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都市之最强暴君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叶先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唔……”

临画微微睁大眼睛,感到唇上一痛。

一股灼热的力量从对方的舌尖过渡而来,蔓延至全身,像一把火逐渐焚烧着他的皮肉、骨骼。

“呜……呜——!!”

临画不适地呜咽起来,有种窒息的感觉。灵力摧枯拉朽,横冲直撞。经脉被冲开,又崩裂,复又在源源不断的灵力浇灌下重塑,循环往复。

“不……不要了……呜!”

好疼,好疼……好疼、疼、好疼!!

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临画脑子里只剩“疼”“痛”二字,他如溺水的人一般死死抓住住兰渊玉的肩膀,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前一阵阵发黑,系统的声音传来:

【绑定完毕!系统功能开启10%、20%……100%。启动完毕!主线任务开启!当前黑化值:40% 能力值:27%……25%……16%!】

【对应剧情搜索中——滴——支线任务三开启!】

神识面板上,支线任务二被点亮了。

【支线任务三:君子成魔。当前进度:5%】

“滴——宿体即将崩溃,请问是否重塑灵脉?”

“速度速度!”临画瞬间气不打一出来,“我特么的要死了!!——”

“重塑成功。小同志定力不行啊,还要多加锻炼。”

转瞬之间,世界恢复了清明。

临画挣扎着推开兰渊玉,大口喘着气,泪洇了视线。他摸一摸兰渊玉的额头,热度已经降了下来。

然而,兰渊玉却并没有醒。

临画把眼泪眨掉,对上了兰渊玉的眼睛,推在他肩上的手顿时收住了。

一滴眼泪,从他金色的眸子里滚落。

他似乎陷入了一场梦魇,几分茫然,几分恐惧,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似的。

“芷……阿芷……槿哥哥……”

他的瞳孔剧烈地颤抖起来,一种难以言状的哀伤自眼底漫起,如同金色的雾气。握住临画手腕的那只手竟在微微颤抖。

“不要丢下我……”

兰渊玉下巴搁在临画肩上,揽住了他,握住临画手腕的手越来越用力,可力道算不上大。他像抱着一个幻梦一样,轻柔得不可思议。

肌肤相贴,暧昧非常,临画一颤,竟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会再乱跑了……你们不要离开渊,好不好?渊不想要一个人……”

临画甚至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语气,绝望的、自责的、小心翼翼的祈求,让人心都纠起来。

芷、槿……这是谁的名字?

半晌,临画轻轻抚摸着兰渊玉的头发,小声道:“好的。不会离开。别哭了。”

兰渊玉却仿佛越来越狂躁,声音越来越高:“你骗我!我的错根本就挽回不了了!什么都回不去了!……无能的是我,为什么你还要为我说话?!”

“还有你……还给我,把……还给我!”

这都什么和什么?

临画安慰也不是,骂也不是,心说最该哭的不是我吗?

外面雷声隆隆。就在这时,系统说话了:【滴——检测到二号剧情人物。】紧接着便听见庙后门被“呯”地推开——

“兰君!我回来了……没想到半路上就开始打雷了,天劫这么早就来了!你没事——”一个浅色衣裳的少女旋风似的冲进来,“吧……啊啊?”

“这……这我他妈——是怎么回事!?”

被这一声唤回了神志,兰渊玉眼睛猛然变回墨色,待看清了面前的景象,愣住了——

少年的黑发和红衣交织铺泻在身下,清丽的面上满是泪痕。他唇上是血迹与咬痕,黑眸中氤氲着细碎泪光,眼尾嫣红。而他的手腕,正被自己压在竹榻上。

兰渊玉的脸色瞬间苍白:“是我?……”

又一阵雷声,兰渊玉面容痛苦,跌跌撞撞地下来,颤声道:“我——对不起……我失控了。灵珠……灵珠没有了……”

他克制地后退着,手指紧紧地掐住了自己的胳膊,似乎想保持清醒。

【滴——对应角色:兰渊玉。身份:?黑化值:0% 能力值:16%……15%!】

临画:“???”系统中毒了?

“兰君?”浅衣少女走近一步,想去搀兰渊玉。

【能力值低破15%警告!请宿主注意!】

“阿朔……照顾好阿临姑娘……”兰渊玉勉力说完一句,鳞纹若隐若现,“我记不清了……我是?兰家子弟,字渊玉……名,名……”

话音未落,他便整个人倒了下来。

“兰君!”被唤作阿朔的少女吃力地扶住兰渊玉,而后者已经昏迷过去,只漆黑的睫毛还在轻颤。

阿朔看向临画:“姐姐……”

临画沉默了几秒,从榻上下来,道:“让他睡吧。”

阿朔看到他领口露出的白皙肩头,脸“唰”地红了:“姐姐,其实兰君他……他不是那种人!”

临画:“……”哪种人?

怎么感觉她误会了什么但我还不能解释的样子?

阿朔安顿好兰渊玉,立刻双手合十鞠了个大躬:“对对对不住了!姐姐,我带你去洗沐!”她脸通红,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临画:“……嗯。”

破观后有一处泉眼,阿朔道:“这是灵泉,兰君一般在此疗伤。呃……我去给姐姐拿衣服!” 说着脸又红了,不知从哪拉出个满是灰尘的屏风遮上。

把自己沉进水里,片刻后,临画叹了口气。

那个咋咋呼呼名字里带“朔”的小姑娘,应当就是将来兰渊玉手下的第一大毒瘤,护法岚朔。

岚朔诨名“无道子”,“无道”不是美誉,而是说她刁蛮无道、手段残忍惨无人道,更有自诩“正派弟子”之人讥讽她蛮悍不守妇道的意思。

岚朔对兰渊玉可谓忠心耿耿。在第三卷中,她以身引开了秋恒和千余追兵,掩护兰渊玉,最后大笑着吐血而亡。

甚至,她死后也自愿化作一名鬼将在兰王麾下。哪怕肉身消去,记忆抹除,那缕忠诚却从未消散,只为兰王而战。

想不到她和兰渊玉这么早就相识了。临画想象不出这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小姑娘今后会变成那种模样。

兰渊玉的那句话也很让临画在意。

何为灵珠?

在原著中,对于灵物来说,灵珠是修炼的根本,它与灵物的性命紧紧相连,若不是重伤到无法抵抗,甚少有灵物会交出灵珠。

失去灵珠,严重时灵物甚至会衰竭而死。

临画回忆起初见时兰渊玉那副从容的样子,甚至还有心思调戏他,心想:他为装逼不要命了吗?

原著只提到兰渊玉是灵物,却并没有说他原身为白蛇,否则临画在初听到“蛇神”的时候就会有所察觉了。

临画习惯使然,喜欢抓住线头没完没了地头脑风暴,正入神,忽然听到了【叮】一声。

【还在为Flag紧张吗?还在为角色便当心痛吗?挂逼系统,你值得拥有!我们的口号是: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当前成就:新手医师】

神识面板突然弹出一行字,临画:“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系统道,“刚刚剧情比较紧张,我就没显示。绑定之后大部分功能都开放了,我们为每个宿主精心定制了个性化的‘挂逼’。小同志,开不开心?”

临画看了下后面的灰色部分,成就有【药到病除】【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等等等,一边看一边吐槽:“小治愈术、大治愈术……卧槽还有圣光吟唱?大天使术?你还挺中西混搭啊。”

所以他就是个奶妈?

“姐姐?……你没事吧?”大概是看他沉默太久,阿朔的声音穿来。

“没。”临画关掉面板。

过了一会,阿朔才道:“姐姐,兰君他是个很好的人……”

像是怕他不信,又急急道:“他……他收留了我,要不然我早就活不下去了。他给我取名,教我写字,教我很多很多原来都不懂的东西。”

少女的声音迷惑而低落:“我知道的,他不是那样的人。但我不明白他今天为什么……”

像变了个人一样。

他沉默了片刻,道:“嗯。我知道。”

系统检测还未出过错。那么,兰渊玉很可能有两个人格,一个黑化值40%,直接对应到后来的反派;一个却是黑化值为0,且身份不明。

“我亲手杀了从前的我。”这句话又一闪而过。

太乱了。临画想不出头绪,干脆靠在池壁上放空自己。

水汽氤氲,这一放松,意识沉沉浮浮,脑子里走马灯般闪过无数的画面,有人在哭,有人在笑。黑暗中渐渐出现光晕,逐渐汇聚成了完整的画面——

那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放眼望去,皆是绿梗白瓣的花朵,与天接成一片,莹莹如雪,珠浪摇曳,仿若梦幻。

灰色天空透着淡淡的青,透明的雨滴将整个天地间晕染得犹如水墨丹青。

花海中墨痕般的小径上,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白衣,没有撑伞,在漫天如织的雨丝中独自沿着走来,走得极缓。

待他走近,模糊的形象也逐渐清晰。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临画只能看到他左半张侧脸,却忽然意识到,这是兰渊玉。

因为他的左脸上正扣着那半张面具。

这是,已经瞎了一只眼的兰渊玉。

青年身姿挺拔,白衣如雪,让人想起那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①

原著中兰渊玉的标配就是“玄衣黑裳”,从未有过白色的衣服。他总是挂着淡漠的笑意,优雅而残忍,所过之处也不是什么白花,而是火与血。

然而这个兰渊玉,却并不让他感到违和。好像他从来就该一身白衣,皎如明月。

雨声淅淅沥沥。

兰渊玉已走到了小径尽头,也就是临画视角所在处。临画几乎能看清他衣摆上的纹理。

却见,兰渊玉忽然跪了下来。

临画一惊,才发现这花海簇拥的一片山岗上,全是绵延的碑林。

延伸阅读

随身轰炸机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g9i4.shtml
这批弟子们最后被几位长老分走了,估计也就是帮忙制制符、采采药、打打杂,反正这三个月夙

侠岚之问鼎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wan15.cn/aym2.shtml
前面的司机一个脚抖,车子狠狠地颤了颤。他在陆家做司机也很多年了,把勾.引二字做得如此

魔灵封神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wan15.cn/pn3v.shtml
“我叫叶白,说真的,我来自地球。”“我现在很慌,也很害怕,因为我被一个超级可爱的妹子

网游之我为天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wan15.cn/xv98.shtml
虚无,无尽的虚无。意识在模糊的虚无之中环视周围,什么也没有,像是在无休止的黑暗房间。

穿到星际撸大猫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wan15.cn/dsfx.shtml
王与洪岩看完戏法之后又重回正厅、正巧遇上太后正鲂乐夫妇谈及王上婚事。驸马爷洪熬起身迎

我想和触手离婚[穿书]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adog.shtml
诺伯在伦敦的住所位于东区。这里临近港口,居民大多是卖苦力出身的穷人和外来移民,而一心

葬苍穹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akpw.shtml
四目道长:“九叔说的对,先打听清楚状况,我们好出主意。”翡翠:“同上。”马小玲:“夜

虫族争霸:战争进化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ssfm.shtml
尔晴沉着脸回宫正巧撞上揉着后颈的魏璎珞,她站定在原地冷冷道:“裕太妃死了,你现在满意

洪荒:我饲养了全人类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n15.cn/a4rm.shtml
李无邪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总算赢了,赶紧提交了订单,2W块终于到手了,看着手机短信提示

[综主鬼灭之刃]卑微幻柱在线求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wan15.cn/ykua.shtml
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真是我在地铁门口见的那个捧着仙人掌,哦不!捧着仙人球的弟兄。“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死神系统之寒山寺(7)

    沾衣欲湿杏花雨。思妍到了苏州,才体会出小时候背的这句古诗,究竟写的是什么样的意境。春日漫步于枫桥附近,自然看不到枫红,却见几株花树上有些像是花期将尽,残留枝头的小白花,想来必然是杏花。看那些树就像是思妍在美国加州见过的杏树。不过,加州气候比较干燥,杏花于是白得比较浓烈;而江南水乡的空气中有种轻柔的滋

  • 利刃出击之傲世为王之捉迷藏(4)

    燕兰郡,天宗府,燕兰山脉外围最边缘山区。此时,在一个隐蔽的地底,亮光透过洞顶的枝叶,被分割成一束束照射下来,落在一个水潭中,由水面反射,依稀照亮了周围布满杂草和藤曼的石壁,显得有些昏暗潮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却如那青松般站立在潭水边的一块青石上,其右手指缝间夹着两颗小指般大小的

  • 我被妖王大佬带着跑在线阅读第七章

    周末,季昀风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他摸摸肚皮,对着餐厅忙碌的柳婉柔懒散的喊道:“妈,我饿了。”“饿了快下来吃早餐。”柳婉柔已经摆好了碗筷。季昀风坐下后问:“爸又走了?”“出差去了,得好几天呢。”柳婉柔说完给儿子面前的玻璃杯里倒一杯牛奶,叮嘱着:“来,喝杯牛奶,今天不上课也要在家好好复习知道吗,还有一年

  • 否极泰来第六章在线阅读

    随着虚拟**的进化,虚拟**已经成为了人类的世界。在这之中,各种各样的工作室、公会,蜂拥而出。其中,华夏的十大公会更是让人津津乐道。可以说,在华夏……你不知道哪个小鲜ròu是谁,但是,对于十大公会你一定是非常熟悉。毕竟,就算是你没有见过,听都听了不止一次。魔狼二字开头的公会,是华夏十大公会之一。在前

  • 卡修之界并非故人

    唐小左每天被凤林染折腾的够呛,她问素素:“门主是不是有病?他怎么老是折腾下人呢?”素素便是那个脸圆圆的姑娘。素素将她瞧了一眼,认真地回答:“门主没病,他不折腾下人,他只折腾你。”这话说的,唐小左竟无言以对。“对了,素素,你有没有发现我和原来不一样了?”唐小左试探着问她。作为打入天戣门的一个见不得光的

  • 僵尸世界:神级盗墓系统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宁爵乐又火了,她自己是万万没想到。这些八卦记者太拼了,那天在马路牙子上蹲了半宿,就是为了拍这种花边料。“乐,你别说你跟哥哥还挺有默契的。”梅楠说着,端着平板,给宁爵乐看。她窝在沙发上,眼皮抬都不抬,那张照片她都不知道看多少遍了。那天晚上,蓝战在那一瞬间用自己的棉衣挡住了宁爵乐的脸,

  • 千两酒曲入酒灵在线阅读第6章

    “……还有一位夫人,会与你们同去。”在见到易玦的第一眼,柳无邺古怪的语调又回响在晏如玉耳旁。她本以为“夫人”是对前辈的尊称,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位易夫人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这当然不是说她的长相稚嫩,而是指那种涉世未深的眼神。她应当是被世界温柔以待的人,否则怎么能这么自然地回以温和目光呢?尽管晏如玉

  • 随身带着地狱之门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今**圈里,美女如云,隔几年也不乏出现极品女神,但是近年来被大家认可,炙手可热的当家花旦们,也就闯出寥寥几人,毕竟作为男流量爆发的时期,一般来说,女星只能靠一部部的演戏慢慢的积累观众缘。而司若,作为花旦中的一员,火起来的路数却跟正常人不大一样。要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她有一张具有极致吸引力的脸。虽然

  • 无限如果在线阅读第六章

    夏琅与韩老夫妇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谈话。具体询问他们平时在生活中是否与人产生过什么矛盾,结过什么梁子,哪怕就是和谁吵过架拌过嘴,都要全部告诉警方。韩老夫妇明白这些问题的意义,韩大妈哭哭啼啼地问:“你们觉得子聪的死,是因为我们得罪了人,所以他们故意杀了孩子来报复吗?”“是的,孩子的死亡时间就在昨晚的六点到

  • [古剑]用九条命偷走欧阳先生的心在线阅读第5章

    要陆湛阳来说,没有什么比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更可怕的了。他们精力旺盛,荷尔蒙爆棚,如果再加上一点点恶意,那简直是能让人随时提心吊胆的大杀器。星期一的体育课上得还算顺利,离下课还有几分钟,陆湛阳便宣布解散,让同学们自由活动。可转眼他就发现孙小羽不见了,和孙小羽一同消失的还有平时总跟他玩在一起的三、四个小