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舌尖上的海贼五皇如幻如真

作者:茉莉花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一片苍茫寰宇之中,诸天星辰环绕,亿万星体形态各异,交相轮转,刹那之间便释放出灿华无尽,璀璨光耀无以言表。置身其中有如深入黄梁美梦,当教人如痴如醉,不愿苏醒。

殊不知这苍茫美景之中暗藏玄机,若有人当真迷失于此奇华异彩、光怪陆离之中,便即面临灭顶之灾!

此刻于这片寰宇之中,却有两道身影默然伫立于虚空之间,遥遥相望。

一位剑眉星目,相貌十分俊朗,眉宇之间透出一股英气。此人身披一件乌黑重甲,材质非铁非钢,其上刻有无数怪奇符文,形状与世间文字大不相同,一眼望去甚显诡异。其手中则持一柄墨绿色长刀,刀身上之纹路与重甲大同小异,时不时有青色荧光疾闪,摄人心魄。这位青年年纪应在二十上下,而全身却散发出阵阵足以令时空冻结之阴寒杀气,犹如灭世魔神降诞,与其面相形成鲜明对比。

反观另一位,却可令人神魂颠倒。一头黑色长发便如墨色丝绸一般,五官已不可用“精致”二字形容,只因觅不出一丝一毫之缺陷。尤其是那一双美眸,其中竟似有两道七色光华流转,使得那对眼瞳望去便犹如两潭天宫仙泉一般。此位九天仙子见了亦会自惭形秽之少女身着一件黑色长裙,衣衫之上不见任何纹样,显得异常朴素。在其腰间束着一柄长剑,剑鞘上与少女衣衫并无二致,亦是无有铭刻图案,看去便与乡野武夫所持兵器无二,古朴而陈旧,便如年代已久的古董一般,看去不觉有些许怪异。

这片天地之间,持续了良久的沉默,终于被一道声音所打断。

“你三番五次破坏我的计划,我忍你再三,今日我便绝不会放过你了!”那俊朗青年此时开口,发出之声音却是苍老沙哑,丝毫不似平常弱冠年者。

那黑裙少女淡淡一笑,道:“你若不行伤天害理之事,小女子又怎会阻你。只要你现下解除对这位公子身体之控制,再自行将元神封回此甲,我自然不与你计较。”

“你这小姑娘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方才我一直手下留情,只念你容颜绝世,凡间罕有,心生恻隐。你不会以为我已出尽全力了罢?如若你再如此纠缠下去,定叫你灰飞烟灭!”那青年怒吼道。

“还有什么绝学,一并使将出来便是,不必有所保留。”

“好!甚好!不想这世上竟还有敢向我挑衅之人存在,我若不用出全力,倒显得不尊重阁下了。”

二人此刻相隔数里之遥,互相对峙。双方距离甚远,但说出口之言语彼此却都能听闻,可见二人修为之高委实不可思议。

只见那重甲青年突然将长刀收于背后,双掌缓缓合拢,口中念念有词道:“有因必有果,有始必有终;亿载创天宇,弹指化成空。迷天幻宙 * 寰宇销烁!”

说罢重甲青年便凭空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再次出现的时候,距离黑裙少女竟已是非常遥远。

话音刚落,便见这苍茫空间中一切星辰均霎时间比往常明亮了数万倍有余,犹如回光反照一般。整片寰宇被各色华耀所笼罩,壮丽得无法用言语形容,凡人也许一辈子也无法目睹如此时此刻亿万分之一的奇景,但在少女的眼中,这一切却分明是末日景象。

“此结界的确是我平生所见最高明者,可在以自身灵力所开辟的空间中将苍茫宇宙模拟如斯,实在是惊世骇俗。只是这结界中到处布满仇怨肃杀之气,却是十分可惜。我等作为修行之人,首要之任便是铲除心内诸多欲望烦恼。阁下虽有一身绝世奇功,却充斥以憎恨、怨怒、争强好胜等一已私欲,将来必免不了遭心魔所扰,到头来毕生功力皆会归于尘土。若阁下愿放下心中诸多利欲,明晓修习功法乃是为了增进助人之能,便是从头再来,亦较现下胜出许多。”少女认真地道。

“死到临头却仍在狡辩,真乃无可救药。”重甲青年目露凶光,双掌重重合在一起。

霎时间诸天星辰均始生出极其剧烈之变化,只见各个星辰表面之光华趋渐黯淡,仿佛维系生机之能源正被缓缓抽去。随着能源之流失殆尽,星辰本体便再不能提供充足之斥力用以对抗自身之引力场。失去斥力之守护,星体内原本维持之平衡尽数丧失,致使其内部物质彼此贴近碰撞。承受不住引力侵袭之星辰逐步坍塌崩陷,诸般物质均被挤入核心之处,而在此般压力达至极限之时,便将迎来终末---

一颗颗星辰逐个爆裂开来,碎片化为宇宙之尘埃,其间却又释放出光辉无尽,华彩斑斓。诸般光华聚合于一处之刻竟化作一片无际纯白,涵盖此空间内任何角落,随光华迸射而出之能量足以令得一切物事于顷刻之间熔为灰烬。

弹指星河破碎,刹那玄黄湮灭。

黑裙少女轻叹一声,将右手轻轻抬起,一卷土色陈旧古简现于虚空,隐约间竟听得有太古天籁仙音陡然响彻,仿佛正悄然诉说着洪荒真谛。

其音清而不寡,静而不微;似遥似近,若即若离。

“亲眼目睹此番景象却仍不得悟,哀哉。莫道功利仇怨,便是玄黄宇宙,岂不亦归于此?”黑裙少女并未被眼前灭顶危机所动,依旧立于原地,任凭无尽光华吞噬而去,随即不见踪影。

这片空间经历毁灭之动荡,混乱嘈杂之音声景象臻至顶沸。

良久,良久,不晓得过去多少时间。光华能量尽皆散去,可余留之物却并非一片虚无。

一轮极速旋转之“光圈”呈现于虚空之中,光圈呈环状,其内中空,隐匿此间乃是不见尽头之黑暗深渊。深渊之中萌生之吸力近乎无穷,因此,这片空间中之光华尽数遭牵引至此深渊之侧,并渐渐被拖曳至其内部。在如此强横之引力作用下,时空扭曲,一如光般迅捷亦是无法逃脱,若是落入深渊内部,则任何物质均将面临永世封禁!

重甲青年尖声笑道:“此洞乃是灭亡之示,任何物事落入其中均无从逃逸,若是活物‘不慎’遭吸入其内,仅仅那力道便可令其趋至超乎光芒之速,此举远远僭越肉体承受之极限,挫骨扬灰只肖片刻之功。可怜那超尘美人,竟也成了飞灰。”

“此洞虽甚是可怖,却也不是无所不能。”黑裙少女之声蓦然于虚空之中响起。

重甲青年登时眼神一凛,举目望去,却见那黑裙少女手执古简,静立于“深渊”上方,仿佛丝毫不受吸力影响。

“难道、难道这‘河图洛书’竟有开辟空间之效?”重甲青年面庞铁青,颤声疑道。

黑裙少女螓首轻点,正色道:“不错。这黑色深渊着实厉害,却始终有生有灭,不得无上神通。小女子虽是肉体凡胎,却也非注定要受这引力之扰。”

“躲在空间结界内,算什么本事?你言这‘黑洞’有生,尚可理解;但此洞只收不放,何来灭故?”重甲青年口上虽如此说,心中却晓若是平常空间障壁,必被吸力绞碎,可见此“河图洛书”所创空间结界实已达至巅峰。

“不生自然不灭,有生却必定有灭,此乃万古真理。你若认为这‘深渊’只收不放,那便大错特错。你且仔细探察这‘深渊’之外缘,便可发现端倪。”

重甲青年循少女所言,聚精会神望向那洞穴边缘。初时观不出任何异象,穷极目力之刻却发现时不时便有一道微光自吸力极强之边缘逃逸,见此奇景,重甲青年目光呆滞,竟是无言以对。

“无从相信?虚空之中,亦有妄动,萌生之物,暂且称其为‘虚子’。为不乱寰宇章法,虚子之生成,必是一双,各携正反能源。一经创生,便互相抵去,以此守衡乃是常情。但在那‘深渊’边缘,引力臻至顶峰,‘反虚子’甫经生成,无能抵御吸力,便被吞噬进去。那正虚子却无需再‘同归于尽’,得了自由之身。既非实物,便具堪能,从‘深渊’外缘脱身亦非难事。只可怜那‘深渊’不断吸入‘反虚子’抵销自身能源,累积日久,又怎能无灭亡之理?”少女露出一抹浅笑,解释道。

重甲青年此刻浑身颤抖,吼道:“便是你所言属实,距此洞蒸发,尚有量劫之遥,谅你也奈何不得我!”

实则重甲青年已晓自己乃是强弩之末,灵力近乎耗尽,再也无法对少女造成任何威胁,方才话语无疑是在拖延时间。

少女并未理会,只是缓缓阖上眼帘,似是潜入冥想境。

“天哥,该是时候醒过来了------”

“你倒是睡得安详,然可知那些需要你,牵挂你的人们,又是何等痛心、担忧。”

“意识乃自由无束,困锁住你的便只有自身,提起勇气,摆脱咒缚。如果是你,便一定可行-----”

重甲青年身体之上突有湛蓝光芒闪烁不止,其面容亦是于刹那之间变得僵硬扭曲,青筋错结暴起,似是十分痛苦。

“你,你这小丫头,到底做了什么?...”重甲青年失声喝道。

此刻于少女心神深处,却有一道庄严女声陡然响起。

“你所摧动之真气早已远远超越你这受重创肉身所能承受之极限,现下我尚可以施救,不过你若再如此任性下去,恐怕...”

“天哥资质在我之上,日后成就定胜于我。如今只消片刻功夫,便可将他解放出来,紧要关头,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让我此刻放手,自是万万不能。仅以区区身家性命便想令我放弃珍视之人,尚嫌不足。若能换得魔道永封,正道复苏,这些许牺牲又算得什么?我意已决,娘娘请务必见谅。”少女声音决绝,无有丝毫疑豫。

“此一线执念,却足以令高士仰慕。我亦不可逆天改命,既然你决意如此,便放手去做罢。”庄严之女声悠然道。

少女颔首,郑重道:“俗子永世不敢忘娘娘之恩德教诲。”

话音方落,少女便使那“河图洛书”悬浮于虚空之中,双手缓缓合掌成十,口中默念。

“誓解烦忧,誓渡苦难,法愿未了,决不成就。慈悲妙法[苦海心渡 曼珠沙华]”

梵音骤起,刹那响彻寰宇。

清静肃穆之音,沁入灵魂深处,仿佛于瞬息之间便可驱除一切烦恼,洗净一切欲望,缓和一切痛苦,令闻者暂入定境。

重甲青年身上忽有金色曼珠沙华花瓣悄悄生出,片刻间便布满整个身体。花瓣并非华丽奇艳,散发出之光芒亦不耀眼,但那股温和之暖意却隐约予人脱离尘劳之幻觉。

重甲青年遭花瓣缠身后便开始发出凄厉惨叫,持续约有半晌,似是遭受万般折磨。

叫声嘠止,一道墨色光流自青年体内飞出,融入重甲之中,只见那重甲之上突有无数裂纹蔓延开来,只听得“喀嚓” 一声,重甲登时碎裂成粉末,消散于虚空之中,青年背后那柄长刀亦是同时归于虚无。

“终于结束了......”

少女此刻面容极其苍白,嘴角处却噙着一抹最为真实之笑意。

笑颜绽放,仙凡俱醉。

那一抹笑靥,可令沉沉死寂化为勃勃生机,可令茫茫昏暗化为煌煌耀明。

结界凭空消失,仿佛一切皆是一场梦幻。

青年睁开双目,却发现自己身处千万丈高空之中。可他却感受不到丝毫恐惧,无论是那凛冽寒风,还是那气流重压,甚至是那身体本该反应出来之虚弱,全部皆感受不到。

只因他仅能感受到的是通彻心肺之温暖,每道脉络之中均饱含着无法言说之舒泰,仿佛元神皆是经受着洗涤。

青年似乎明白了什么,眼角一滴泪花凝结,落下。

晨曦之光辉映照在泪滴之上,反射出七色缤呈之晶莹光华,美不胜收。

一道飘渺而又清晰之声游离于碧空之上,声音若天籁低吟浅唱,听者心醉。

“若我残有一线微息尚存,便不会令天哥身受半点伤害。”

蓦然一阵天旋地转,景象瞬间改变,在一间干净小屋之中,一名长相俊美的少年缓缓睁开双目,从亘长的梦境之中醒来。

延伸阅读

玄幻:我的老婆强无敌!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ianshifen.cn/dvwc.shtml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虽然知道大家开她玩笑说自己是女装大佬,但是陈蓝总是不以为意,但是今

驸马总想造反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dianshifen.cn/dtqk.shtml
陆谨陌漆黑的眸子危险的眯起,“你调查我?”“这应该不算调查吧?我只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

异界之神级网吧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ianshifen.cn/dnho.shtml
白逸清不是第一次玩荣耀了,虽然距离上一次打开这个**都已经过去四年了,他依旧驾轻就熟

楞次定律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ianshifen.cn/ydtj.shtml
中午在农家乐里烧烤,鸡翅烤肉是自带的,鲜虾时蔬由农家乐提供,都是刚刚从地里现摘的,纯

杉杉来了同人之宁爱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dianshifen.cn/xj0k.shtml
“阿爹!我敬重你是长辈,但是你这么做,真的合适吗?这不是把我和世书往死路上逼吗?有哪

庶女重生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dianshifen.cn/p4u8.shtml
中原中也没有小看这个自称‘为了复活某人借力’加入港口黑手党的可疑女孩,能在毫无察觉的

假如羡羡变成了女生第九章  http://www.dianshifen.cn/p7an.shtml
“黎纲,可是查到?!”“宗主,蔺晨少爷确实来了金陵城。可在今晚,蔺晨少爷已离开了金陵

快穿之病美人在线阅读贪婪,罪恶之始  http://www.dianshifen.cn/gkx5.shtml
左拉博士看着眼前死而复生的实验体,就像看着一块举世唯一的珍宝。这个因为研究病毒而死的

思维空间练个小号玩玩  http://www.dianshifen.cn/kfe.shtml
清晨,田修感受着丹田内充盈的秀气,兴奋的睁开了双眼,果然是传说中的秀决,如此的优秀,

曙光的回忆之准备(3)  http://www.dianshifen.cn/appa.shtml
睡了四五个小时,满身的疲惫,不过闹钟响,必须得起来。没完的事还有很多。看了看在边上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超英暖暖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时间退回到圣院众议的第一天。白天的圣议没有任何进展,众圣的焦灼与不安仿若实质。众圣所在的倒峰山比起圣元大陆其他地方,似乎距离星辰更近,众圣看到的月亮,也比世间普通人看到得更明亮一些。晚间,东圣王惊龙悄无声息地出现宗莫居的房内,二人开始密谈。“莫居啊,”王惊龙见四下无人,便开门见山道:“我听观海说,你

  • 快穿之家有老太出世

    自从华夏的灵气复苏,传说中的武者和异能者们在世间上昙花一现之后,那些所谓的道家佛家有名的道场便火热了起来,上山求武问道的人几乎是络绎不绝,对于觉醒异能是可遇不可求,但是对于自古以来华夏人一直有流传的古武,在每个华夏人心中或许都是一个少年时的梦想。四川青城山,华夏流传下来的几座有名的道观之一,清晨,道

  • 竹西子想要幸福生活[综漫]之和我睡一起

    “你现在离开,是想被抓回我爸那里,还是想回去江家?”江芮芮愣了愣,离开这里,自然是不会回去江家。至于傅家的人在外面大肆地找她,她也会想办法先躲起来。“和你没关系。”江芮芮冷冰冰地回答。这时,佣人把要更换的纱布递给江芮芮,她自己手上也有伤势,但是今天已经可以拆掉,但傅希城却比她严重得多,江芮芮看着他的

  • 抢个夫君暖被单[穿越]第7章在线阅读

    江家书房内,江鹏双手略微有些颤抖地拿着江烈所写的这篇基础魂技,反复观看着,内心震惊无比。他饱经沧桑,阅历丰富,并不眼瘸。虽然这篇基础魂技是手抄版本,但是里面内容的每一个字都是准确无误的、没有漏洞。这是一篇基础掌法魂技——《奔雷手》,里面所蕴含的精妙招式、运力法则、对敌思路等等,看得江鹏心潮澎湃,恨不

  • 大秦:我只想安静的做个道士在线阅读第6节

    竖日,沈祎起得极早,墙壁上的时钟指向了五点。受制于身上魔物之血的影响,即使沈祎想睡久一点,也是一件困难的事。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翻腾,似乎有着磅礴的力量无处释放。沙巴卡城除了能量塔外,还有维修站是永远不会关门的,所以沈祎很快就取回了自己的摩托。目标远在百里之外,如果徒步过去的话,恐怕会浪费大量的

  • 天生皇后命在线阅读第六节

    写委托信的人自称是一位走投无路的母亲,为小儿子日夜忧心夜不能寐,很难不让人动恻隐之心。璎珞端坐在那位夫人面前时,想起背包里的那张支票,脸上有些发烫。也许世上真的很少有人能够不被钱财打动吧,何况不是不义之财,而是为一位和善的夫人排忧解难。于是这个周六,她放弃了重返海滨小镇的计划,接受了委托来到了言宅拜

  • 万界之宇宙大帝第七章在线阅读

    6颗宝石刚刚碰到拉鲁拉斯,就散发出一阵淡淡的光芒,随后融进了拉鲁拉斯体内,消失不见。莫言连忙打开侦查术。其他都没有什么变化,而品质那一栏却发生了莫大的变化。品质:劣等(198→258)莫言:“!!??”莫言惊讶!一是对于这宝石效果居然如此之好,二则是……系统,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拉鲁拉斯明明已经有了

  • 从型月开始的次元之旅在线阅读第6章

    交代完毕,姜蘅玉又道:“今天天下很不太平,要么横生,正是我辈施展所学,除魔卫道的大好时机,乱世入世历练是修为增长最快的法门,你要勤加练习,不日我等就要出行。”风子华应诺。姜蘅玉继续说道:“修仙无财路不通,求真富贵显神通。“财”者,有内财与外财两种意义:外财是指修仙所需用的一切开销,内财是指修仙者自身

  • 秦爷夫人不好惹第九章在线阅读

    水遁忍者被司马彬的战刀逼迫的只能借助水渍四处游走,反击力度也是越来越弱。司马彬虽然占据绝对主动,却并不穷追猛打,好似猫抓耗子般的玩耍。那忍者也看出了这点很不甘心,于是在水下一捏法诀,马上从水渍里冒出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忍者朝着司马彬拼死攻击。‘水分身术’!司马彬握紧战刀,挥舞出一道弧线,轻声说道“柳絮纷

  • 小商人之第六章

    莫诚完全没看懂莫昀飞在打什么算盘。只是他虽然已经决定让步,但如果莫昀飞愿意答应婚事,他还是举双手赞成的,所以他并没有拆台,反而狠狠瞪了莫辛一眼,然后看向沈霆钧:“昀飞确实不是会委屈的人,他说的就是他心里想的。”沈霆钧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看看莫昀飞会是什么反应,没想到他的反应比自己想象得更加有趣。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