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火影:我能让人崩溃之苍天不仁

作者:让我变强吧 来源:飞卢小说网

惊雷滚滚,在黑沉沉的天际炸开。狂风大作,吹得帐篷像人一般瑟瑟发抖。

阿楚!

燕洵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方才在梦中,他似乎看到欧阳家逃走的那个孩子正握着锋利的匕首对着他刺来,再定睛一看,那人却又跟阿楚长得如此相像!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那天那个拦下马车的女子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

燕洵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宽大有力的手,搭弓射箭,握剑持刀,长满了厚厚的茧子,已经让他感受不到刀剑落下时,滚烫的鲜血了吗?

阿楚!你在怪我吗?可我若是不这样做,最终死的,就是我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如果不是心狠手辣,你如果没有绝对的权利,就只能成为别人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魏帝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及时地把他杀掉,现在,他燕洵,不会同样地留下祸根!

后患无穷,那就永除后患!

心口的疼痛一阵大过一阵,他说不出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阿楚!

双耳灵敏地察觉到了帐外刀剑相撞的冷森脆响,燕洵起身披上宽大的黑袍,遮住了大半块脸。

“阿精!外面是什么情况?”

“少东家!”阿精快步走进了大帐,“启禀少东家,是欧阳家的那个孩子被人救了,现在有人来为欧阳家报仇!”

“多少人?”

“只有两个,但是他们身手很好,有些难以对付!”

“殿下,我去看看!”程鸢自告奋勇,正要往外走去,可就在这时,一个如同惊雷的声音陡然响起,瞬间好似夜空流火飞射,划破了这个死寂的黑夜,在天地间照下一片可怕的锐芒!

“刘熙,你给我滚出来!!”

燕洵的身子猛然一颤,这个声音,他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可是还是那样的熟悉,却没有了从前的亲切,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惊慌失措,他踉跄上前,竟像是不管不顾的疯子一样的冲向门口。

“少东家!”

阿精一把拦住了燕询,额头却也微微沁出了细汗,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

兵器交击声再次激烈响起,铁器碰撞的尖锐声响,楚乔的声音再一次响彻耳际:“刘熙!我是来取你狗命的!”

大风鼓舞,大帐的帘子被人一刀当开,一道闪电木然闪彻天际,在女子的背后炸开,天地间一片白亮,她浴血的身姿一时间竟是那般的挺拨。她站在门口,眉心紧紧拧起!周遭涌出数百名黑衣人,将她团团围住。

“星儿!”

宇文玥奔上前来持剑护在她的身前,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但是保护的意味无需言表。

楚乔望着黑暗中的“刘熙”,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刘熙,我是代表大同行会来取你性命的。就算今日我杀不了你,他日燕洵也必会为我报仇!背叛者,必遭屠杀,绝无生路!”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大帐内的黑袍男子突然轻轻一笑,他仰头望着外面那瓢泼的大雨,纷乱的人影,溘黑的天幕,笑容里充满了嘲弄和苦涩。

楚乔顿时微微一愣,他这个表情,这个神态,似乎那般熟悉,可是这样一场杀戮下来,她的头脑有些僵化,有些东西,她根本不会去想不会去怀疑。她只是皱眉望着那个黑暗中的男人。

整个天地间突然静默下来,只听得到狂风刮过大帐时的烈烈风声,幽咽呜号如鬼魅般可怕。

乌黑的斗篷罩住燕洵的大半块脸颊,他整个人都与黑暗连成了一体,良久,他才缓缓开口,低沉的声音中隐约带着颤抖,“放他们走吧!”

“少东家!一旁的程鸢惊慌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怎么可以!”

男人的眼神顿时凌厉如冰雪冷冷的注视着那名管家。带着愤怒、厌恶,甚至有着疯狂的杀戮。

程鸢吓得脊背发冷,连忙连照他的指示转过头去,对着楚乔和宇文玥两人说道:“我们家主人答应放你们走了。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赶紧滚!”

楚乔和宇文玥一愣,眼神中全无惊喜,而奇怪而略带疑惑地望着身前的男人。

程鸢不耐烦的骂道:“快滚!难道还要我们送你们走吗?”

“星儿,我们走。”

宇文玥拉住她的胳膊,见她纹丝不动,又用力了些,沉声说道:“跟我走!”

楚乔神情呆滞,在宇文玥的拽领下,像个木偶般僵硬地随他离开。才迈出几步,宇文玥忽然回过头来,望着那座潦黑的大帐高声说道:“刘熙,今日你放我们一马,他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也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随即,他带着楚乔迅速离去。

而大帐内一声苦笑突然轻轻的响起,那么疲惫,那么无奈,那么酸涩!

阿楚,你终于安然无恙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却不敢在此时面对你!

老天待我,竟是从未仁慈!

五日后,贤阳商会带着浩浩荡荡的车队从汴京城外穿过,一路北上,向着怀宋而去。

当晚,一千多人在一个小山头下安营扎寨。燕洵正坐在偌大的帐中,看着桌上的地图蹙眉凝思,右手轻捏竹毫,在图纸上来回晃动。

“主人,欧阳家的小孩欧阳墨找到了!”程鸢走进帐中,对着燕洵行礼。

“杀了!”冷厉如刀锋的声音传来,大帐内的侍卫们都不由得身子一颤,面色惨白。

程鸢低垂着头,没有说话,阿精上前道:“少东家,那天拦住马车的姑娘又来了!是她帮我们抓住了欧阳家的遗孤。”

燕洵手上的动作倏然停住,顿了一下,抬眼看向立在身前的两人,眼神冰冷。

“她又想要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一个青色身影快如闪电般地冲进了帐内,声音里带着傲然的笑意。

“放开我!你这个坏人!”被鞭子紧紧圈住的小男孩愤怒的叫喊着,挣扎着,却没有任何用处。

“唰”地一声,周围的燕卫纷纷拔剑上前,燕洵抬手一挥,示意他们退下。

程鸢和阿精也只好按住手中就要拔出的长剑,退到了一旁。

“小鬼,你再叫,我就把你给杀了!”楚云瞪大眼睛对着小小的孩子大声唬道。欧阳墨顿时吓得呆若木鸡,连哭声都停住了。

楚云看着仍然静静地坐在桌前的男子,燕洵也刚好抬眼看她四目相对,一双明澈如星,带着点点惊奇和笑意。一双深邃若海,带着汹涌翻动的疑惑和怒意。

“姑娘到底要做什么?”燕洵冷冷地问道。

大魏已经在调兵遣将,准备发兵征讨燕北,而楚乔也迟迟不肯回燕北。现在燕北粮草短缺,尽管从贤阳商会手中得到了大量物资,可现在这批物资都在汴京,只能通过怀宋的水路运往燕北,山高水远,都还不知何时能到呢!诸多事务,繁复杂乱,他实在是没有心情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过多纠缠。

“哎,燕王殿下!别这么凶嘛!我都说了我不做什么。我只是执行我家主人的命令!”楚云笑吟吟地看着他,并没有因为他冰冷的眼神而感到丝毫畏惧。

“那你家主人到底要你做什么?”燕洵尽量压抑着怒火地问道,他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能够与谍纸天眼相抗衡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好了,殿下事多,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楚云这次前来,一是把这个小子给你送过来。不过刚刚听到殿下好像要把他杀了,我家主人本来也很赞成殿下斩草除根,但是这么小的孩子,我家主人又有些舍不得了。所以还请殿下放过这个孩子。我家主人会把他带回去自行处置。不知殿下可否同意?”

“你一会儿要杀,一会又要留下的,到底什么意思?把我们当成什么了?”程鸢忍无可忍地破口骂道,说着就要动手解决了那孩子。

楚云轻蔑一笑,软鞭一挥,程鸢刚伸过来的剑就被缠住,刚要回抽,却被楚云猛地一甩,整个人都被打得退到了大帐的角落。

“殿下,你手下的人,似乎太弱了些。如果都是这样一群意气用事的乌合之众,我看,殿下还是早早地归降大魏,说不定还能保得一命!”

“休得胡言,你......”

“阿精!”燕洵大声喝道,猛然站起身来。走到楚云身前,“你别忘了,现在可是在我的帐内,你单枪匹马闯进来,还想带走我要杀的人,就不怕我杀了你?”

楚云淡然一笑,“怕?哼,我还当真不怕。主人手下像我这样的人多得是,她不缺我这一个。只不过,带走这个孩子是我的任务之一,若是不能完成任务,我也是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家主人除了带走这个孩子,还要做什么?”

“合作!”楚云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却铿锵有力,惊得整个大帐都静悄悄的。

燕洵微微拧眉,“合作?”

“殿下不必急于询问我家主人身份,殿下只需要知道,我家主人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殿下合作,等待时机成熟,主人会亲自来跟殿下详谈。另外,这一段时间,我会经常来造访殿下,给殿下提供大魏、南梁、怀宋三国军事调遣的消息。我们这些消息绝对会比宇文玥的谍纸天眼更加准确和迅速。”

楚云胸有成竹地说着,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傲然和自信。

“我凭什么信你?”燕洵看着她那一脸的认真和自信,还是有所怀疑。

“就凭这个!”说着,楚云从怀里取出一个卷轴,丢给燕洵。

“这是从汴京到达怀宋,然后行水路直达燕北的途中将会经过的各个地点,每一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形,地方官府是什么人,当地的治安如何,都已经写得清清楚楚。绝对比殿下桌上的那一张地图要更加准确,也更加有用!”

延伸阅读

亚乐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svgg.shtml
香港亚乐国际集团慈溪市新亚电器有限公司座落在浙江沿海开放城市,是一家集科工贸为一体的

必荣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p5qp.shtml
暂无

佳尔美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duik.shtml
佳尔美家居装饰始建于2000年,是黄岗和全县近几年新崛起的骨干企业之一、市级“农业产

硕而博家电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svao.shtml
温州市盛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座落在温州市瓯海区新桥街道大庆路2号。公司现

古安坊丽都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doui.shtml
丽都化妆品自1989年11月15日开业到今天已近20年了。20个春秋20载经营从一个

佳佳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a316.shtml
佳佳化妆品经营美国原装进口母婴用品,保健品。在美国洛杉矶设有仓库和采购人员,与欧美品

他她爱家纺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jyc.shtml
他她爱家纺,汇集国际前沿生产技术与都市时尚元素;将世界色彩轮回流转,幻化于百变产品。

景灿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6q5l.shtml
上海景灿木业公司是从事户外防腐木材研发、销售及安装、加工、服务的专业公司。公司采用国

桑植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pj2i.shtml
桑植保健购销有限公司是桑植县粮食局下属的集粮油收购、销售、储存、加工为一体的国有控股

捍卫者加盟  http://www.hairloss-prevention.com/dwfs.shtml
捍卫者渔具总部是渔具、钓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肃宁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对她上瘾之西郊的一条龙(5)

    走在地下的人工通道里,夏博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十分浓烈的福尔马林的味道,按照之前袁航的说法,现在在市局的地下室里面应该是没有像是医学院的尸库的那种福尔马林大池子了,但是福尔马林的味道却还是依旧在持续着。“这里还支持制作标本的任务吗?”夏博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磁场变化,只要一进入到这里的人来就会不由自主的

  • 从大唐双龙传崛起第5章在线阅读

    “哎,这身体......”尘傲冰独自盘腿静坐于马车内,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左肩膀后的九龙印记,便闭着眼睛感知自己的身体情况。九龙镇封术果然厉害,通过九龙精血蕴含的力量强行抽离封印他身体内的气血和灵气,导致他现在气血和灵气严重缺失。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九重灵士顶峰灵修了,充其量就是一个刚刚觉醒本命灵

  • 嫁给前夫他爹第五章

    宋谦行却没有介意朱萸的隐瞒,还问她:想不想见一见这个“虎子”?“他大概跟你一样,都被诓骗了,你在墓碑前见到的白玫瑰,应该就是他送去的,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彻底忘记你,当年你们的感情……很好吧?”朱萸点点头:“那时候太年轻,太任性,很多事情都不懂,只想着彼此喜欢,要守在一起,然后他突然失踪了,我疯了一

  • 念春归在线阅读第9章

    “滴滴滴。”“快叫救护车!”好吵啊……“真可怜啊,这么年轻。你看旁边那孩子,还是个残疾人呢!”“我跟你说,如果不是那倒在地上的小姑娘把她推开的话恐怕死的人就是她了。”“真是造孽哟。”弦思洛空洞地眼睛里倒印着那血红一片,映出的是躺在血泊之中的简亦白。明明上一刻还温柔笑着的人现在却一动不动,安静的可怕。

  • 吐槽大师在线阅读第九节

    微光火烛的大殿之内,显得很幽静。这大殿,乃是黑羽族的最高秘密机关,没有着黑羽皇的命令或者是黑羽令牌的人是无法进入到此大殿中。大殿的中间,有着一个宽大的青檀玉石,玉石之上,青烟袅袅。青烟围绕着玉石,始终没有散去。然而此刻,流池盘旋位于玉石的中间,双眼紧闭,但口中仍然喘着粗气。流池之所以喘着粗气,毫无疑

  • [论坛体]姓单的那一家人啊在线阅读第八节

    距离我从家里出来已经三天,该死的!我还以为能速度的到达东方大陆!结果我这山中混迹多年(准确的说三年)的人,居然迷路了,并且迷路的地方,还是离家不远的地方,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路痴?迷茫的我没有一点觉悟,这是什么决定的?没有办法了!从后背的背包中找出炼铁刀向着天空一扔“请一定要保佑我方向正确!”接下来的

  • 男神他酒后老断片儿第八章在线阅读

    突然的疼痛让战毅猛的睁开了眼,他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而赵雅歌则是如同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了旁边。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下对方脸颊,这时候战毅才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包扎完毕,并且已然感觉不到疼痛。看样子自己休息的时间有点长,要不然这个再次撕裂开的伤口,不应该恢复的这么快。“嗯…战…你别这样

  • 没有金手指也能攻略男神[综英美]在线阅读第10章

    那侍女自小在塞外长大,寡言木讷,站在程润安身后就和一块石碑似的,一动不动毫无声息。程润安一开始还想和侍女搭几句话解闷,问问她塞外的景色。侍女能听懂他问题,回话的时候说的却是塞外俗语。程润安听了半天没听明白,只得放弃了这一想法,抱着白猫百无聊赖的等齐闻鹤回来。宗室席这边的长辈们都去前方按照顺序献礼,女

  • 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复仇之始

    就在平安胡思乱想间,那些收拾妥当的村民开始排队进城。神武国的律法规定,各大城市进城不收取任何费用,可当你在城内消费,就会有一部分的钱,收归国有,所以向平安这样身无分文之人也可以进城。排队走进城内,刚前行没多久,便看到前面聚集一群人,不知在干什么,在那指指点点。平安好奇之下跟随看热闹的人向出事地点走去

  • 他又奶又A阳光灿烂

    骰子滴溜溜终于落定,如同三滴殷红的鲜血泛着妖异的光。三点啊!邪小七几乎要喊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感觉腿都发软了,手心早就沁出了冷汗。贾争重重哼了声,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出去。桌子上留下一摞几乎可以在整个晋城兑现的贾府银票“邪少,五月十五接着*,邬金*场不见不散。”贾争头也没回,快到门口的时候扔下一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