后,他对着跪在最前方的栎王轻声唤了一句:“宣则……”

栎王季宣则是先帝的遗腹子,虽是能力平平,却极得魏帝的爱重。魏帝似乎是想将自己的兄弟情分,都倾洒在这个最小的弟弟身上。

栎王低头拜了一拜,这才起身前行几步,到了魏帝的床榻旁。

魏帝缓缓地拉住了季宣则的手,目露殷切,“怀直这孩子……你以后多帮帮他……”

“皇兄——”季宣则忍不住悲痛道。

但是对上魏帝那殷殷的目光,他最终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

魏帝转而将目光投向季怀直,费力地勾了勾唇,眼中也露出些许真切的慈和来,“怀直……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有事的话多请教你栎皇叔。父皇不在了,你——”

“父皇!”听着魏帝这副交代遗言的口气,季怀直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难过,明明从未把这个人真正地当做自己的父亲看待。

魏帝摇了摇头,费力地伸过手来拍了拍季怀直的胳膊,然后示意一旁的李海宣读早已拟好的旨意。

“皇太子直,敦敏徇齐,夙德天成,宜即皇帝位。特命栎王季宣则、内阁杨万彻、崔衡、吴明建为辅臣。伊等为宗亲重臣,朕以腹心寄托……”

李海明明就站在魏帝的一旁,季怀直却觉得那尖细的声音似是从天际传来,摇摇荡荡地听不真切,在一片“臣等领旨”的声音中,他木然地随着众人行礼。

待到众人领旨退去之后,内殿又只剩下这父子二人,魏帝了却了这桩大事,越发的放松了起来,他又将季怀直召到了近前,攥住了他的手,温和道:“好孩子,你别难过,父皇早晚都有这么一日……早些下去也好,去陪着先帝,也去见见你那些个不肖的哥哥们……父皇不是个好父亲,对你也没能尽到君父的责任,现在又把你一个人抛下,还留了这么大的担子——”

季怀直流着泪摇头,“是儿臣不肖——”

是啊,当然是他不肖,他拒绝承认魏帝作为自己的父亲,而他自己又何尝是一个好儿子呢?

在宫里的那些日子,他每日里都盯着魏帝的好感度起伏,然后揣度着他的喜好,做出“该有”的行为。那态度,与其说是对待父亲,莫若说是对待一位攻略目标……

魏帝轻轻地拍抚着他的手,安慰道:“你是个好孩子,朕也看了你这几日的功课了,长进很大……万彻他们几个都有能力,有些事情,你多问问他们也无妨……你年轻,朕也怕他们生出些别的心思来,所以让你栎皇叔帮你,也好压着他们些……你栎皇叔那个人,虽然性子绵软些,能力也有限,但是好在没有什么心思,身份上也……咳咳咳——”

话未说完,他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季怀直忙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魏帝咳了许久,方才平复下来,他对季怀直摆了摆手,“你先出去罢……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让朕自己呆一会儿吧。”

听他如此说,季怀直只得抿了唇,应了一声“是”,行了一礼,起身退了出去。

出了殿门,却正碰上还未离开的栎王。

栎王此时也看见了季怀直,他忙上前几步,过来拱手行礼,“太子殿下。”

“皇叔还未回去?”季怀直稳了稳情绪,才哑着嗓子回应道。

“方才和杨大人他们略聊了几句。”解释了一句后,栎王又打量了眼皮红肿的季怀直一眼,温声道,“太子殿下亲力亲为照顾陛下龙体,实在是孝心可鉴。但您为一国储君,也应保重身体才是。”

他的声音清清淡淡,却极是打动人心,明明是普通寒暄之语,由他说来,却无端地让人生出几分熨帖来。

季怀直拱手道谢,“多谢皇叔关心,怀直明白的。”

不过他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心情与栎王寒暄,只是略微客套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走到大殿的转角处,季怀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他脚步一顿,转身将视线投到了快出宫门的栎王身上,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栎王的背影,跟在季怀直身边的小太监早已习惯了他这行为,当即垂首侍立在一旁,等着季怀直重新回神。

在季怀直的眼中,栎王的背后缓缓地浮现了一个浅褐色的半透明悬空虚框,最上面是一行小字——智慧、武功、野心、好感,下面则是对应的数字。

季怀直一如既往地略过纯粹瞎扯的前两项,直接从第三个数字看起。

待他看清那个数字之后,却是瞳孔骤缩,眼前的那个虚框也是一阵剧烈的波动,旋即就消失不见。

季怀直却是一动不动地愣在了原地。

“太子殿下?”季怀直呆立的时间实在是过长了,一旁的小太监忍不住出声提醒。

季怀直这才恍然回神,瞥了他一眼,沉声道:“走吧。”

说完,就锁紧了眉头,快步往东宫走去。

只是心下却添了几分沉重,他方才看到的数字是——99。

季怀直因着少时的遭遇,对皇宫这个地方委实没有什么好感,更是对那把龙椅半点想法都没有。所以在他几位兄长争得水深火热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一切和朝堂上相关的事情,还未到年纪,就早早地求了个恩典出宫建府,到外面去逍遥去了。

不过他没想到,这几个月以来,局势天翻地覆,季怀直还没缓过神来,就迷迷糊糊地被推上了储君之位,重新住进了宫城。

魏帝身体欠安,命他代为监国,但是他的作用也大约相当于人形图章,虽说是上了几日朝,但对那些朝政实在是没有什么多深的认识,也多亏了魏帝余威尚在,朝上才没出什么乱子。

再加上栎王前段时间去代魏帝巡视边关,季怀直与他委实没有什么接触,所以也谈不上什么评价,但是想到方才魏帝的说法——“没有什么心思”。

季怀直回忆着那高达99的野心值,心情益发沉重起来,这心思怕是大了去了。

他突然想起数月前的那场谋反,他的那位三哥确实是对那个位置早有企图,但无论是论年纪,还是论实力,在剩下的几位皇子中,数着他最占优势了。而且魏帝病榻缠绵之际,也渐渐地将政务移交到了他的手里,意思也可谓十分明显了。

在这种境况下,他的逼宫造反简直毫无道理……

况且他那位三哥和栎皇叔向来亲密,谋反事败,自然是株连甚广。可栎王竟是半点腥都未沾,魏帝甚至放心到让他辅政。

季怀直想不通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这不妨碍他认识到这人的厉害之处……

延伸阅读

巾维康毛巾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sh7o.shtml
巾维康作为各省市绿色洁净毛巾的创始者,始终秉承:“以人为本以德敬业奉献健康毛巾”的企

四川博海供水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s0ve.shtml
四川博海供水设备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开通了,马上关注,有机会获得加盟大奖哟~~~~你还在

银帝利包装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pykm.shtml
广州市银帝利包装是一家大型工艺品包装公司公司成立于1997年2500多平方米的自建厂

白云区黄石星际丰行汽配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xc7z.shtml
广州星际丰汽配是一家综合型经销商联合众多实力供应商实施产品销售技术服务一体化.公司以

塞沃斯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g8nq.shtml
品牌诠释:恣意臆想的天空与更胜一筹的遐想和向往,便是塞沃斯名字的由来。简写SWS,译

鲜直达生鲜超市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bg6y.shtml
鲜直达生鲜超市是市场上一个专门做生鲜产品的品牌,鲜直达(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品牌走的就

惠邦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agmb.shtml
惠邦化妆品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主要研究人员由精细化工工程师、生物微

天天c优水果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bg76.shtml
天天C优是一个新零售鲜果品牌,安徽壹盛德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基于互联网+技术,核心由

探路者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smes.shtml
北京探路者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1999年,公司通过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塑造与推广

雀尔沃加盟  http://www.colonics-online.com/nmoh.shtml
雀尔沃加盟十大保护1、市场保护:通过科学规划市场、合理分布网点、严查重罚等保护签约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我有个盗版系统之喷溅出来的酸奶。(8)

    “喂,等一下.秦子目突然叫住了自己.湘水和欣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问什么事情.只见秦子目假装咳嗽了几声,很是滑稽的勾着手指头,他这是干什么啊,明显欣荣和自己都要把持不住了,这个靠美色吃饭的帅男到底要干什么.突兀的是他似乎在难以启齿什么东西,最后他终于别开脸说了.“那个,有个事情需要请教.秦子目支吾的问

  • 都市之属性无限爆增在线阅读第九节

    八王爷墨察应邀来到鹤红楼,刚踏进店门,便听见楼上传来赵家小姐发火的声音。他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楼上沉静了一会后,又传来噼里啪啦的打斗声,这着实让墨察有些疑惑,想不到这帝都之中竟然还有敢和赵念念做对的人。“八王爷,您快去楼上劝劝架吧,要不然小的这酒楼就再也无法营业了。”钱掌柜的

  • 午夜都市清洁工在线阅读第十节

    “那个家伙现在在干嘛啊?”吕不韦上朝归来,立马就是朝着自己旁边的一位侍女问道。今日已经是周玄入住相国府的第三日,同时也是吕不韦第三日朝侍女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启禀相国,帝师大人这两日一直以来都在自己的书房之中,一直未曾外出,似乎是在写什么文章。”侍女轻声说道。“写文章?哼,这真的是一个专心于学习的学

  • 红尘烟雨之都市小女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确认过眼神,男神不是我的人。——范小叶正巧和人潮方向相反,莫晓璃四人逆行通往圣樱大门。走出圣樱的宿舍区,再次来到圣樱教学区,路的两边学生会各部门并排陈列着,和早上莫晓璃刚进校时的冷清截然不同,人声鼎沸。穿过教学1、2、3号楼继续向前,教学广场中央的喷泉已经开了,从地面升起的水柱淋湿了缪斯女神像,仿佛

  • 魅王追妻废材破茧成蝶在线阅读第九节

    粉唇轻启,可是话到了嘴边,她还是选择了闭嘴。蹲下身子用消毒水仔细的清洗着她的伤口,盛浩辰似乎是觉得这样不太方便,只能暂时将手中的药箱放到一旁。“怎么了?”林夕夏愕然的看着他突然停下的动作九六,有些摸不着头脑。“……”盛浩辰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只是忽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呼吸以后,林

  • 冶天传之神奇的副宠不亏(新书上传,求收藏!!!)

    “好,有你这句话的话,那么我就要发功了啊,那么我们先搞一个普通的狂豹来合一下,把这只鸟人的资质提一提,然后在弄一个半成品的狂豹胚子来和他合,刚刚我看到一只七技能的狂豹胚子,资质成长都很不错,关键是他比较的便宜,只要2900W。”一只小懒猫:“好,这个方案听起来就很有计划性,就这样搞吧,我去给你再秒点

  • 暗核在线阅读医院诈尸

    怪物在刘源一脚之下直接倒飞出去撞到了背后的墙上,就连他脸上腐烂的皮肉也在这一击之下纷纷脱落露出了脸颊上森森的白骨。刘源没有迟疑,探手入怀一把抽出了手枪,对准怪物头颅“砰”的一声叩响了扳机。“奶奶的,这下要是还不死,我也就真拿你这怪物没辙了。”刘源看着被自己爆了头的怪物嘀咕了一句,却是再也不敢将枪揣进

  • [网王]天生一对第3章在线阅读

    姜梨到底还是迟到了,她到现场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急匆匆上台做主讲。紧张的上台介绍公司的新品药物及功效,现场回答客户提出的各种问题,以及促成客户订单……事情太多了,让她无暇去想和陆之城相遇的事情。直到四个小时后活动结束,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住的地方,才恍然想起,今天在飞机上,和陆之城见面了。她以为自己

  • 全民觉醒之我是高手第四章

    桂一舟和丰辰这边两个人完全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误会了他们的关系和人品,丰辰扶了人站起来,表示鞋子是小问题。他一看,施为嘴巴不知道是刮到了哪里,破了个小口子。大概能够作为罪魁祸首的就是他衣服上的装饰品了吧。“疼吗?”丰辰握着他的手臂,没有失礼的直接捧他的脸问。桂一舟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嘴巴好像破皮了,摇摇

  • 她万种风情之第四章

    夜已经深了。天清门位于山巅,满月悬挂于头顶,仿若触手可及。叶青瑜坐在沉重林的树上,头倚着树干,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手里的木盒。父母去世时她虽说尚年幼,但却依旧能清楚的记得他们两人的面貌,叶家是修真界家族中的鳌头,每逢什么天灾人祸也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十几年前,魔修破开无尽边界,气势汹汹的朝着正道所在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