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极盗天机宝钗生尘

作者:光圣杰 来源:17K小说网

“皇天眷佑我国家,显谟盛烈,世代相承。□□肇基东土,缔构鸿图,世祖覃心四府,研精儒术。笃生我皇考皇帝宣神圣之姿,立君师之极,拓开疆宇,广袤各数万里,戴天履地,察下民之视听。是所以接尧、舜、禹、汤、文、武、孔子之心传,恩威并施,而仁覆天下……”

小心呈上手札,又忙不迭地叫来笔墨,长史端着一口气,似乎只要卫亦澜一句话,便随时准备着又一番洋洋洒洒。

“……”

不知是出了神还是根本没听进去,卫亦澜并不答话,只眉宇间氤氲的几分无奈如秋叶飘洒。人生蹉跎,岂是一册史书可以尽说?王侯将相嫌一生荣华到头来只言片语,却不曾想寻常百姓穷其一生留不下寥寥几笔。见她思量,长史也不敢打搅,不多时廊外传来“濂王妃求见”的通报,才好歹使他收回了手,不至于过分尴尬。

“李大人多有辛苦,今日上朝便免了。”卫亦澜的眼神随着近来的脚步声微微发亮,向帘外望去,似是四更天,不多时,来人已站定在面前。

“臣妇参见皇上。”

刚生育过的身子还很是虚弱,濂王妃欲行礼,还未作揖便被卫亦澜扶起。

王妃乃右相陆耀天之女,名唤清漪。十六岁嫁与卫亦臣,不日前诞下世子,小名临昭。因其父便是卫亦臣生母胞弟的缘故,自由便与卫亦澜姐妹相称,算起来两人倒比和卫亦臣亲上几分。

“王妃喜添贵子,身体尚弱,何不在府中多休息之日。”卫亦澜含笑发问,心下早已料到几分。

“先皇驾鹤西去,王爷却因疹疾不得送行,臣妇也因生子滞留蓬荜,此二事已是不孝至极。如今服丧期满,新皇登基,我濂王府若再不来请罪,岂非又担上不忠的罪名?”一双美目低垂,陆清漪比平日更显得几分憔悴,绣着鸳鸯的手帕绞着小指,颇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

“那想来王兄今日也不会上朝了,无碍。”卫亦澜依旧含着笑,斟上一杯茶,似是玩笑又似是认真地讲:“今日于他倒是个好机会。”

“……”

陆清漪的面上流露出赧然,也不知说什么好,只眉头拧得更紧了。卫亦澜见了,也不说破,估摸着已近了五更,便随意理了理袍身。男式的袖摆颇有些长,索性往上卷了一道,末了,便吩咐侍从将陆清漪护送回府。

“亦澜……”望着眼前人挺拔的背影,陆清漪紧咬下唇,终究是噤了声。卫亦澜朝她笑笑,也顺着她的语气叫了声“清漪姐姐”,只是那人满含悲戚的双眸,却让她有一瞬间恍神。

想象中的狂风暴雨最后连雨点都不曾见着,端坐在大殿之上,卫亦澜有些恍惚。

昨日便是服丧的最后一天,而给事中也早在太庙前宣读了懿旨。只是今日向下望时,她却并未觉得与以往有多大不同。

若是硬要说出个所以然,不过是身居高位视野开阔了些,没了可与她平起平坐之人,更无人敢与她相对而立罢了。相对而立?卫亦澜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先帝在时,朝堂上的博弈可谓风生水起。早年外戚藩王互不相让,中期主战主和剑拔弩张,到了晚年,各派才似乎是斗累了,也深知长此以往不过是各有损耗,任谁也无法将谁置于死地——皇上的态度摆明了就是,只要你不存犯上忤逆之心,锋芒毕露抑或独善其身都是你自己的事。

皇帝已然如此,便是有千般本事,也难免无计可施。满朝文武,不过敛财的敛财、享乐的享乐,那社稷的蛀虫更加肆无忌惮,而稍有些抱负,满腔热忱的诤臣后生们也只能暗叹报国无门了。

帝王“年老糊涂”,且态度十分坚定不容劝阻,这班人自然将目光转向了卫国的下一代。

诚然,对于臣子而言,精明的头脑察言观色,敏锐的判断权衡利弊都不可或缺,而“站队”,这一历朝历代都必定存在的选择更是一门值得深思的课题——尤其是面对储位之争时,平步青云抑或身首异处尽在一念之间,是最要紧的事。

于是众人如同暗中达成了某种共识,一番深思熟虑后各自归从,使卫国朝堂最终演化为两股势力:一派较为开明,对卫亦澜以女子身份继承大统并不抵触,反而对其才德十分拥护;而另一派,便是以皇长子卫亦臣为首,认为女子当国滑天下之大稽,对此嗤之以鼻。

往后自然又是一番血雨腥风。朝中尔虞我诈,朝外暗流汹涌,个中凶险,便是京师的黄口小儿都忌惮三分,而先帝却始终置若罔闻——甚至是对三年前那起震惊四海的的刺杀事件。他有意不深究这场显而易见的阴谋,让心怀鬼胎的一派人原本坐实的罪名又化为乌有,也直接促成了曾一度拥护卫亦澜部大批官员倒戈向濂王府。

废储,为何拖了这么久却没有半点风声?不废,又为何连皇储生死都不过问?

彼时没人能排除任何一种可能,而如今结果显而易见。

此时卫亦澜俯瞰群臣便是他心思的最好表述,血雨腥风的最后答案。那卫亦臣又如何?那个称病不朝甚至连先帝下葬都未曾露面的跋扈皇子,他真的会轻易放弃吗?若他没有,先帝薨逝之日便是趁乱逼宫的最佳时期,他又为何按兵不动,直至今日也未放出半点风声?

卫亦澜隐约觉察到,这其中必有蹊跷。经她一番思量已有些时间,而纵观堂下,卫亦臣心腹重臣依次而列,不似当初的嚣张锐气,皆绷紧了身子惶恐万分。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不敢言语也属自然。而反观以戴望之、周堪为首的己方近臣,竟也是眼观鼻、鼻观心,毫无开口之意。卫亦澜略作斟酌,知道便是自己发问,众人恐怕也是三缄其口,无奈只好走了一遍过场,便传令无本退朝,只在末了又吩咐近侍留下戴、周二人,便起身往御书房而去。

沿着石板路穿红倚绿走了一阵,见四下只剩些宫人,好歹放松了些,才见得那精致的眉眼间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忧愁,细长的睫毛下也已凝结了一层淡薄的雾气。

本就清丽脱俗的容颜如今褪下朝堂上的凛然锐气,便是随行的宫女看了,也不由生出几分怜惜之情,有胆大的偷眼再细看,那干净的五官又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明朗霸气,不禁烧红了脸。

卫亦澜将这些小插曲收在眼里,也不言语。想起那年先皇携一双儿女游园,有宫女见卫亦臣意气风发、少年英俊,也是这般暗自打量,不想他却大怒,骂宫女对自己不敬,出手便要打。她刚想相护,却有人抢先一步挡在那宫女身前,紧闭双眼却义无反顾。

那巴掌自然是没有打下去。澜轻而易举地捏住了卫亦臣的手腕,稍一用力,后者便疼得冷汗淋漓,愤怒着想向先帝求助,换来的却是先帝恨铁不成钢的一脚。

“滚。”卫凉渊一声怒喝,吓得卫亦臣叩首逃离。而自始至终,卫亦澜也不理会卫亦臣怨恨的眼神,只是打量着挺身而出的小宫女,目光柔和。

卫凉渊被扫了兴致,拂袖而去,众人战战兢兢,唯恐受到牵连。领着那两个小宫女的管事更是惶恐,赶紧领了二人向卫亦澜行礼,早有了大祸临头的打算,却不料卫亦澜竟附身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张了张口,似乎还想再问些什么,抬眼间见卫帝已走远,只好作罢。只是末了,还不忘嘱咐了几句对她多加关照。

想来也有五六年了。卫亦澜拉回思绪,才发现自己竟还记着这一面,该是那双眸子太澄净,又有那般玲珑心吧。暗笑了一番自己痴傻,惊讶之余又生出几分担忧:不知她后来可好,可有被人欺负,现今又在哪里呢?

唯有牵挂最难寄,不得而知,多想无益。

“那便顺其自然吧。”

卫亦澜加快了步伐,心情却和缓了不少。暗想心内莫可名状的情愫,该是盼望着能再相见,若是终究不得,也祝赞她一生平安喜乐,愿世间为她变好。

“摆驾御书房。”卫亦澜从从容下达旨意,可毕竟有所分心,虽说脑中的弦还是绷得片刻不敢松懈,却也少了几分戒备,于是假山后轻悄的脚步声,便也无缘落入她耳中。

待她走远,一位女子从假山后走出,虽衣着朴素,但光看背影便有一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韵,而那女子凝视着卫亦澜离开的方向,神情专注。

延伸阅读

响铃公主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xjkx.shtml
响铃公主手工民族饰品管理总部,是一家及民族饰品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目

亚太水健净水器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tzh.shtml
亚太水健净水公司以“让水更洁净、让人更健康、让生活更有品质”为理念,立志以优质的净水

龙人电脑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gu44.shtml
龙人已经可以在该系列产品领域中为客户提供SMT/PCBA贴片加工ODM/OEM代工批

魅车儿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ys29.shtml
魅车儿汽车用品主要是倡导一种健康、时尚、简单、快乐的生活方式,这种自由的生活态度已经

哈利熊童装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x5g8.shtml
哈利熊童装公司,从事设计各类儿童服饰,尤以牛仔裤为主,风格上融时尚、休闲、舒适、童趣

伊蔻干洗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s8yc.shtml
伊蔻干洗公司介绍武汉伊蔻洗衣管理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对干洗行业的沉淀,充分结合消费者和经

顺机精密自动化设备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n6av.shtml
台湾顺机精密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台湾顺机精密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位于电子工业发达的台湾彰

九合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dzze.shtml
九合倾斜开关位于广东深圳市宝安区。主营震动传感器,倾倒开关等。在电子元器件-电阻器行

博士通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aw8s.shtml
博士通热水循环系统包含了定时、水控、自动、温控、延时、复位、静音、锁屏、防冻、增压、

艺信画廊加盟  http://www.lowndescountycommission.com/aoqq.shtml
艺信画廊油画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油画、工艺画、无框画、装饰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佬离我远一点之美女想多了(2)

    那被绑着的漂亮御姐见有人似乎是来救自己的,心情那个激动啊,但当她听到枪响,立马就凉了半截。完了,这下又多死一个人……紧接着,让歹徒和漂亮御姐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普通的手枪,对秦轩是构不成威胁的。作为一名剑客,身法是至关重要的。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并不仅仅是武侠小说中的场景。在修炼界同样如此。秦轩

  • 灵异酒吧之小木屋魔法

    许和美接过我的剑,在这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她的手在颤抖。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太残忍了,马上我又否定了。这是为了活下去所必须的,可不能因为是有点可爱的女生就心软啊。“加油,和美你能行的。”“要不还是蒙上眼睛吧。”“玲里拜托了。”“好的。”张玲里蒙住了许和美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许和美嘴里喊出吼叫。“嘎

  • 专职和尚兼职遇灵之(卷一:秀女篇)白鲢鱼(上)(1)

    邹妤的原名其实是“邹鱼”,后来双亲殁了,又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她便改了名字。她出生的那一日,正是万历十二年的正月二十七,那天清晨,江边一早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雪。那天天气正冷,江水已经冻成了数米厚的冰面,刺骨的寒风仿佛要吹到骨头里一样,**人搓搓冻得通红的双手,然而脸上的笑容却是掩不住的。“看,网子动

  • 快落的种田生活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乘着飞剑,两人很快来到主峰,下方便是之前远远看到的那个广场,上千弟子正在广场上习武,有练习剑术的,有练习术法的,还有的歪歪倒倒地飞,显然是刚开始学习御剑。掠过广场,男子在一座大殿前落下,道:“前面是琼华议事殿,随为师进去见了掌门和各位师长吧。”女孩听得他口中“为师”两字,心中欢喜,脆生生地回应:“是

  • 湮灭与重生之尾随(8)

    风轻舟跑到另一头的楼梯口也没见苏阑跟上来,心里很奇怪。按照苏阑的意思,不是应该马上跟上来么?磨蹭这么久,到底在做什么?风轻舟心知经过邓子和江云的打岔,想追堵何晓香是不太可能了。难道这两个人和何晓香认识?会这么巧吗?风轻舟不太确定地想。安静的长廊上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多出另外个人的脚步声。她突然想到一

  • [陈情令 魔道乙女向]应有少年情之生财之道(8)

    整整玩了两天的桑顿先生终于在第三天忍不住冒昧地问帕伦丁先生,他那些想“做一些小小的投资”的朋友在哪里。“你已经见过他们了呀,亲爱的约翰。”帕伦丁笑着说。桑顿眼神里露出不解。“在红馆酒吧里,那位拉着您喝苏格兰威士忌的阿尔文,兰贝斯俱乐部里和您打牌的布兰登和克莱斯特。”帕伦丁一个一个数下来,桑顿把这些名

  • 月亮今天不营业在线阅读第8节

    贺一念不太饿,中午吃多了导致晚饭还不太饿,但是有黎暮坐在对面还算有胃口,黎暮刚下飞机没吃东西就来接贺一念,所以菜上来后慢慢开吃,吃到一半总觉得贺一念在对面盯着他。“怎么一直看我?”“没有啊,我吃饭慢嘛。”确实有够慢的,盘子里的东西都是他夹走的基本没见她动过。贺一念小口啜饮梅酒,酸甜的滋味很像她现在的

  • 鲸波在线阅读找事

    喻贵妃闻言,急了,“皇后娘娘怎么说话的?一把匕首,一个风尘女子,就想把喻庆定罪?”夏皇后冷哼一声,正想要说话,却还是被皇帝挥手,愤怒地打断道:“行了!为了一点儿小事争论这么久。皇后身为皇后就得大度。”长呼一口气,待他冷静下来之后,便蹙眉下令,“喻庆杀人,伦理当斩。盛宗,去办吧!”盛宗是皇帝贴身宦官,

  • 异世魔王要修仙在线阅读第9章

    “火……天火……”有一人直接吓得坐倒在地,脸色苍白。其余几人也是面带惧色,一脸敬畏。在他们眼中,火是只有仙神才能掌控的东西。“圣上,这种取火之法……似乎所有人都能使用!”最为冷静的恐怕也只有赵江了。他如今修为已有地仙境界,开了灵识,再加本身聪明,因此猜到嬴政一些用意。“不错,人族先前一直茹毛饮血,但

  • 非典病房里的玫瑰在线阅读第九节

    秦弈扫了沈幽月一眼,淡然问道:“有事?”“那个……”沈幽月眼眶微红,看上去一副泫然欲滴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秦弈却熟视无睹,脸上无悲无喜:“说吧,你到底想怎样?”面对态度大变的秦弈,沈幽月一时有些无措,实在不明白,以前的舔狗现在怎么对自己如此冷淡?着实没有道理啊!沈幽月对于自己的魅力一向非常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