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七零年代祸水之渝州春深(9)

作者:白衣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到渝州的次日早晨,北离、北野正在争论早饭吃豆花饭还是老麻抄手时,客栈掌柜苦着一张脸敲开了客房门,说是楼下有人领着八个汉子,指明要找这间屋的客人;又央求说请千万别在大厅里动手,这个月他已经换了四五套桌椅了云云。三人也懒得和掌柜纠缠,各自取了兵刃,由苏北冽带头下了楼。

楼下里站着八个黑衣人,分列两边,中间八仙桌旁坐着一个青衣少年。几人看起来倒是都未带兵刃,但投宿的客人们依然怕事,缩在房内不敢下楼,偌大的厅内竟没有其他人。

少年看起来二十出头,眉目深邃,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却是冷如冬夜冻雨。见到苏家三人下楼,少年站起来,抱拳行了个礼,:“苏庄主好,苏二庄主好,苏三姑娘好。在下唐门唐霖。想来苏庄主也是为了舍妹唐霁之事而来?可否借一步说话。”

一刻钟后,唐霖带着苏家三人带到了唐门在渝州的一个据点。

请三人落座后,丫鬟上了四盏缙云毛峰,四碟点心。唐霖端起茶杯,却只盯着碧绿的茶水,半响后才面色尴尬地开口道:“苏庄主……是来问罪的?”

苏北离奇道:“问罪?我还以为你想问,我们是不是来提亲的?”

唐霖看起来更窘迫了,连耳朵尖都开始发红:“霁妹子……她这辈子都没出过渝州,怎会与塞北枕闲庄之人相识?只怕是爹爹逼得太急了,霁妹子一怒之下,信口胡诌了一个不可能来提亲的人说想嫁。这丫头口无遮拦,搞的最近流言四起……”

苏北冽道:“那么,枕闲庄之事,不是唐门派人做的?”

唐霖奇道:“枕闲庄出了什么事?”

苏北冽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铁盒,打开,露出里面的一小堆铁片:“半个多月前,我二弟在庄内被此暗器打伤,我看这应该是唐门的铁蒺藜?”说着,将盒子递给了唐霖。

唐霖脸上尴尬之色尽去,放下茶杯取出鹿皮手套带上,接过铁盒,神情颇为严肃地细细查看了一番,肯定道:“暗器是唐门的没错,可上面的毒不是。苏二庄主,能看看你的伤口吗?”

苏北离依言伸出左手,撩起衣袖,软软地道:“暗器打上我的时候还没散开,又有人帮我吸出了毒血,现下已好的差不多了。”

唐霖扫了一眼苏北离手臂上的伤口,道:“看不出来发射暗器的路数,但请苏庄主相信,唐门并未派人做此事。这枚铁蒺藜想来是有人从唐门弟子的身上偷去、抢去的。”

苏北冽道:“那么依唐少侠想,此事是何人所为?”

唐霖沉吟片刻,道:“此刻我确实想不出。不如三位跟我回一趟唐家堡,请我叔父看看这暗器上面淬的是什么毒,发射者又是什么武功路数?”

苏北冽正想拒绝,唐霖脸上却露出求恳之色,放低了声音道:“而且……我们都劝不住霁妹子,还请苏庄主亲去,和她当面说清楚。也让她别再胡说八道,损害唐门和枕闲庄的名声。何况……何况父亲现在对霁妹越来越没耐心,昨日已经放话,说要找个唐门弟子把霁妹捆了直接嫁过去,我担心霁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

苏北冽略微动容,许是想到了自家两个不省心的弟妹,扭头看了看北离、北野,一笑之后终于点了点头。

* * *

于是唐霖带路,一行四人快马奔向位于渝州西南方的唐家堡。已是暮春时分,山上的碧桃、春梅、鸢尾、山樱、杜鹃却尚未见凋,各色茶花更是正当胜时,花团锦簇,一路姹紫嫣红开遍。四人沿山道而行,见沿路林中逐渐出现了青竹,行到后来满目皆翠,宛如置身碧海。一个多时辰后四人拐入一处山谷,沿小路又行了一炷香时分,见路边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万岭箐”三字,唐霖介绍道这是北宋大文人黄庭坚所题,意在赞美蜀地竹海千山万岭的翠竹。又往前走了几十里,在竹林雾雨中拐了个弯,眼前就是高墙黑瓦、威仪肃雍的唐家堡了。

唐霖对守门弟子打了个招呼,径直带着三人前往唐霁所住之处。苏北冽问道:“不先去拜见唐掌门?”唐霖摇了摇头道:“父亲在闭关。九日前青城派掌门戴柏六十岁寿宴,我父好意前去贺寿,结果在寿宴上和霹雳堂尹老儿为搜魂砂和半月痕哪个厉害争执了几句,那尹老儿言辞上不敌父亲,竟然动起手来。二人打的两败俱伤,听说尹老儿也是回去就闭关了。”

说话间以来到一处小院,院门上悬着“云销雨霁”四字。唐霖抬手叩了叩门,道:“是我,开门。”

片刻后,一个小丫鬟开了院门,对唐霖低声道:“大小姐还在生气呢,大少爷你最好先别进去。咦,有客人?”唐霖点点头,指着苏北冽道:“这位就是枕闲庄苏庄主了。翠翎,奉茶,去把霁妹喊下来。”说着便大踏步地进了门,苏家三人也跟着穿过院门,进入正厅。

正厅布置的颇为文雅,西墙上挂着一幅字,上书:“霁日迟迟风扇暖,天光上下青浮岸”,却未署名,窗上贴着鹿鹤同春和百鸟朝凤的窗花,方桌上摆着几部书,苏北野伸头望去,见最上边那本是《白氏长庆集》。

北野也跟着在坐下,见桌上不见茶壶茶杯等茶器,正在奇怪,那叫翠翎的丫鬟忙忙用不成套的茶碗上了茶,说昨日唐霁被叔父唐无度教训了一番,回来大发脾气,把厅中茶杯、糕点碟、花瓶等物统统砸了,尚未补全,请贵客不要见怪。唐霖连连摇头苦笑,对苏北冽道:“如果不是霁妹是在太不成话,也不会劳烦苏庄主走这趟。”环顾厅内摆设,又道:“霁妹也不知怎地,从去年秋天起,暗器也不练了,毒堂也不去了,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书来,说要修身养性专心做学问,倒也做的像模像样,前几天还从书铺抱了一堆碑帖回来,说要临字。”

厅中诸人正在闲话,忽听得楼上一女子“啊”了一声,语气中饱含惊慌之情,片刻后一黑衣少女从侧门奔进了正厅,见到四人后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四人站起身,唐霖道:“三位,这是舍妹唐霁;霁妹,我早上已经飞鸽传书和你说过了,这便是你喊着要嫁的人,枕闲庄庄主苏北冽。那两位是他弟弟苏二庄主苏北离,和他小妹苏北野。”

唐霁跺了跺脚,咬紧下唇道:“哥哥,枕闲庄远在塞北,千里迢迢的,苏庄主怎会在唐门?别是你找了人来框我的罢。”

唐霖道:“怎么,成日里喊要嫁苏北冽,却连苏北冽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唐霁一时语塞,苏北冽笑道:“在下在江湖中籍籍无名,唐大小姐不识也是情理中事。不知唐大小姐是否听过岁寒剑之名?”便将岁寒剑递给了唐霁。

唐霁拔出岁寒剑,只觉一阵寒气扑面而来,确是宝剑利刃做不得假,剑身上又确然刻有“岁寒”两个篆字,心中已然信了。她还剑入鞘,双手递给苏北冽,犹豫道:“……苏庄主此来,所谓何事?”

唐霖上前一步,冷冷地道:“霁妹,苏庄主是我特意请来的,为的就是你的事。”

唐霁一怔,眼眶迅速红了:“哥,你就那么想让我嫁出去?你就那么欺负你亲生妹妹?!”

唐霖怒极反笑:“你自己作天作地,一定要嫁,现下我舍了面子,终于人给你带到了唐家堡,又成了我欺负你?今天你得把话说清楚,否则我明早就……就去禀明父亲,让你和苏庄主定亲,你也不用在人人欺负你的唐家堡呆了,直接麻溜地去枕闲庄吧。”

唐霁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光,看起来楚楚可怜,片刻后她一甩手:“好吧,我说实话,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苏庄主。我原以为苏庄主远在塞北,又肯定不会应允这门亲事,所以才抬出他来的。今日之前,我压根不认识苏庄主。”

唐霖追问道:“那人是谁?”

唐霁抽泣道:“我不能说,哥哥,不能。那人不会武功,只是个文弱书生,爹爹决计不会答应此事,说不定还会派人将他杀了。你就放过你妹妹罢。”

唐霖犹豫道:“爹爹……也不至于会做出这种事吧。”

唐霁一声冷笑,两行眼泪夺眶而出:“父亲是什么人,哥哥你不清楚吗?他一心想壮大唐门,成为西南武林领袖,连内堂弟子在霹雳堂手下输了半招都不能忍,怎会接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满口之乎者也的女婿?青城派掌门的妹妹嫁去了白杨山庄,他可是羡慕的很,现下他九成九是想把我往什么武林世家嫁吧?”

唐霖微微扭过头,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厅中一片沉默。

* * *

忽然一唐门弟子匆匆冲进厅来,气喘吁吁地道:“大少爷,大事不好。刚刚接到飞鸽传书,说是二小姐死在了成都,现在几位堂主都在判迹厅等你呢。”

唐霖、唐霁双双失色,一起抢上前,异口同声道:“糖霜儿?”

延伸阅读

鼎晟瑞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uyt.shtml
鼎晟瑞轴承座经营各类进口轴承,品牌包括有:瑞典SKF轴承、日本NSK轴承、德国FAG

富视医疗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6tce.shtml
富视集团是致力于中国儿童视觉安全和健康的专业化集团,创立于1994年至2008年集团

伦教车救援工具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94h.shtml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车之安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位于珠江三角洲工业腹地佛山市顺德区,是集开

俊羽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jm0.shtml
俊羽服饰是一家的服装生产厂商。成立以来主要从事服装的设计、生产、销售、及FOB服务为

凹凸个性化教育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gd5h.shtml
凹凸个性教育——为个性化教育而生!个性化教育终将彻底改变教育市场的格局,而凹凸前瞻的

圣尔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x833.shtml
圣尔亚克力收纳盒是西安航天圣尔贸易的产品,其公司位于陕西西安市长安区。主营亚克力收纳

铁锅门养身香辣馆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g631.shtml
铁锅门养身香辣馆产品组合,香辣锅+凉菜+卤菜+涮菜+川渝小吃。锅底品种丰富多达二十余

美诗瑶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v7k.shtml
美诗瑶饰品总部是耳钉、耳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始

美食林便利店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bv6n.shtml
河北美食林集团创立于1992年,目前经营范围已涵盖连锁超市、便利店、餐饮、物流配送、

丁丁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dcka.shtml
丁丁围巾总部经营宗旨:三大原则,款式新,品种多,价格廉。二大支持,保质,保期。公司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鹊物语反抢劫

    就在阿三和阿四逐渐靠近的时候,苏浩然将精灵球扔了出去。马上指挥道“铁哑铃对着红头发的使用猛撞!”同时,苏浩然也对着咖啡色头发的阿肆一脚踹去,要么不打,要打就打废他,这是苏浩然一直秉承的原则。瞄准的方向正是阿肆的裆部,只见阿四当时捂住裆部,在地上不停地打滚。红头发的阿三以上铁哑铃的猛撞之下,倒在地上,

  • 紫龙传奇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在穆之画做完土豪为他安排的全身体检之后,就看到林霖和邱少明同时出现在了他的病房里头。刚进去时,两人不知道聊着什么正欢,见他进去后,便双双安静了下来。见到他后起身的是邱少明,这人依旧如第一次面基时给他的那般印象,梳着大背头一身昂贵的潮牌,虽长相不是特别英俊,却拥有一双风流无比的桃花眼。总之,这

  • 二婚也能撩起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城中中央地段夜王府,宴会中——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夏询会到,宾客们纷纷起身相迎,就连上座的夜王爷也是如此,起身忙相迎。这里面有些猫腻,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可是夜倾城凭着她敏锐的直觉,却感觉到了,夏询的到来,对于夜王爷来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事情,可以从夜王爷脸上真诚的笑意看出。夜倾城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眸

  • 异世神魔之并肩星际之事务所(5)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非要追我?再追我,我就报警了!”钟诚下意识的退到自行车旁,一旦情况不对,立马开溜。“别紧张,我不是来害你的。如果我要杀你,你还能从屋子跑出来?”“那你想干嘛?告诉我!”女子看了眼周围的环境,一把抓住钟诚“轻点,你干什么!”钟诚没想到,这个女子看似弱不禁风,居然能像老鹰抓小

  • 源来在线阅读第五章

    下午的时间在忙碌中度过。临近下班,沈宁馨总算把赵姐陆续交代给自己的那些事情弄完了。核对格式单,告诉单证部出产地证,随时监督车队的拉货进程……虽说并不复杂,但却要一直盯着,费时间也费耐心,稍微放松一下都不行。这样的工作,要说也确实适合她这种刚入职的菜鸟来做。赵姐可谓是把她安排了个明明白白。沈宁馨叹口气

  • 警官大人,等等我之消失的婴儿(3)

    第三章《消失的婴儿》修仙之路异常艰难,每个修仙之人需要打通身上的窍穴才能走上修仙这条道路上。寻常人家的孩子出生身上往往一颗窍穴都没有,所以说平常人家想修仙几乎不可能。一般来说打通三颗窍穴便可走上修仙这条道路,只是资质愚钝一些罢了。而那些打通一颗二颗的只是比寻常人家聪慧一些。一些世家子弟往往打通了四颗

  • 都市之抽卡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颜希笑道:“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胖伸手抹了抹嘴角的油腻,指着盆里的两条小鱼,又道:“可是这两条鱼,你瞧,就好瘦啊好瘦,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三人盯着小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齐问道:“为什么?”小胖胖脸微笑,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道:“因为谈恋爱了呗,所以吃东西就斯文了,一旦斯文起来,不就

  • 重生之韶华在线阅读第六节

    六当天下午,穆长风就辞去了饭店的工作。不光是因为卫麟,哪个少年没点年少的热血和情怀呢?又有哪个人没有梦想过自己拥有超能力的样子?何况已经有学院为学生们解决了他们目前所有需要解决的后顾之忧。周五的早上,穆长风起的很早,毕竟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早起的生活。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卧室高低床的上铺已经被他打扫好

  • 白日依山鸥不尽之第一卷 跳槽与下海 第一章 3(9)

    天完全黑下来后,公路上亮起了一束束耀眼的车灯,像电影里从敌人碉堡里照射出来的探照灯。一束车灯迎面照进他们车里,把阿华的眼睛照得睁不开。阿华问司机会不会也这样,他说这条路自己已经开过很多次,哪里是水波面哪里有个坑,都一清二楚,好像闭着眼睛也能把车开到珠海似的。说话间,前面有打私人员举着牌子在检查过往车

  • 万界之最强主角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仙骨老道话音一落,林云儿便见他走到屋内的软塌上盘腿闭目,做着类似瑜伽坐式放松术的动作不再言语。“道长,道长”林云儿走到老道身旁,“道长可知,现在我就是想嫁,林老爷他也不让我嫁啊。”见老闭目不语,林云儿接着哀求,“道长,您是得道高人,求您为我向林老爷求情,让他明日准我出嫁如何?道长,我得罪了林老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